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85章 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

第385章 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說:「是。你就不怕有一天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彩姐說道:「我有替身。坦白說,到時候被抓,是我的提線木偶被抓,我是提線的人。只要有錢,連替身都有。不管是誰,哪怕是你,和我靠得再近,你也找不到我犯罪的任何證據。」

我說道:「假如我把剛才的那些拍下來呢?包括你安排的那些。」

彩姐說:「證據呢?人證呢。如果他們不承認我就是他們的老闆娘,都是我安排的,那你能辦到我嗎?」

我說:「好吧,你的思維,你的理智,讓我感到可怕。」

彩姐端起酒杯,碰了碰我的酒杯,說道:「每個人,都是有可怕的一面,再善良的人,也會有想害的人。再無惡不作再沒良心的人,也有愛的不想傷害的人。像你,我不相信你有不想害的人。」

她喝了一口酒。

是,說我善良,很多人誇我善良,薛明媚也這麼說,可我不一樣在想著害人嗎?

我想弄死馬玲,想弄死康雪,監區長。

可她們都是害人的人,害一大群人的人。

但就算是壞人,她們也是人,我害她們,也就是在害人。

彩姐說:「你人不錯,就算我不和你這麼個關係,也想交你這個朋友。實話說,當時剛認識你,我覺得你和我前男友初戀男友的性格非常的像,這也是我被你吸引的原因,可後來交往發現,你身上有傲氣,還有善良,有時像孩子,有時竟然像個大男人,在你身邊,有安全感。我再強再有錢,也不過是一個女人,我也需要肩膀依靠。」

我自嘲的說:「就我這樣的,還能依靠啊?」

彩姐說:「每個人的需要都是不一樣。你放心,我不會想著讓你負責什麼,你想走隨時可以走,想從我身邊離開,我不強求挽留,你想來,可以來。」

我說道:「是,你說是這麼說,可看到我和別的女孩子玩,你不一樣發火嫉妒生氣?」

她說道:「對不起。是我自己太認真。」

她跟我道歉了。

她的手機響了,她起身接了電話。

回來後,她說道:「抱歉,我那邊還有事,我們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我說道:「請問你說的,我想來就來,想離開離開。你也可以這樣對我,是嗎?」

她問我道:「那你希望呢?希望我聽你的?」

我呵呵笑笑:「怎麼可能會聽我的。」

她問我道:「你在哪裡下車?」

我指了指前面:「那個停著幾輛的士的那個地方那裡。」

彩姐把車停好,然後從包包里掏出一沓鈔票給我:「還給你的!」

我說:「不用了。謝謝你剛才請我喝酒,還有那包煙。」

她命令式的說道:「拿去!」

我說:「改天見。」

我沒有接過來。

關上了車門。

打的,回去小鎮青年旅社,睡覺。

和彩姐和好,心情好了很多,我在乎她,可我不在乎夏拉。

這種感覺很奇怪。

我是真的愛上她了?

在辦公室,我找了冰冰。

我送了她幾盒補品,說道:「我知道我上次送你的東西,你都給了旁邊監室的生病的女犯人。521,你這麼做,可有點對不起我啊。」

她說道:「怎麼呢,你送了我,我就不可以送人了?」

我說:「不可以。我心裡不舒服。換做你送你男朋友一部手機或者什麼的,他拿去送給朋友用,你舒服嗎?」

冰冰笑了一下,說:「哦。」

我說:「再送你一次,你要是還這樣,我真發火了。」

冰冰說道:「你發火有什麼後果?」

我說:「不理你唄。」

她笑了。

然後說:「你老是送我東西,我可不好意思拿呀。」

我說:「謝謝你幫了我,幹了馬玲一次。替我出了一口氣。」

冰冰說道:「是我們自己替我們出氣,我們該謝謝你才是。你封了幾個井蓋,下水道的口,姐妹們都很感激你,還商量想送你什麼東西。」

我說:「客氣了冰冰。」

她說道:「只是因為在監獄,不然我應該請你吃飯的。」

我說:「行啊。我找你去吃飯,你給錢就行啊。」

冰冰說道:「你這人,臉皮還挺厚。」

我說:「什麼時候去?」

她說:「等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時候。」

我說:「去。等你打扮的漂漂亮亮,都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她說:「那就等到何年何月。」

我說:「算了。哦,我要提醒你們一個事,如果馬玲回來了,小心點。她就算不報復全部的人,她一定會找你們幾個監室長麻煩。」

她說:「你自己也小心。」

我們成了一條戰線的聯盟。

讓人押送冰冰走後,徐男對我說:「哥們,這個女的,跟一般的女囚不一樣啊。」

我說:「她很有錢。對吧?不知道她為什麼那麼有錢。」

徐男說:「我有她的小道消息,你要聽嗎?」

我好奇的問:「說來聽聽看?」

據說,冰冰本是省某報業集團旗下的發行人員,負責某地區的報紙發行。後來,她經過努力,做了記者,開始接觸很多當官的和有錢老闆,公司老總。

短短三年時間,冰冰從發行人員起步,經歷記者,助理,編輯,副主任,主任等職位,步步高升。

然後,她在一次採訪中,利用自己的身體,攀上了新開發區的區長這個高枝,然後,飛黃騰達,區長利用手中的權利,一路給冰冰開綠燈,無論是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