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89章 愛情中都是自私的

第389章 愛情中都是自私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金慧彬說道:「我去和小玲睡,張帆你在這裡睡。」

金慧彬想起來,安百井一按住金慧彬:「別理他們!」

金慧彬要推開安百井,安百井死死按住金慧彬,我懶得理他們我去洗澡了。

我出來後,出去外面隔間的那床。

看到林小玲坐在床頭,她把這張大床的中間,用一張毯子擰成繩子一樣的隔開,然後,說:「不許越過這裡。」

我笑了:「這讓我想到那個笑話。有一天,一對戀人去賓館開房睡覺,女孩子睡前在床中央划了一條三八線,對男孩子說,你晚上要是敢越過這裡,你就是禽獸,我就再也不理你了!結果第二天早上醒來,女孩子發現男孩子真的睡在三八線那邊,絲毫沒有越雷池半步,結果女孩子哐當扇了男孩子一個耳光,男孩子懊惱半天哭喪著說,我壓根就沒有過來啦!女孩子大罵,你簡直禽獸不如!」

林小玲說:「不許越過來!」

我看著這裡,只有一張很大的一床被子,還讓我不要越過去,我如何才能不越過去?

我躺在了床shang。

林小玲也躺下來了。

然後關燈。

屋裡面漆黑,然後慢慢的看見外面照進來的光。

聽到林小玲的呼吸聲。

我問道:「哎,睡著了嗎?哎!」

她沒聲音。

我逗她道:「我要放屁。」

聽到林小玲罵聲:「你敢!」

我說:「你看我敢不敢!」

然後我用嘴發出聲音,林小玲馬上打過來推開我:「你出外面去!噁心!」

我說道:「喏!是你自己越過來了啊!你自己越線了!」

林小玲掀開被子。

我說道:「我其實用嘴發出聲音,逗你玩的。我再怎麼粗俗,也不可能幹這麼噁心的事情的。」

她氣呼呼的蓋好被子說:「能不能好好睡覺了,我很困!」

我說:「奇怪了,剛才慧彬不是說來這裡睡嗎?怎麼呢?人家不來是嗎?」

她說:「安百井不給她來。」

我說道:「林小玲,你沒腦子啊?人家是一對的,他們當然想一起睡,你還去趕著安百井走,你真是。唉,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

林小玲說道:「你才沒腦子。」

我說:「換做我,我也懶得理你。拆散人家一對,人家樂意嗎?」

她不理我。

我想著彩姐也許如今和力哥也躺在同一張被子里,越想越不爽。

我說道:「哎睡著了?我睡不著,陪我聊聊!」

她不應我。

我說:「行,你不說話,裝死是吧。」

我開始假裝喊著叫出那種聲音,然後越來越大聲,林小玲急忙道:「你別喊了好嗎!讓他們以為我們兩做什麼呢!」

我說:「你還裝啊,我看你還裝啊。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林小玲說道:「不幫。」

我說:「行,那我繼續叫。」

她忙問:「什麼忙?」

我說:「有個朋友,很看不起我,以前的時候,特別的看不起我,還經常羞辱我。現在他有了兩個錢,更是不把我放在眼裡,他這次來玩,說想來看看我,我想顯擺一下,能不能借我一個貴點的百萬車子這樣的和一套貴點的房子,讓我在他面前裝裝逼。得意一下?」

林小玲說道:「你也那麼幼稚。」

我說:「人嘛,都有虛榮心的。」

其實,我是想用來亮瞎謝丹陽父母的狗眼的,我讓他們總是給謝丹陽介紹亂七八糟的所謂有前途的背景好的男人!靠,我要是開著個路虎或者保時捷的,然後再帶著他們參觀一下我所謂的新房子,我看他們還介紹什麼給謝丹陽。

他們總是介紹謝丹陽相親,謝丹陽煩,徐男跟著煩,然後就會來煩我。

好,這次,一次性的解決。

林小玲說:「幫你,我得到什麼好處?」

我說:「我靠你這人還真的很現實啊。什麼好處?那你想要什麼好處?我也沒錢,我要是有錢就不需要你幫忙了。」

林小玲說道:「我的甜品店開張了,你周末放假去我的甜品店打工十天。」

這筆生意,划算啊!

我馬上同意:「好啊!一言為定!」

林小玲問道:「你是不是經常和人打架?」

我說:「為什麼這麼問。」

她說:「你的頭怎麼了。」

我說:「打球傷的。」

兩人又東拉西扯聊了一會兒,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時,天已大亮,外面清晨的陽光照著我們的頭,很亮很亮。

我才發現,原來我呼吸困難,是因為不知何時,林小玲鑽進了我懷裡睡著,她睜開眼睛看看我,然後更抱緊了我,繼續閉上眼睛睡覺。

我說:「天亮了,要去上班了。」

她這才轉身過去,繼續睡。

我爬起來,去洗漱,安百井和慧彬也起來了。

我看看時間,媽的老子已經遲到了。

就不管那麼多了,我洗漱之後,就跑下來,然後跑出去大路上,攔了一個計程車,趕緊前往監獄上班。

已經遲到了。

扣分是要扣的,但是也沒人來罵我,不像那時候康指導對我唧唧歪歪的。

早上該乾的事,都有人去幹了,所以我遲到不遲到,對工作無關緊要,除了扣分之外。

巡視的時候,去了放風場,我讓人把冰冰叫過來,隔著鐵絲網和她聊。

冰冰過來後,禮貌的和我打招呼,然後問我什麼事。

我問道:「今天輪到你們上放風場啊?」

她說:「是啊。」

她捋了捋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