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歐皇崛起 >第1217章 議會要復辟?

第1217章 議會要復辟?

小說:歐皇崛起| 作者:太上老牛| 類別:歷史軍事

吩咐完後,馬林忽然想起了什麼,問道:

「我們最初跟我去特塞爾島的那400個兄弟有沒有出問題?」

馬林非常在意這個,因為,最初跟隨馬林去特塞爾島男爵領的400個老兄弟,是知道馬林用糞肥和魚骨頭、魚內臟當肥料的。當時,馬林尚未建立肥料加工場,使用糞便當肥料臭氣哄哄的,那400個老兄弟肯定很清楚的。直到拿下了東弗里斯蘭伯國,馬林才開始遮人耳目,建立專門的肥料加工場的。而經過處理的糞便,乾燥風化很久後,臭味就很淡了。再添加上磷灰石和鉀鹽,很難辨認出來。可不管怎麼變,那400個老兄弟還是知道糞便和魚骨、魚內臟當肥料的事情的。

紹爾愣了下,然後認真想了下,道:

「好像沒聽說那些老兄弟有背叛的,少爺,您知道的,那些老兄弟都是貧苦山民甚至農奴出身,加上家人全遷過來了,基本沒有背叛的可能。」

「而這次動搖背叛的,基本都是那些前來投靠但並未得到重用的流浪騎士。您知道的,他們都出身於騎士或者男爵等低級貴族家庭,一般老家都有大哥留守祖地。一般只有在北海國混得很好的流浪騎士,才會把父兄等人也一併帶來北海國。混得一般的,父兄還在別的諸侯國當貴族呢。而這一次那些諸侯滲透北海**隊,主要也是那些人的父兄充當中間人來拉攏他們的」

「原來如此」馬林恍然大悟。

這些個貴族家庭的子弟,一般不會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往往老大為這個公爵效命,而老二則可能為另一個伯爵效命了。甚至,有兄弟分屬不同的敵對陣營的。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除了繼承家業的長子,男爵和騎士的其他兒子,不得不成為流浪騎士,四處找機會,能有大貴族收留就不錯了,容不得他們挑挑揀揀。就像三國時,諸葛亮在蜀國,而其兄諸葛瑾卻在東吳效命。

這些貴族子弟往往心思靈活,未必肯一心為一個大貴族賣命。若是背叛的好處夠大,他們也是不會客氣的。

就比如這一次,他們要是帶著農業高產的機密去投靠別的大貴族,肯定能受到重用。畢竟,這年頭,所有諸侯大貴族都是超級大地主。農業高產對於他們而言,絕對是非常重要的。

要不是馬林嚴守秘密,不輕易向人透露,甚至給那些貴族田地里施肥,都是肥料加工場派人人員去施肥,不讓那些貴族家丁碰肥料,可能肥料的秘密早就泄露出去了。

想到這裡,馬林對科勒吩咐道:

「派出間諜,監控各地的肥料加工廠,任何靠近和窺視肥料加工場的人都監視起來,然後順藤摸瓜找幕後主使」

科勒卻搖了搖頭,道:

「不必那麼麻煩,那些被拉攏的流浪騎士都是軍官。我們只要就近監視軍隊大營附近的肥料加工場和他們各自莊園附近的肥料加工場即可。要是全國的肥料加工場都派人,人手還不足呢。」

馬林一想也對,但凡軍官,都是要常住軍營的,要麼就是休假自家莊園。只要調查軍營附近和那些軍官住戶附近的肥料加工場,就能達到目的。而且,但凡混得不好的軍官,也不會聰明到故意選擇離軍營或自家土地遠的肥料加工場去窺探秘密

安排好了農業機密保護的問題後,馬林又詢問了家裡以及朝政的情況。

馬林家裡倒是沒啥大事,據說,安吉拉和費麗斯沒事的時候,就拉些貴婦去宮裡打麻將或者打牌,用以解悶。而馬林此前禁止正常男人進入王宮後院的規定,也不至於讓野男人混入宮中綠了馬林。

至於內政,倒是有些問題。主要是,一些不如意的老牌貴族最近一年來不住要求恢複議會,以獲得足夠的話語權。

事實上,這個年代的議會,跟民煮毫無關係,都是貴族當議員,富商再有錢也沒資格當議員。但馬林當初害怕議會給自己添亂,就趁著殺光東弗里斯蘭伯國反對派貴族的機會,廢除了議會。

然後,那些老派貴族,除了得到馬林重用的,等於全部賦閑在家沒事幹了

這些失勢的老牌貴族又怎麼甘心失去原有的權勢?要知道,議會的議員們聯合起來,就算國王也要經常讓步的。

但馬林凶名太甚,他在家的時候,這些貴族都不敢炸刺。甚至,馬林來開本土的第一年,他們也不敢動。直到傳來馬林海上遇難的謠言,這些人才敢出來蹦躂和搞串聯。

「呵呵恢複議會」馬林冷笑不止。

事實上,直到後世,都有人鼓吹議會制的所謂優越性。但馬林知道,議會制並非必要的。就像後世,華夏的仁大腸就是個養老用的擺設,但華夏不照樣迅猛發展?

可見,這玩意兒真不是必須的東西。把它吹成必須的東西,只不過是政客們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宣傳而已。要不然,如何證明他們存在的「合理性」?

在後世,多種政體並存,大家都在不要臉地吹噓自家政體的「先進性」,互相潑髒水。而馬林則很認同太宗的話不管白貓黑貓,能抓老鼠才是好貓

所以,宣傳nǐmábì的體制問題,誰能讓老百姓過得好才是真的。

事實上,政黨的存在都是不必要的。什麼叫黨?結黨營私和黨爭,都特么是貶義詞,形容無恥政客的。

不管是哪個黨,都代表了一個群體的利益。比如保守黨,自由黨,都有代表的利益群體,不會代表全民。無論誰上台,都會有人收益,也會有人利益受損。這是不可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