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400章 她是保鏢打手

第400章 她是保鏢打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驚出一身冷汗,對,我怎麼不先想到這個,還不趕緊對冰冰加緊保護,萬一胡珍珍下手,冰冰就完蛋了。

我可不想冰冰死了,一個那麼漂亮氣質的美女,而且人還那麼好,身上還有那麼多我想挖掘到的秘密。

我隨即脫口而出:「不過在監獄,她自己想殺人,一個人想殺人,還是沒那麼容易的吧。」

賀蘭婷隨即說道:「殺人不難?你確定她是一個人嗎?你確定監獄的安全措施很好嗎?」

我馬上想到,無論是康雪,薛明媚,駱春芳,都在監獄煽動起戰鬥的經歷。

而駱春芳,直接讓大個差點弄死了薛明媚。

想要殺一個人,並不難。

那個我是神的女囚犯,在那麼多人監視下,還能用電線給觸電自殺,何況是胡珍珍這麼一個聰明而又身懷絕技的人想要殺另外一個女人。

我急忙說道:「那我去保護她。」

賀蘭婷說:「你保護?帶她去你宿舍睡覺嗎?」

我說:「當然不是,我派人看著。」

賀蘭婷問:「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能做到嗎?」

我說:「這個有點難。可我叫她自己小心吧,讓她自己身邊的人保護她。」

賀蘭婷說:「這也很難。胡珍珍要是想靠近,很容易。你好好想個辦法。」

她掛了電話。

讓我想辦法。

我冥思苦想。

無論怎麼保護,無論我怎麼派獄警管教去守著,胡珍珍都能有機會接近冰冰。

除非,把胡珍珍弄去別的地方。

可這樣子,萬一胡珍珍還有別的黨羽呢。

那麼,把冰冰弄到別的地方?

這樣也行。

可我想抓胡珍珍和胡珍珍的黨羽們,最好能問出幕後黑手,如果我用拷問的辦法,問出她們和彩姐之間的關係和一些秘密,那最好不過。

那麼,我該設一個陷阱,拿冰冰當誘餌,然後引誘胡珍珍來幹掉冰冰,胡珍珍來的時候,我能將她們一網打盡。

但是,這個想起來是簡單,但真要做,很難,要怎麼做呢?

不管了,先去拍一張胡珍珍的照片,然後給麗麗看看,她是不是認識胡珍珍。

我拿著那個賀蘭婷給我的針孔攝像機手錶,戴在手腕上,然後去了監區。

到了監區後,我讓徐男去把胡珍珍叫來。

胡珍珍去了,來之前,我打開了針孔攝像機的錄像功能。

不一會兒,胡珍珍來了。

進來後,我已經在拍攝她了。

胡珍珍進來後問我:「找我什麼事?」

我說:「沒事,就找你聊聊。我聽說,你很能打啊,經常把其他女犯打得滿地找牙。惹你的好像都沒什麼好下場。」

胡珍珍說道:「是她們活該。我沒去惹她們。」

我說:「這是你們的規矩吧,似乎是先來的就是資格老的。」

胡珍珍輕蔑的笑了一下說:「規矩?規矩是誰定的?這是強者制定的規矩,她們如果厲害,她們就是規矩。這跟誰先來誰後到無關,跟力量有關。我能打,打趴她們,我就是規矩。」

我呵呵笑了一下,說:「口氣很大啊,只不過,你惹的還不是惹到不該惹的人。如果惹到不該惹的人,你也沒什麼力量。團結才是力量。」

胡珍珍說道:「我說過,不是我惹她們,是她們惹我。團結才是力量?難道我只是我自己嗎?」

她這話,暴露了她在這裡絕對不是一個人。

我想到,彩姐旗下黑衣幫,那麼大一個幫派,又怎麼沒有女的,而在監獄裡,又怎麼沒有她的人?

我問道:「這麼說,你在這

里有人脈?」

她說:「這你管不了。不過張隊長,你管的監區,垃圾人渣也太多了,有些不自量力的傻瓜,想要整我,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我看著她自信而又輕蔑的樣子,說:「是嗎?確實有些女犯不懂事,不自量力,跟你打的確以卵擊石,因為你會功夫啊,武功啊,你厲害啊。」

她說:「我指的是你。」

我說道:「什麼意思?指的是我?我和你斗,以卵擊石?」

她嘲笑我道:「你又算個什麼東西。對我頤指氣使的,你還不配。如果在外面,你這種小玩意,我一腳早就踢死你!」

她在威脅我。

恐嚇我。

在向我shi威,她好囂張。

我點點頭,說道:「口氣很大啊胡珍珍。」

她走過來,如閃電速度般凌空一腳,從上往下,直接把我的辦公桌劈成兩半。

我日。

我驚愕了好久。

這他嗎的要是踢在人身上,那不要死了!

胡珍珍說道:「別沒事就拉著我來威脅我!我如果想讓你死,你還真活不了!」

看著這劈開兩半的辦公桌,我說道:「不錯,好功夫。我呢找你來也沒啥,就是問問你為什麼老是打別人而已。你不要介意。如果真是她們惹你,那你用力打,別打死打殘就好。」

這傢伙,我靠,戰鬥力指數爆表,別說什麼我啊朱麗花什麼的,估計只能那個特警的教官來才能和她一對一幹掉她。

太強悍了。

一個女人竟然把自身的力量速度,練到了這可怕的程度。

胡珍珍說道:「再見!」

她轉身走人了。

這還是戴著手銬啊,一腳而已,踢爛了辦公桌,靠。

我就是設陷阱,也難以制服住這頭母老虎啊。

徐男進來看到分開兩半的辦公桌,問我:「這是怎麼回事。」

我說:「胡珍珍一腳劈開,你信嗎?」

徐男問我:「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