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第040章是你乾的嗎

第040章是你乾的嗎

小說: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錦紅鸞| 類別:玄幻奇幻

本來喬棟樑還覺得,丁佳怡再不對,喬楠那句不想讓丁佳怡生下來的話,的確是太過分,沒良心了。

可是在聽喬楠的這些話時,喬棟樑嘴巴上就跟糊上膠水兒似的,張不開嘴也沒辦法替丁佳怡辯解。

喬楠發燒生病的事,過去還沒兩個月呢。

當初喬楠是怎麼從廚餘桶里把明明沒有過期的退燒藥找出來,喬棟樑還記得呢。

那天,妻子非要說給小女兒吃過退燒藥了,然後又說葯沒了,過期了,丟了。

妻子真的給小女兒吃過退燒藥了?

退燒藥真的吃完了?

還是退燒藥真的過期了?

沒有,都沒有。

妻子再掩蓋,存摺的事情一鬧出來,妻子非讓小女兒錯學打工,到底是為了小女兒好,還是有別的心思,喬棟樑能想不明白?

小女兒說的話越多,喬棟樑的臉色就越是難看,哼哧哼哧地呼吸著。

「爸,有一件事我一直瞞著沒告訴你,我覺得那是我的錯覺,我也希望那是我病糊塗記錯了。我發燒那一晚,不是下了很大的雨?我記得我明明把窗戶關起來,免得雨飄進屋裡來的。我明明記得,我是蓋著被子睡覺的。半夜的時候,我迷迷糊糊感覺有什麼人來我房間,走到了窗戶的位置。天亮我醒過來的時候,我不但發燒了,被子不但在床角,而且一半還在地上,窗戶更是打開了。爸,媽真的疼我啊!」

喬棟樑受打擊地渾身一震,不敢相信地看著小女兒:「楠楠,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你胡說!」丁佳怡眼眶紅紅的,臉更紅,被喬楠給氣紅的:「你個沒良心的東西,我什麼時候去過你房裡開你的窗戶了!」

明明那天起來之後,子衿告訴她,喬楠的情況有點不太對勁兒,臉通紅好像不舒服的樣子,她進喬楠的房間摸了喬楠的額頭,這才知道喬楠發燒了。

「你,你怎麼可以無賴我,我我、我可是你親媽!」

「老喬,我跟你一屋,你自己想想那天晚上,我有半夜起來過嗎?」丁佳怡害怕喬棟樑信了喬楠的「謊話」,連忙讓喬棟樑回憶。

「……」快要兩個月前的事情了,喬棟樑怎麼可能記得這麼清楚。

喬棟樑當過兵,人比較警醒,一般丁佳怡晚上起來上廁所什麼的,喬棟樑的確是有點感覺,但太久以前的事情,喬棟樑哪有什麼印象。

喬棟樑一副記不起來的樣子,差點沒把丁佳怡氣暈過去:「我沒做過就是沒有做過,是你自己身體不好,還賴我在雨夜裡給開窗。你那個房間,我能樂意進,而且還要半年起來進去?我要早算計讓你發燒,我能讓家裡留半顆退燒藥,還被你給翻到打我的臉?」

丁佳怡這說得不文不類,甚至叫人頗為尷尬無語的話,聽得喬棟樑久久反應不過來。

妻子這麼說,也算是間接承認了她的確是故意把葯丟掉,就是想讓小女兒的病快點好,趕不上開學報名。

不管窗戶是不是妻子開的,妻子算計小女兒錯學打工的事是絕對錯不了了。

為大女兒花光家裡的積蓄,卻非要小女兒去補這個漏洞。

面對這一點,喬棟樑的確沒臉再向喬楠張口說,丁佳怡這個當媽的怎麼可能不愛她。

就像喬楠說的,這種母愛,誰敢要,誰要的起?

「媽、媽,算了。楠楠不是說了,她可能是記糊塗了。指不定那個時候楠楠就已經發燒,把做的夢當成了現實。楠楠當時畢竟是病了,你你、你就當體諒楠楠唄。」看著越來越生氣的丁佳怡,喬子衿一把拉住了丁佳怡,不想再讓丁佳怡跟喬楠吵。

「!」喬子衿這話一出來,喬楠眼睛一睜,瞪向了喬子衿。

朱寶國的事情只是傳聞,連半點證據都沒有,喬子衿今天回來都跟她大鬧了一通,猛往她身上潑髒水。

這個時候,喬子衿真心實意勸丁佳怡別鬧,不覺得太奇怪了嗎?

喬子衿對她,從來沒有安過好心。

被喬楠這麼一退,喬子衿心虛地側過身子,往丁佳怡身後躲了躲。

隨後喬子衿才發現,自己這個動作太過「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又挺著腰僵著臉色站了出來:「楠楠,你這麼看著我是什麼意思?」

「你覺得呢?」喬楠笑了,然後長長吐了一口氣。

直到現在,她竟還一直小看了喬子衿。

上輩子,喬子衿能在出軌之後,把離婚的責任都推到她的身上,知道自己有尿毒症需要***把主意打向她。

這麼狠的一個女人,原來早在這個時候就已經露出了端倪。

那天晚上,是真的有人進了她的房間,不但開了她的窗,而且還扯掉了她的被子。

但這個人不是丁佳怡,而是喬子衿!

「爸,我能說的是,我敢肯定那天晚上有人進過我的房間。要是你們覺得我在做夢,就當我在做夢吧。反正我發燒了,水都沒得喝,我媽跟我姐還能高高興興吃西瓜,把發燒葯當成過期的葯丟掉還說我吃過了。就這樣,你還說我媽是愛我的,我做那種夢也不奇怪。」

喬楠吐了一口氣,整個人顯得被打擊得不輕。

在說了這句話後,喬楠什麼都不想說了,只是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間。

明明該讓學生黨感覺最愉快的周末才要開始,喬楠卻覺得自己已經要過不下去了。

她真的是喬家的孩子嗎?

她多希望自己可以不是!

喬楠不輕不重的一句話,卻比一百個巴掌還厲害,同時打了在場的三個人,直把三個人的腮幫子都給打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