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鹹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1490 倒數第二個故事(十)

1490 倒數第二個故事(十)

小說:鹹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作者:二寶天使| 類別:都市娛樂

因為這一屋子裡,類似人類長相的就五個人,非人類竟是佔了一半。

這黑老大覺得,沒有什麼詭異的面貌,是值得用蒙住了臉來對待的吧?

而顧崢要等的就是這個機會,於是,他緩緩的拆下了臉上的布條,雖然已經很久不曾見過自己的面容,但還是十分勇敢的說出了如下的話語:「那是因為我長了一張惡鬼一般的面容,我怕嚇到新認識的小夥伴們。」

「畢竟我們總要在一起住上一段日子,哪怕是已經掌握了靈氣的新人,按照規定也要在引氣廳之中住上三天的吧。」

說完這話,顧崢臉上的布條就全部的摘了下來,整張臉就顯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因為前面的話的鋪墊,讓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在了顧崢的臉上。

然後,他就收穫了一連串,不多,卻足夠他用的震驚值了。

「你對醜惡兩個字有什麼誤會嗎?」

「還是說,你們的世界,平庸就是醜陋的代名詞?」

「你是來自一個審美扭曲的小世界嗎?」

隨著+3……+9……+8……一串兒數字的浮動,顧崢的臉第一次大大方方的袒露在了陌生人的面前。

嗯?

怎麼跟想像之中的不一樣啊?

就在顧崢奇怪的時候,旁邊兩個長得最像是人類的人,從口袋中掏出來了一個顧崢久違的八卦鏡,遞到了他的面前。

這鏡子質量不錯,雖然是用於法器,驅邪布置陣法所用,但是鏡面保養的得當,顧崢還是能看到現在的容貌。

這一瞧,別說旁人了,顧崢自己也驚著了。

多日未見,自己竟像是換了一張臉一樣,大變了模樣。

原本恐怖扭曲的臉,變成了現在的平平無奇。

他的眉毛黑了,不好看,不難看。

他的眼睛大了點,卻絕對算不上漂亮。

他的鼻樑終於跟個正常人一樣,不再是兩個鼻孔打天下了。

而他的嘴唇不再外翻,地包天縮了回去,爆炸式的牙齒都回收,雖然還有些凸,卻一點都不顯眼了。

這就是一個一點特色都沒有,卻因為這一份平凡讓顧崢淚流滿面的臉啊。

「嗚嗚嗚……」

「咋了,這還哭上了,這不是被自己嚇哭的吧?」

「我沒判斷錯?他們世界這就是極其丑?」

「我去,這真不是謙虛的話嗎?」

看著這位新人一進屋一看臉就哭了,大家就又震驚了。

+2

+3

+1

……

哭的那個屋子裡暫代的老大一臉的不耐煩,一嗓子就吼了過去:「閉嘴!你tm那叫丑嗎?老子這才叫!」

說完,就把那個帽兜一摘,讓大家看清楚誰才是第一丑。

大家定睛這麼一瞧,嚯!

無法形容啊!

因為這老大的臉竟然是一個不停旋轉的黑洞,非生物範疇的美醜,這無法評判啊!!

驚的顧崢連假哭都做不得了,看著那位看起來恐怖,實際上還挺溫柔的黑老大,將帽兜往腦袋上一扣,忍不住就讚美了一句:「好酷啊!」

「對對對!」

一屋子的牛鬼蛇神都反應過來了,超凡生物的美誰能感受的到?

這簡直是太酷了啊。

只有一個人從這張臉當中感受到了深深的威脅。

這不行啊,有這麼多奇形怪狀的人在跟自己競爭震驚值,是時候做出一些改變,來從新搜尋自己在靈界要走的路線了。

事實再一次證明了,男人想要讓萬人矚目,光是一副金玉其外的外表還是遠遠不夠的。

自身的強大才是讓人心悅誠服的正確的道路。

所以,現在要想盡辦法提高自己了。

想到這裡的顧崢再次調出來了神識海之中的美貌值,因為他剛才十分『突出』的自我評價,讓他在一群陌生的舍友之中獲得了+5美貌值的好評。

現在已經完成了0的突破了,身體應該給出一些反饋的啊。

怎麼到了現在,不像是在凡俗世界那樣,境界自動的提升呢?

難道說,他曾經認為的風月秘錄寶典並不是一個修仙秘籍嗎?

對啊,秘籍,這一次顧崢調出來的再也不是簡單的顯示屏,而是那本未曾被激活的區域。

果然,在進入到了正值的美貌容顏之後,那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間之中漂浮出來了新的內容。

這是一片有關於練氣期間的修鍊法門,運作的方式跟顧崢看到的那本引氣入體的入門口訣基本上相同,只不過在氣運行到體內的位置,氣行多少有些變化。

那麼自己現在可以嘗試運轉一下這個口訣,來感受一下所謂靈界的氣息的存在了?

趁著一屋子的人正在通過談話了解彼此的信息,顧崢反倒是依憑自己的學號,找到了9號床的所在,一個翻身就爬到了床上,憑藉著口令的指示,將雙膝盤起,雙手捏出一個上翻的口訣,專心致志的運轉起了風月秘錄寶典上的引氣決來。

『嗖……』

『呼……』

他感受到了微風,掛起了他披頭著的亂髮。

那道風隨著一股牽引力,朝著他的頭頂處如同一個漩渦一般的涌了下去。

『啪……』

一個輕的如同花兒綻放的聲音,就在顧崢的耳邊響起,一道完全不同於內力的幾近透明的氣順著頭頂朝著他的身體之中灌溉而去。

『刷刷刷……』

耳邊的聲音全部消失,浮現在顧崢腦海之中的只剩下這種氣息在自己的經脈之中流淌過的聲音。

這股氣很細小,卻延綿不絕,它走動到哪裡,頭上那個不停的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