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88章 另有所圖

第388章 另有所圖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刷卡了後,服務員把酒水零食送到了我們的那一台。

我也過去,坐下來。

安百井看我一副哀戚的樣子,問道:「心疼了?被宰哭了?」

我一拿起酒杯:「笑話!我怎麼心疼!來喝酒!」

安百井和我乾杯,說:「其實你用不著這麼心疼,你呢早點被開除,早點來跟我一起創業,有錢賺。」

我想到彩姐對我說的,捨得捨得,有舍才有得。

付出了,別人有好事,才會想到你。

我舉起杯子:「那這杯酒,祝我早日被開除。」

安百井舉起酒杯:「祝你早日被開除。」

歌舞廳的大廳也是富麗堂皇的,而在這一側,是落地窗,可以看見海景,真是美妙。

我們坐下來後,喝酒聊天。

富麗堂皇的大廳,燈光慢慢的暗淡下去,柔和的彩色燈光照亮,還有上邊的各種掛著的燈,照著舞台之上,一個美女,婷婷娉娉出場,唱著一首王菲的愛與痛的邊緣,好多人都看著台上。

我看著看著,怎麼感覺她很像彩姐呢?

我說:「我去一趟洗手間。」

然後從側面,繞到前面去,一看,靠!果然是彩姐!

她居然跑台上去唱歌?

這真是奇葩。

唱完後,彩姐說道:「愛與痛的邊緣,送給在場的,二十六號台過生日的力哥。謝謝。」

台下鼓掌。

二十六號台起鬨。

我看過去,一個挺著大肚子,看起來很不順眼的傢伙,昂首挺胸,接受著旁邊的人的祝福。

彩姐居然上台演唱,唱了一首歌獻給台下的一個人?

這力哥什麼來頭的。

彩姐下台了後,那些演出隊的上去表演歌舞了。

彩姐下台,從後面走出來,然後走到了二十六號台,我悄悄的跟過去,靠在柱子後面,聽他們說話。

彩姐到了二十六號台,力哥拿起酒杯敬酒彩姐:「彩姐,唱的不錯,謝謝,謝謝啊!」

彩姐端起酒杯,聞了一下,說:「謝謝力哥今晚的捧場,力哥,我不勝酒力,喝不了白酒。」

力哥皺起眉頭,說:「我王大力敬酒,就是市委書籍都給我面子喝。你喝了再和我說話!」

彩姐看看力哥,不情願的喝完了。

力哥挺著大肚子,又倒了一杯白酒,說道:「我今天過生日,哪兒都不去過,就來你這裡,彩姐,我可給夠了你面子,你讓我照顧你生意,我也不含糊,介紹我那些朋友來你這裡玩了。你連一杯白酒都和我討價還價!再罰一杯!」

彩姐看看這杯白酒,忍住,然後喝完了。

彩姐看上去快要吐出來的樣子。

力哥急忙關心的拍拍彩姐的後背:「彩姐酒量還需要練練啊,謝謝彩姐賞臉。」

這時候,音樂婉轉,好多人上去跳舞。

力哥伸手拉著彩姐:「彩姐,給個面子,陪我跳支舞。」

彩姐只好陪著力哥上去跳舞。

媽的,那麼牛?連彩姐都那麼怕他?

我心裡極其鬱悶,走回到安百井身旁,點了一支煙。

今晚彩姐不去酒吧,在這裡,就為了這個力哥,陪力哥喝酒,還要獻唱。

你大爺的了。

安百井感到我的不快,問我道:「怎麼了,回來了一股怨氣?」

我說:「沒。」

安百井問:「是不是因為宰了你,很不高興?」

我騙他說:「不是。剛才上衛生間,被那邊二十六號台的一個肥胖的傢伙撞了一下。看,就是那個跳舞的!還恐嚇我。」

安百井看了看,說道:「哦,那個我認識,市紀

w書籍的弟弟,金和公司的總經理,金和公司你聽說嗎?就是搞房地產的。」

我說:「怪不得那麼囂張。」

安百井說:「這麼個年紀,還那麼囂張,仗著後台硬。」

我說:「好吧,看來我只能忍下這口氣了。」

安百井安慰我說道:「別太放在心上,這種人,遲早有報應。會有人收拾他的。來來來,喝酒。」

我看著那個力哥摟著彩姐跳舞,心裡的酸苦如波浪一樣泛起波瀾,心裡說不出的鬱悶感覺。

我和彩姐彼此都知道,我們不會永遠是誰的誰,我們只不過是對方生命中的感情過客罷了。我們都是寂寞的人,尋找給自己帶來溫暖的人,尋找著可以依靠的港灣,但這個港灣,卻不是可以永久停留。

我喝了一口酒,對自己說,順其自然吧。

跳完了舞后,彩姐陪著力哥一行人,上去了包廂了,至於會發生什麼,至於今晚他們會發生什麼,也許只有天知道了。

林小玲也問我道:「怎麼了你,好像很不高興呀。」

我強裝笑顏:「我有點困,沒啊,我挺高興的,來來來,喝酒!我們玩骰子!」

喝完了所有的酒後,已經十二點多,很困了,再也不想去餐廳,就去開海景房。

因為沒有預定,只有一間房。

只有一間房。

林小玲問服務員:「那我們怎麼睡呀!」

服務員為難的說:「我們的這間海景房,比較大,有兩張床的,一張是在裡面,一張是在靠近陽台的地方,中間也有隔開的牆壁,但是是沒有門的,幾位可以去看看,看看是不是能湊合著過。」

安百井說:「開吧開吧,就這個吧,困死了。剛才我說先訂房,你們偏要先去玩。」

林小玲說:「我也沒想到不是周末也沒有房間啊。」

我開了這間房。

四個人拿著房卡上去,開門進去。

進門後,發現海景房果然很大,一晚八百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