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86章 所謂的心理自救

第386章 所謂的心理自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對徐男說道:「你也真是耿直,太過於耿直,人家說什麼你也信。而且還來告訴我?」

徐男尷尬說:「我說了據說嘛,我也沒說是真是假。」

我說:「估計她跟不少人都說了這樣的事,毀521名聲。流言比刀鋒還鋒利啊。這個女人,真是可怕。你把她安排到144那個監室。」

女囚一聽她要被安排到144那個監室,急忙喊道:「我不敢了以後我再也不敢亂說話了!」

144監室,是暴力監室,裡面的幾個女犯,有輕微的心理疾病,而且還有幾個有暴力傾向。

剛好了,安排這種女的進那個監室,那些女人會給她一個教訓的。

我說:「去吧,但願你去了後,別挑撥離間讓人家打死了你。」

她求著我不要把她安排到144

徐男說道:「你當然喜歡和521在一個監室,她對你們那麼好,伙食加餐,平時做不完的事,她幫你們做。還給你們錢花。沒想到這樣子你還在她背後捅人家刀子。」

我說:「人家司馬光說,穿了他人衣服的人替他人分憂,吃了他人東西的人要替他人的事情而死。你受了人家的那麼多好處,還在她背後發流言害她,如此做人,可以說是君子嗎?不要聽她亂叫,把她拉下去!」

徐男不理她的哭聲,拖著她下去了。

靠。

這樣的女人,也真可惡。

冰冰有幾個億?

那豈不是比富婆還富婆?

幾個億的女人啊,要是老子傍上,就發了。

不過呢,咱怎麼說也是有骨氣的人,傍富婆,這種職業不太適合我干。

我想到了彩姐,其實我挺喜歡彩姐,可是畢竟太不現實了,一個是年齡,一個是她和我不同道,另外就是,她有錢,我窮,窮小子與富婆的遊戲,無一不是以喜洋洋開始序幕,最終都是以悲戚戚收場。與彩姐剛開始,她和我都可以看到了那最不美麗的痛苦結局,那又何必?還不如互相留給對方一場最無以倫比的回憶。

不過想是這麼想,但真正做,卻做不到,難以割捨,難以放棄。

尤其和她之後,食髓知味,更是難以控制自己不去找她。

我在辦公室,叼著煙抽著的時候,徐男告訴我說,薛明媚找我有事。

當了隊長就是好,尤其是來了這裡辦公室以後,我想見監區里的誰就能見誰。

權利大了很多。

也方便了很多。

我說:「宣薛明媚覲見!」

徐男看著我,笑笑,然後下去了。

不多時,薛明媚被帶上來了。

我一拍桌子:「大膽刁民,有何事要見本狗官!」

薛明媚自顧自的坐下來,看著我,說道:「你瘋了是嗎?」

我說:「沒瘋,不過就是心情很好。」

薛明媚問我:「有煙嗎張隊長?」

我說:「有。」

我掏出煙,她說:「我想抽女人煙,520什麼的。」

我說:「那些我沒有啊。」

薛明媚說道:「張隊長,聽說分贓的事,都是你來做頭的,你怎麼會沒有呢。那每天跟女囚們抽取的那些煙,去了哪裡。」

媽的,她消息還傳得真快,我剛接手主持分贓的大局,她怎麼就知道了。

我說:「誰跟你說的這個事?」

薛明媚說:「誰說的不打緊,打緊的是,張隊長干這事,不怕雷劈嗎!」

我說:「我是有苦衷的。」

薛明媚看著我眼睛,說:「我相信你。你不會是那種吃人血的人。也許是被逼的。可別人不會理解。」

我他媽的。

我更深的明白,跳到這個位置上來,干這個事,負面影響是什麼。

我說:「希望你能和你的人說,我是無奈的。如果我不做,也有別人做,而且我不做,很可能被邊緣化。」

薛明媚說了別的事:「馬隊長讓你幹掉了?」

我說:「我讓521幫忙。」

她說:「能不能給我找女人抽的煙。」

我把徐男叫進來,讓徐男找女人抽的煙給她,徐男拿來了一包520給薛明媚。

薛明媚笑了笑,陽光明媚。

她說道:「謝謝。」

她拿了一支煙點上。

我說道:「我不是讓徐男告訴過你,我已經找其他人,幫忙做掉了馬玲。」

薛明媚徐徐吐出煙霧,說道:「如果讓我做,我可能弄死她!」

我說:「你弄死她,就惹禍上身了。」

薛明媚說道:「她不死不足以平民憤。她做了那麼多讓人恨的事。」

我說:「也許以後還會有機會的,她出來後,可能做更多更讓人恨的事。」

我自己也點了一支煙。

她問我:「你讓我幫忙查胡珍珍,新來的胡珍珍。你看上人家了?」

我說:「有病啊,我有那麼飢渴嗎。我是見她剛進監獄,卻沒有一點難過的神色,反而是挺高興興奮的那樣神色。讓你幫忙查一下,她進來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薛明媚說道:「不是看上她?」

我說:「不是。」

薛明媚說:「這不對勁,你一向都喜歡追逐新歡獵艷的。」

我說:「我在你眼裡,那麼餓?」

薛明媚反問我:「你說呢。」

我點點頭,自嘲的說:「我是有病,看到美女都喜歡。」

薛明媚說:「男人都是如此,只是你表現得比較明顯,關鍵是你有合適的機會。別的男人不是不這樣,而是沒有你這樣的好機會。」

我說:「不過我也見過有的男人忠貞如一的對女人。但那個人絕對不是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