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農園似錦 >第七百三十二章 來世相約

第七百三十二章 來世相約

小說:農園似錦| 作者:姽嫿晴雨| 類別:玄幻奇幻

一百二十一歲的老旭王,滿頭銀,面容如六七十歲的模樣,身材依然高大,卻不像年輕時候那樣挺拔。當年縱橫沙場無敵手的他,此時只能靜靜地躺在床上,鳳眸低垂,呼吸微弱。太醫已經束手無策,孝子賢孫們滿滿地擠了一屋子,面容沉重,神情哀痛。

他身邊的太師椅上,坐著一百一十四歲的余小草,頭雖然白了,皮膚卻依然白皙細膩,臉上淺淺的皺紋也似乎成了歲月的積澱,讓她平添了幾分成熟的嫵媚。

旭王旭王妃高壽,雙雙步入百歲之齡,身體卻依然健朗。在京中城西的街道上,經常能看到一高大一纖瘦的老人,手拉著在慢慢地散步,那背影好像一幅永遠不褪色的畫卷。

京中,旭王旭王妃活成了傳奇。百姓的口中,文人的筆下,傳誦著他們矢志不渝的愛情故事,傳誦著他們偉大的功績,傳誦著他們神奇的一生。

旭王一生只有旭王妃一個女人。有人說旭王怕媳婦,別的女人看都不敢看一眼;有人卻說旭王妃給旭王下了蠱,所以他才不敢對別的女人有興趣;有人說旭王是真正把王妃疼進了骨子裡,才對別的女人興不起任何的興趣……

不管別人怎麼說,都影響不了這對夫妻。旭王六十歲的時候,終於卸下了肩上所有的單子,跟王妃徜徉山水間。大明從南疆到北地,無不留下他們成雙成對的足跡。

旭王還兌現了年輕時候的誓言,六十五歲的時候,帶著王妃踏上了下西洋的航船,到西方各國開開眼界。旭王妃甚至跟歐洲某個小國的女王,結拜成了姐妹。旭王還單挑了某土著食人部落,把他們打得跪地求饒,真是老當益壯。

旭王慶賀了他的一百二十歲大壽,旭王妃也一百一十多歲的高齡,他們之間的感情並未被歲月而沖淡,彷彿一壺老酒,越來越醇香。

人們都會以為他們會活成彭祖,活成人瑞。可剛剛步入一百二十一歲高齡的旭王卻突然倒下了。沒有病痛、沒有傷痕,只是身體的各種技能都老化了。一開始的時候,睡眠時間漸漸增長,有時候上一句還和你聊著天呢,下一秒就睡著了。現在,他一天的睡眠時間,過了十七八個小時,清醒的時候越來越短。

余小草雖然心中早有準備,可依然忍不住心痛。心痛那個偉岸的,彷彿能幫她撐起生命中一切之重的男人,也有英雄遲暮的一天。同時,心中也不由有些惶恐。她是親身經歷過前世今生的人,不知道下一世她還能不能幸運地遇到他……她希望,自己孟婆湯前她能留存著這一世的記憶,下一世,讓她在茫茫人海中尋覓他的影子。

「醒了!曾祖母,曾祖父醒了!」說話的是朱雲軒已經三十多歲的小孫子。

余小草眨去眼睫上的霧氣,微笑地湊到尋找她身影的男人面前,握著他的手,輕聲地問道:「爺,肚子餓不餓?我去給你煮碗面?」

朱俊陽緊緊地拉著她的手,輕輕地搖了搖頭,渾濁的鳳眸此時變得清亮如初,一如她剛剛認識他的時候。他緩緩地開口:「扶我坐起來……」

余小草在重孫子的幫助下,按照他的要求,在他身後墊了兩個靠枕,讓他半倚半靠地坐著。她已經問過小補天石了,男人就在這幾日了,今日的突然清醒,應該是迴光返照了。

她坐在床沿上,把頭輕輕倚在他的肩頭,輕笑一聲道:「老頭子,你這肩膀上的骨頭,硌得我生疼,好了以後啊,要多吃一點,要不然我靠著你不舒服。」

「好,好,好!多吃一點,養得胖胖的,給你當靠枕!」朱俊陽那一如大提琴般悅耳的聲音,她聽了一輩子都未曾聽夠。

「曾外祖母,外面有個說是你故人的小姑娘來拜訪你。」這是朱雲馨最小的孫女,長得不像她祖父家的人,五官上卻跟年輕時候的小草有七八成相像,頗得她祖母的喜愛。

自稱故人的小姑娘被請了過來,余小草盯著她看了很久,直到她出示了一個褪了色的蘭花荷包,她才從久遠的記憶中搜尋到小姑娘的影子。小龍女,那個她在海底邂逅的龍族女孩。沒想到她破開結界,來到人世間來尋她。

小龍女久久地看著小草的容顏,嘆了口氣道:「凡人的壽命太短暫了,幸好我夠努力,你活得也夠長,要不然這輩子咱倆還真沒相見的機會了呢。能夠見到你,終於圓了我心中的一個夢。可惜,你不再是那個陪我說話,陪我玩耍的可愛少女了。」

「謝謝你能來看我,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小龍女,希望你能用心修鍊,早日位列仙班。」余小草真誠地祝福著。

小龍女點點頭道:「我會的。那麼……後會無期!」說完,話說一縷清風,消失在旭王府的院子里。

對於眼前的異狀,旭王府的眾位大小主子似乎沒覺得很驚訝。在他們的心中母妃就不應該是個凡人。要不然,怎麼會創造那麼多神話呢?

就在余小草跟小龍女對話的時候,朱俊陽的眼睛始終未曾離開過她。小龍女離去之後,他對已經九十歲的朱雲軒道:「我想和你們母妃單獨相處一會兒。」

「父王……」朱雲軒望著他一直追逐著步伐,當做偶像一樣崇拜的父王,聲音哽咽了。

朱俊陽看著三個兒女,緩緩地道:「你們都是好樣的,沒讓父王和母妃失望。我對你們很放心……」

八十五歲高齡的朱雲馨一聽這話,登時哭得像個孩子:「父王,您要好好的活著。您要是沒了,我就是個沒爹的孩子了。要是你女婿欺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