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愛與痛的邊緣_第六章 首戰告捷

愛與痛的邊緣_第六章 首戰告捷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軍事

第六章首戰告捷

我剛想繼續說,張經理就站了起來,有些不耐煩的說,

「我們有專門的水果供應商,不需要你的西瓜。strong網爬書網/strong你去別的公司看看吧……」

張經理很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加上他滿臉鄙視的神情,我也的確尷尬的想一走了之。可我不能走,第一單要是這麼就放棄了,後面恐怕就更難做了。

我也站了起來,加快語速的向他介紹說,

「張經理,我只需要你給我幾分鐘的時間,聽我介紹下我們的西瓜……」

張經理顯然不想聽我繼續說下去,他鼻孔朝天,冷哼一聲,嘲諷的說道,

「你的西瓜有什麼特別,難道還是方的不成?」

我也不在意他的嘲諷。急忙從包里把兩盒樣品掏了出來,同時說道,

「我們的西瓜倒不是方的。但它有自己的特點,除了鮮甜可口之外,它最大的優點就是吃起來省時省力,又乾淨衛生……」

說著,我把西瓜盒遞到了張經理的面前。張經理雖然有些不耐煩,但他還是接過一盒。

別的不敢說,我這西瓜盒外面的包裝設計還是很吸引眼球的。冰涼通紅的西瓜塊兒,加上昨天剛設計的logo。雖然是一盒普普通通的西瓜,但看著卻比普通西瓜要高大上許多。

張經理打開了盒子。盒蓋背面放著三根牙籤,和一個小小的薄塑料袋。這是專門為吐西瓜子準備的。其實我們的西瓜子並不多,在切塊時,就把能剔除的西瓜子都已經剔除掉了。

趁著張經理看時,我就在旁邊抓緊介紹說,

「張經理,我們的西瓜或許和別家的口感相差不大。但我們在設計上卻下了功夫。您可別小看了這包裝和設計。其實這麼做,就是專門為你們這些精英人士設計的……」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一個普通的內部採購,被我說成了精英人士。果然,張經理的臉色緩和了許多。

他前後看了看,嘟囔一句,

「還有點意思……」

我又繼續說道,

「像你們這樣高精尖的大公司,平時大家都很忙。爬書網超多好看小說後勤保障更是重中之重。就拿您張經理來說吧,就算是水果供應商把西瓜切好送來。但果皮什麼的處理起來還是很麻煩。我們這就不同了,所有這些問題我們都已經提前解決好了。這樣大家可以把節約下來的時間,用在別的工作上。張經理您也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上。畢竟您的採購工作,可是一個公司的生存之本啊……」

一番結結實實的馬屁,讓張經理很是受用。他一邊拿著牙籤,紮起一塊西瓜放到嘴裡,一邊吃著一聲說道,

「哎!沒想到你一個賣西瓜的,都能了解我們採購部的辛苦啊。很多人都說我們採購部最輕鬆,其實他們哪裡知道,我們才是最累的了。你說這麼大一個公司,從辦公用品,到吃喝拉撒,什麼不都得我們管?還有些人說風涼話,說我們採購部就不應該單獨設立部門,還想把我們部門取消了,我看這些人根本就不懂公司的運營……」

他說著,又紮起了一塊西瓜。

看來這個張經理,在公司也不是太受重視。所以才滿腹牢騷。而我剛才的一番話也是觸動了他。

我心裡暗喜,知道這事兒**不離十了。在他接連吃過幾塊西瓜之後,他終於問我說,

「我說小卓啊,你這西瓜倒是不錯,可你還沒說價格呢?」

「大盒的五塊,小盒的三塊五。如果量大的話,還可以適當優惠……」

我之前本打算大盒賣四塊,小盒賣兩塊五。可見這事已經差不多了,我乾脆臨時提價。也給他一個和我討價還價的空間。

讓我沒想到的是。張經理一邊拿著紙巾擦嘴,一邊大手一揮,一副指點江山的模樣,

「你們這小本生意,我就不和你講價了。大盒小盒先給我各來五十盒。十二點半之前必須送到,讓大家飯後嘗嘗,要是反響好,以後我就定你的西瓜了……」

張經理的大度讓我喜出望外。我連連點頭。和他又閑聊幾句,我正準備回去。張經理忽然四處看了看,見周圍沒人。他忽然低聲說,

「我說小卓啊,我岳母這幾天來我家了。她就喜歡吃西瓜,你順道幫我送去幾盒……」

我雖然痛快的點頭答應了。但心裡卻暗暗鄙視。這張經理也是個雁過拔毛的主,幾盒西瓜的便宜他都不放過。怪不得在公司不受待見。

第一單就賣出了一百盒,我的心情也大好。從公司出來時,雨不知什麼時候停了。明媚的陽光倒和我此時的心情很像。

正當我往回走,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王哥時。忽然聽身後一個女孩兒喊著,

「喂,等下……」

我下意識的回頭。就見一個女孩兒正一臉微笑的看著我。還沒等我說話,她歪著頭,沖我俏皮的瞪了下眼睛,接著問我說,

「你西瓜賣的怎麼樣了?不會是一盒也沒賣出去吧?」

我也笑了。

這女孩兒正是高跟鞋美女的助理。昨天打賭時,她也在場。我並沒回答她的話,而是朝她身後的方向看去。

一輛酒紅色的凌志ls460旁邊,站著一位身著黑色長裙的女人。她纖細的腰間系著一條白色的時裝腰帶。黑白相間,給人一種既高貴,又神秘的感覺。她也同樣的看著我,但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在我倆對視的那一瞬間,我一下想到了昨晚的夢。夢中的她似乎也穿著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