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血醫娘子 >564

564

小說:血醫娘子| 作者:夏蟬輕| 類別:女生

楚墨在聽到慕雲止說到公子的時候,目光就落在了蘇泓清身上,他在慕雲止的記憶中看過公子,自然是看得出來蘇泓清與當年的公子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不光是樣子一樣,就連身上的那股氣質都很像,若不是知道眼前這人絕對不會是公子,楚墨幾乎都是要認錯了。

看著慕雲止處理好事情走了回來,慕雲止便是衣服欲言又止的模樣看著他。慕雲止對他點了下頭,對著司空摘星說了一聲:「這裡交給你,我們先走了。我們會晚一些回去。」

「好!」司空摘星也沒去問慕雲止這是要去做些什麼,只是背對著她揮了揮手。

慕雲止捏了一個手印,一片樹葉飄落,突然之間便大來,落到他們五個人的腳下,慕雲止的靈力輸入樹葉之中,的那個下樹葉便迎風而起,乘風而去。鳳涅閃爍著光芒,道道靈力從中流出形成一個保護層保護在無人身後,以抵禦周圍的罡風。

「雲止······」楚墨欲言又止的喚了一聲慕雲止的名。

慕雲止嘆息一聲,目光卻是落在了蘇泓清身上:「很像吧,我記憶中公子就是這個模樣,哪怕在悲傷,哪怕在難受,哪怕······再憤怒,也都只會是風輕雲淡的樣子,和他一樣······一模一樣······若是雲墨在的話······」慕雲止說了半句,又止住了,她的神情突兀的就暗淡了下去,手掌在寬大的衣袖之中拽緊。

「雲墨會沒事的,不要太擔心。」楚墨看著她的表情,也知道慕雲止這是擔心雲墨了,楚墨有些無奈,只好是安慰了一聲,而他也只能安慰了。

慕雲止搖搖頭,對楚墨說道:「我收他為徒了。」

「那你打算教他什麼?天道功法不適合吧!」楚墨說道。

慕雲止思索了一下,說道:「鳳涅決吧,也是天級功法,我從小七前輩哪裡要來的,因為和我的天道功法有些相似,所以也參考著修鍊過。教教弟子應該是不成問題的。」說著,慕雲止便是一指點在蘇泓清的眉間,鳳涅決的修鍊功法被她壓縮成線,傳輸到蘇泓清的腦海之中,附帶的還有一些武技和法決以及部分的陣法煉丹知識。」

慕雲止看著蘇泓清說道:「這個時代不是什麼太平時期,我沒法像其他人一樣手把手的教你,我把平生所學現在都給了你,封印在了你的腦海中,只有等你的實力到了才能解封。我平生所學頗為繁雜,諸多職業都曾學過一二,這些你了解了解就好,也可按著自己喜歡學上一二。」

蘇泓清默默體會這他現在所能看到的修鍊口訣,聽到慕雲止的話,也只是應了一聲:「是!」

「你既已認我為師,師徒之間便無需太過於拘束,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我,不然問問你楚墨師叔也是一樣,他是我夫婿,你無需拘禮。」慕雲止說道一聲見蘇泓清點了頭,便又看向了蘇宣冉說道,「你有文修之資,跟著我不合適,我送你去我五師兄那裡,他是當世大儒,名聲顯赫,去了他那裡安心學習,至於你的母親,服下護靈丹之後,會增壽百年,只是她的生命虧空太過於嚴重,護靈丹多半只能起到一半的效果,活到百歲應該沒有很大的問題。你的母親這一生都是為了你們兄弟兩人,今後務必要相互扶持,切莫辜負你母親的一片心意。」

「是!」

「是!」

蘇泓清,蘇宣冉齊齊應聲。

慕雲止帶著眾人飛行的速度很快,比麒麟馬車的速度還要快,當然慕雲止帶著眾人飛行,那是運用了空間法則的,只是級別太高,楚墨這幾個還未接觸過空間法則的人是根本就察覺不出來的。

很快的,慕雲止一行就落在了一座山腳下,蘇宣冉看著這山上的幾個刻字有些驚喜:「汶萊山!」

看到蘇宣冉一副驚喜的樣子,慕雲止卻是有些訝異,她問了一聲:「你知道這裡?」

蘇宣冉忍住心中的激動,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汶萊山是文修心目中的聖地,我以前聽一些朋友曾說起過,汶萊山是每一個文修夢寐以求的聖地,無數的人甘願付出一切就為了看一眼這裡。只是······汶萊山隱於雲霧之中,很少會有人能上得了汶萊山。」

「有這麼玄乎嗎?」慕雲止嘟囔了一句,點了點頭,一揮手帶著他們走向汶萊山山腳下山路。

才靠近,就有幾個人從木屋中走了出來,一身灰色長衫,向著慕雲止一行行了個文士禮,為首的那個青年面帶笑容,看起來很是溫和,他聲音溫和地對慕雲止說道:「諸位道友,小生有禮了。」

慕雲止看著他們目光中帶著些許疑惑,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怎麼在這裡?汶萊山是私人領地,不允許有外人待在這裡。」

那個青年輕輕一笑說道:「我們幾人是被山上的學長同意守在山下的,目的便是告知來汶萊山尋文修之道的道友,只有通過汶萊山主布置下的三關,才可以上山。幾位······可是要闖關?」

「這樣啊,不用了,我們直接我不是來求道的,我是來訪友的。」慕雲止略略點頭,手上掐了個法決,瀰漫在汶萊山上的雲霧全都散了開來,露出一條羊腸小道來。這一幕讓那幾個灰衣青年都看傻眼了。

慕雲止對他們指了指,說道:「不介意的話,給我幫個忙,他們兩個不良於行,我需要有人幫忙送上山去。」

「舉手之勞而已。」為首的青年人連忙向慕雲止行了個大禮,有些感激的看著慕雲止。

慕雲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