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98章 又來一個心理問題的

第398章 又來一個心理問題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說道:「捅了六十八刀,這樣算過失殺人罪啊?」

賀蘭婷說道:「法庭鑒於王莉事後主動投案自首,認罪態度良好,並且受害者家人接受了王莉的道歉賠償。做出以上判決。」

我說:「好吧,不過我看了一下,她,就是王莉,能有什麼心理疾病呢?是那李某和她因為口角爭執,然後吵起來打了她,然後又去砸她的店,後來又打她,她氣憤之下捅死李某,不奇怪啊。」

賀蘭婷說:「爭執的原因,我朋友告訴我說,是因為李某說她看花瓶比她的朋友還重要,後來她要捅死李某的時候,嘴裡一直喊,你殺了她們,你殺了她們!她們,指的是花瓶。」

我一下子間覺得毛骨悚然。

你殺了她們,你殺了她們。

她們指的是花瓶。

我驚愕中問道:「她們是花瓶?花瓶是她的朋友?王莉認為花瓶是她的朋友?有生命的朋友?」

賀蘭婷說:「我朋友覺得她的妹妹,有精神問題,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問題。她的妹妹,性格斯文,懂事,溫柔,柔弱,就算是被人打,也不會有膽子反抗,可是那天,她敢拿起刀子捅死她自己的朋友。還捅了六十八刀,她為了她的花瓶,憤怒到了極限。她愛她的花瓶甚過於愛身邊的人,就是她自己的母親去世,她都沒像她的花瓶碎了一樣的心痛。」

我說:「這確實有點問題。」

賀蘭婷說:「我朋友認為,她的妹妹就算出去了,如果帶著這心理疾病,也許出去了,還是那樣子。所以,她想委託我找一些心理醫生,給她救治。」

我說:「好吧。」

賀蘭婷看了看時間,說:「我還有事要忙,我等下讓人送王莉到你那裡辦公室。」

我說:「唉,能不能改天,我現在很心煩。又心累。」

賀蘭婷問道:「你救人還需要像寫作一樣,需要靈感嗎?」

我說:「這倒也不是,只是因為剛剛經歷了女犯人剛剛自殺,心理有點陰影。」

賀蘭婷說:「回去吧,等下,我就讓人帶她過去。」

我只好點頭。

跟太多的奇葩心理疾病患者接觸交流,我想,我也會心理疾病掛掉。

柳智慧曾跟我說,國外是有專門給經常接觸心理疾病患者的心理醫生上心理輔導課的,可是到了我們國內,已經斷層了。

我想,柳智慧就是一個不錯的和心理醫生接觸的,給心理醫生上心理輔導課的心理輔導師。

到了自己辦公室,等了沒多久,等來了王莉。

她看起來的確是柔柔弱弱,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類似平時那種在大學裡只知道學習不知道其他的柔弱女大學生。

她戴著一副眼鏡,短髮,有點土,怎麼看都是讀書讀傻了的典型的大學生女孩類型。

這樣的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孩,竟然是一個捅了自己好朋友六十八刀的殺人狂。

王莉見到我,坐下來後直接就問我:「你是我姐姐安排來給我進行心理治療的吧?」

我驚訝了一下,然後問:「你怎麼知道。」

王莉說:「我姐姐一直都覺得我有病。她說我有神經病。」

我說道:「哦,那她為什麼說你有神經病。」

王莉說道:「她說我愛花瓶勝過愛任何人。」

我說道:「你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病啊,沒有什麼神經方面的疾病,那她為什麼還說你有神經病。愛花瓶和愛別人,這沒有什麼衝突啊。」

王莉說:「所以,是她有病,我沒有病。」

我說:「好吧。我問你吧,我聽說你為了花瓶捅死人,請問,你對李某

的死,還有懺悔嗎?還有內疚嗎?」

王莉開始激動了起來,柔弱的她說道:「懺悔?內疚?哭泣?自責?那是我姐姐要律師告訴我,讓我在法庭上裝出來的,我根本對李蘇沒有任何的內疚,她死是活該,她殺了她們!她活該為她們償命。」

她們。

她們指的是花瓶。

我問道:「你說她們,是花瓶吧?」

王莉說道:「對,花瓶,她砸了她們,殺了她們,她活該,她死是活該!」

我問道:「那麼,你覺得花瓶比你朋友的命還重要!」

王莉說:「重要多了!她算什麼東西。她連活著的資格都沒有!」

我說道:「可是我看了你的資料你在法庭上不是這麼說的。」

柔弱的她越來越激動,說:「我姐想讓我爭取減刑!她替我賠償李蘇家人的錢,替我道歉,讓我道歉,讓我自責,讓我演戲,我如果不是因為我姐,我不會道歉!不是因為她要打我,我才殺她,是因為她摔了我的花瓶,她就要死!我就要她死!她在摔前面幾個的時候,我就要殺她,可沒想到她又來摔,我只能提前下手。」

我問道:「為什麼不道歉,她摔你花瓶,你就要殺她?」

她說:「是。」

我問道:「花瓶真的很重要?」

她說:「比你的命,重要。」

我渾身發涼,這都什麼冷血動物,我說:「那你姐姐呢?」

她說:「別說我姐姐,就是我媽媽,都沒花瓶重要。我媽媽要是摔我花瓶,我一樣殺了她。」

我從渾身發涼到倒吸一口涼氣,這比他媽的冷血動物還冷血動物。

我問道:「為什麼?」

她說:「花瓶都是我自己的傑作,我的藝術品,我心情不好的時候,能和她們呆在一起,我心情好的時候,她們陪著我,我喜歡她們。我愛她們。」

我問道:「她們陪著你?在你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