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重生之萬界主宰 >第七百七十八章 萬島湖(4)

第七百七十八章 萬島湖(4)

小說:重生之萬界主宰| 作者:南宮吟| 類別:其他

而見到這樣,羿家家主絲毫不以為忤,反而豪爽一笑,沉聲說:「連我的力量,都沒有辦法打開,你們就別想了。」然後他把目光落在范雪離身上,說:「以鎧兒與幾位將軍的力量,想要進入此地自然是萬難,而且剛才與那劍靈的戰鬥我也看到了,若非這位水公子的手段,只怕你們要在這裡全軍覆沒。如此,多謝水公子救得我羿家。」

他直接對范雪離深深地行禮,慎重之極,彷彿是訣別之禮一般。

「父親……」

「家主……」這一刻,其他將軍以及羿一鎧,看了竟是忍不住淚流滿面。

這一刻,范雪離也是急忙回禮。

對於這金龍鎖鏈,他除非動用三昧真火,否則根本不可能破開,但那樣勢必會讓對方的主人察覺,從而使他陷入絕境,他是必然無法施展的,所以他心下存在著對這老者的一絲歉疚。

「你們不必擔心我,雖然我無法離開這裡,但這裡的人,最多也只是把我囚禁,想要傷我,那也要付出絕對的代價才行。我羿雲龍可是沒這麼容易死!」這羿家家主羿雲龍忽然對羿一鎧說:「你們都先出去,我有事與這位水公子相商。」

「這……」羿一鎧與其他幾位將軍都怔住了。

「以你們目前的實力,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羿雲龍整個人帶著龍獅之氣,沉穩地說:「難道連我的話,你們都不聽了?」

聽到這裡,羿一鎧與幾位將軍不由苦笑,但終究還是暫時離開了。

的確,以他們的力量,連劍靈都不是對手,更何況其背後的主人。

而在確認羿一鎧等人離去後,羿雲龍卻是面色凝重著對范雪離說:「鎧兒之前和我說過,水公子天賦聰穎,今日一見,果然光風霽月。只是那劍靈不可小覷,而且接下來的聖始世界,便是那劍靈重來之時,你千萬要小心……」

說到這裡,羿雲龍手勢虛抬,制住范雪離想要謙遜的話,繼續說:「這裡是一處獨立空間,乃是劍靈主人所制,極不穩定,隨時有可能會重新封禁,所以我接下來的話,你要小心記好。」

「是。」范雪離認真地點頭了。

剛進入此地,他已經發現了這裡空間不穩的緣故。

這一刻,羿雲龍點點頭,面色凝重地說:「此處的主人,乃是太岳仙祖,那劍靈只是他擁有數百把靈劍中的一位。」

「太岳仙祖……」范雪離瞳孔里猛地光芒一寒。

還是這位太岳仙祖!

這太岳仙祖的身份,原本根本不會留意這中仙門之地,但如今頻頻有所舉動,只怕就是想要布下天羅地網,到處搜索自己。

看來接下來,自己的路舉步維艱了。

不過越是這樣,越是激發了自己內心的鬥志。

太岳仙祖固然強大,可是終究與清夕女王相差甚遠,而自己想要破開萬重禁制,突破到大千世界,這太岳仙祖,遲早有一日,自己一定要將其滅殺才行!

這時,那羿雲龍見到范雪離依舊從容淡定,不由露出一絲讚許,繼續說:「另外,聖始世界藏著一個天大的隱秘,那太岳仙祖封禁我,便是想要知道那隱秘所在。」

說到這裡,羿雲龍更是施展出強大的空間禁錮之力在周圍,強行封禁了一切氣息,使得十丈之里,絕對沒有人能探入,然後這才沉聲說:「他派了一具分身與這劍靈過來,正是想要找到這個秘密,而這個秘密,關乎到千年前太昊國的帝君之事!」

聽到這裡,范雪離那向來平穩平靜的內心,猛地如同一座重山崩潰砸在整個海面上,掀起了無數的波瀾。

千年前太昊國帝君?那不是自己父親嗎?

果然,眼前這羿將軍,真的知道關於自己父親的消息。

他內心波瀾起伏,面色卻保持著沉靜,認真地說:「還望羿將軍賜教。」

如今的他,還不是與對方相認的時候,畢竟無論是東嶽仙祖,還是清夕女王,只需要動用強大的一道氣息,就可以把他們毀滅於無形,他必須要萬分謹慎才行。

羿雲龍當下沉聲說:「這秘密便是,聖始世界原本是紫雪世界與大千世界的通道入口!類似於小千世界到中千世界的天路一般!」

只這話,猛地在范雪離腦海里震蕩著。

他竟這麼快地接觸到這通道的所在!

但他猛地驚醒,因為對方說的是「原本」兩字,那就是說,現在可能已經不是了。

幾乎同時,羿雲龍凝重地說:「後來因為太昊國的前帝君被當今的清夕女皇所制,甚至流放到此地後,結果便把這聖始世界的通道給關閉了。如今的聖始世界乃至於紫雪世界,幾乎是一處被遺忘著的中千世界。」

聽到這裡,范雪離心下失神,同時又有一絲啞然。這般隱秘的事情,對方是如何知道的?

彷彿看出范雪離的疑惑,羿雲龍自行解釋下去:「我之所以知道這事,就是因為當年先祖與前帝君都是被流放到此地,而當年,還有無數的功臣都被流放在這裡,被當成罪犯流民。而我神羿之府,便是先祖羿將軍,動用一絲魂魄之力,擁有了記憶與功法的傳承,這才使我羿府在這紫雪世界裡生根發芽。」

聽到這裡,范雪離這才恍然。

同時整個身體更是炙熱到極限。

果然,父親正是在此處地方!

怪不得自己到了紫雪世界,一直感覺到整個紫雪世界,有一種熟悉著的氣息,原來如此!

怪不得自己得到了斷劍,這把父親的斷劍!

此刻,范雪離更是明白,或許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