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399章 真人不露相

第399章 真人不露相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王莉被我罵的狗血淋頭,有點害怕,然後哭了。

我不懂此時此刻她在想什麼,估計覺得我踐踏了她心中神聖的花瓶的尊嚴,她一定很為花瓶感到傷心難過。

王莉被帶走後,我才想到,我靠賀蘭婷是委託我幫她的朋友救治王莉,而不是讓我大發雷霆罵了一頓打發走人的。

日。

可是這樣的心理疾病,還怎麼救治?

改天再去找柳智慧問問吧,這都怎麼神經病啊。

搞得我心裡發毛。

晚上要出去喝點酒,壓壓驚,讓自己開朗一下才行。

下班後,我直接出去外面,打個電話給王達,沒空陪我喝酒。

打電話給安白井,好了,這廝很高興,因為我很少給他打電話,他當即說出來陪我喝酒。

我兩去了市公園旁的燒烤城。

坐下沒一會兒,這廝打的過來了,我問他怎麼不開車,他說:「喝車不開酒,開酒不喝車。」

我說:「很好,很對。真是遵紀守法的良好市民。」

他笑著說:「過獎過獎,我跟慧彬一說我要去和你喝酒,慧彬就說早去早回。今天你找哥哥出來,哥哥很高興,為了表示我對你的高興,我決定找個女孩陪你喝酒。」

接著,他打電話給了唐曉傑,叫唐曉傑出來。

我說道:「媽的真是冠冕堂皇,說什麼來陪我喝酒,打著幌子騙了慧彬,還說什麼叫個女孩陪我出來喝酒,這他媽的,叫陪我出來喝酒?你這傢伙,真是狗改不了吃shi,怎麼還找她啊!」

他說:「噓,別他媽罵的那麼難聽啊。好了別罵了,你要吃什麼,我請客!」

我說:「別以為請我吃就可以收買得了我!」

他討好了我一番,然後點菜點酒上來。

上來後,他說道:「嘿,要不啊,我也給你介紹個把美女出來喝酒吧。」

我說道:「不用了,大爺今天本來就想找你陪我喝兩杯,沒心情找女孩喝酒。」

他說:「哎我問你,你上次在那個富華酒店,和林小玲真的搞上了?」

我說:「沒有。」

安白井說道:「那慧彬告訴我,聽到你們的叫聲。」

我說:「那是我逗你們玩的,我是逼著她說個事,如果不說,我就假裝叫,讓人以為她和我怎麼的。」

安白井說道:「我不相信,我覺得你們,一定有敵情。」

我說:「我和她是清白的,你不信拉倒。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到處彩旗飄飄。再說了,我沒有女朋友,我和誰在一起,都是合法的,你他嗎的,你是出軌,背叛!我很討厭這樣的人。」

他自責道:「聽你這麼一說,我也很內疚,我很自責。」

我說:「懂了就好。」

他說:「那我就這一個!只是這一個!」

我艹。

沒多久,唐曉傑來了,打過招呼後,和安白井有說有笑的,基本我成了碩大電燈泡。

媽的我也找女人陪我。

我隨即打電話謝丹陽,打不通,也許在監獄沒出來。

打給夏拉,沒接。

打給麗麗,麗麗接了,說:「我正想要給你打個電話呀。」

我說:「好,我找你是想叫你出來喝酒。」

麗麗說:「我下班了,只上了兩個小時,我去找你。我有事跟你說。」

我說:「很重要嗎?」

她說:「是你問的一些事。」

我說道:「好,那我們還是去那家吃雞的火鍋店那裡。」

我回到桌邊,隨即和安白井唐

曉傑這對狗男女道別,這兩個根本就沒得空理我,招招手,就表示拜拜了。

我氣著走了。

想著,這傢伙那麼氣我,是不是打個告密的電話給金慧彬,告訴她她的男人在外面談別的女人呢?

想了想,算了,那我倒是成了小人了。

去了那家店,當然,我一直觀察是否有人在跟蹤我,到了那裡,麗麗已經在等我。

進去後,坐下。

她已經點了酒菜。

我掏出一支煙,點上,然後給了一支煙給麗麗,她拿過去點上了,我問她道:「你是想和我說什麼,問到什麼了?」

麗麗看著我,說:「我發現,給彩姐開車的司機,這個表面看上去老老實實的退伍的,不喜歡錢,卻有個情人,是我們公司的,酒店後勤清潔的劉阿姨。」

麗麗高興的靠近我,說:「你知道我是怎麼發現的嗎?」

我說:「不知道。」

她說:「我去跟蹤彩姐司機,後來,無意中看到他進了後勤部倉庫那邊,然後我發現了他和那個劉阿姨有一腿。」

我說:「靠,這種八卦就別來和我廢話了好吧。」

麗麗不高興道:「你都沒耐心聽下去!你想知道的都在後面!」

我說道:「好好好,你說你說。」

麗麗繼續說道:「劉阿姨,和我關係挺好,有一次她掃地,不小心搞翻了水桶,水桶倒下,水淹到了客人的皮鞋,客人就罵了她好久,罵得她哭了,我就好心過去給她幫忙賠了那客人錢。她就對我挺好的,經常的有什麼好吃的都帶來給我。我發現了她和彩姐司機的事情後,我心想,她可能知道彩姐的一些什麼事。我就帶東西禮物去送她對她說,說『劉阿姨,我經常聽謝司機提到過你,說你人真是好,我記得你也和我說過你和謝司機挺熟,我現在啊,想著要討好彩姐,想你和謝司機那麼熟,就想讓你問問謝司機,這段時間,彩姐都聊什麼話題的多,我要是知道了,和彩姐講話,也好和彩姐攀談,這女人呀,聊上來了關係就上來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