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95章 沒有缺點了就沒有弱點

第395章 沒有缺點了就沒有弱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好久之後。

她說道:「我那不是自殺。我是要去別的地方,一個本該屬於我的地方。我就像做錯了車,下錯了站,到了這裡。」

我想不通,她到底說的是什麼意思,就問:「這裡,什麼意思?你上錯了車,下錯了站,又是什麼意思?」

她說道:「我上錯的車,是因為我本不該屬於人間,我是屬於我自己的世界,一個人的空間,錯,不是一個人,我是主宰,我應該活在主宰的自我空間里,不過不要緊,我死了,就又回去了。簡單來說,我就是你們的神,你們的一切行為都是由我來支配,包括植物。」

我愕然了半天,這樣的人,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平時我們罵別人神經病,只是罵罵而已,可是這一個,的的確確是神經病了。

她覺得她是神,她是主宰我們一切生命的神,支配著我們所有一切生命,包括植物。

我覺得她應該送去精神病院了。

她看著我複雜的神情,問:「是不是覺得我說的都是神經病一樣的話。」

她這麼問我,我繼續看她,她看起來不像神經病,根本不是神經病。

我搖搖頭,說:「呵呵不是不是。哎你是不是信佛教啊?」

她搖頭,說:「當然不是。」

佛教也沒有主宰這個詞啊。

我又問:「基督教?」

怎麼她的思想就跟邪教一樣的神經邪門。

她搖搖頭,說:「不是。所有的教派,都是繆誤引導人類思想的,只有我,才能去改變。」

天,無藥可救了。

我問道:「上帝不就是基督教嗎,上帝也能改變世界啊。至少在教徒的腦海中這麼想的。還有菩薩。」

她說道:「你錯了,那是人類所幻想出來的虛假的讓人有所精神依賴的東西,就像人死了,他們身邊的親人不願意接受這個痛苦,就幻想他還活著,然後給他蓋墓地,去祭奠他,幻想他的靈魂還存在於人世間。」

咦,她這話說的怎麼和柳智慧跟我說的一樣啊,要這麼說,她很正常啊。

可是,她又說:「只有我,是真的。那些所謂的上帝菩薩,都是假的。我是你們的主宰。你可以不相信我。」

我說道:「呵呵,既然你說你可以支配我們的世界,我們的行為,那你現在要不要表演給我看看?」

她笑了笑,說:「我現在**凡人,怎麼能給你看呢?只有我的身體死了,我主宰的真身回到屬於我的空間,我才能做到。」

我無語了一下,然後說:「就是說,你自殺了,你殺了你的身體,你主宰的真身才能去你所說的那個地方,對吧。」

她點點頭,說道:「你知道這個世界上,發生了那麼多那麼亂的事情,全球都有打仗,只有我,才能制止。因為他們是我製造出來的。」

我說:「你,製造出來他們?」

她說道:「是的。」

是真的病入膏肓了。

我說道:「那好吧,那你為什麼製造出喜歡打仗的他們呢?」

她說道:「因為就像看電視,看電影,每個角色都需要有人在演,這個世界才會豐富多彩。我能去二戰的時候,改變打仗的格局,消除那一場戰爭。」

我點了一支煙,靠在椅子上,說:「哦,那你記得到時候安排讓我跟比爾蓋茨一樣有錢。」

她認真的說道:「你是在嘲笑我嗎?」

我說:「我是認真的,我很缺錢。記得讓我突然有幾千個億,然後沒人跟我索債,我愛怎麼花怎麼花。」

她有些生氣的說道:「你是在嘲笑我!你

覺得我做不到!你懷疑我是你的主宰!」

我本來就是嘲笑她,看到她生氣,我說道:「你記住,你成神了後,改變了我的性格,不要讓我跟你吵架頂嘴。」

她說道:「我讓你死都可以!」

我不置可否,抽一口煙,徐徐吐出來,說:「死吧,反正以後也老死。」

我問道:「可否冒昧多問一個問題?你為何要拿著錘子打你姐姐,然後進監獄。」

她說:「她也在阻擋我成神。」

靠。

我說道:「然後你就要幹掉她?你有沒有人性?你的姐姐你都下手?」

她說:「沒關係,我成主宰後,我會讓她復活。」

我說道:「那我多問一個問題啊,就是說,如果萬一你不能成神,你自殺了,你家人誰來照顧?你拋棄親情,讓他們以淚洗面,失去至親,你還有沒有良心。」

她說道:「我說了我可以改變他們,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

我點點頭,說:「我暫時相信吧,那我問一下,你能不能用靈魂出竅之類的法子,不要自殺,然後用你的靈魂去你的主宰世界。真身留著?」

她說道:「我無法離開我的身體,所以我只求早點結束這具身體的生命。」

這傢伙,口口聲聲要自殺了,而且看她,完全和常人無異,為何這樣子?

人的思想,精神,都是極其複雜的,她會這麼幻想,當然是有她自己的原因。

看來,我唯一的辦法是去向柳智慧討教了。

可我要做的,還是要阻止她,防止她自殺。

我問道:「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今天沒人救了你,你就死了。你死了,你家人會很難過的。他們會哭,會難受,會痛苦。」

她不置可否的說道:「我的真身回去主宰,我會改變這一切,我讓他們沒有,或者,我讓他們從沒有過我這個家人。」

我問:「你沒有?那你有孩子嗎?」

她竟然說:「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