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至尊重生 >正文_第六章 提升實力

正文_第六章 提升實力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六章提升實力

成年弟子考核結束後,王、趙、聶、孫等家族長老帶著本族弟子離去,陳雷等人則跟隨長老前去家族府庫之中領取賞賜。

這一次,陳雷表現最佳,獲得的獎勵也最多,共計十萬兩白銀,五顆金玉丹,百顆凝氣丹,並且,五日之後,可以到武堂中挑選兩部四階的功法武技修行,只不過這些功法武技對陳雷沒有絲毫的用處。

陳雷在領取了獎賞後,回到家中。

此時陳雷家中已然是一片喜慶,陳滿堂早早的回家報喜去了,而陳雷母親則是準備了豐盛的宴席,只等陳雷領賞回來慶功。

陳雷回來後,小妹陳芊兒第一個跑過去,撲在陳雷懷中,緊緊抱著他的胳膊不撒手,陳父、陳母眼含笑意,看著陳雷,怎麼也看不夠。

「大哥,恭喜、恭喜。」

一個聲音響起,陳雷望去,卻是陳凡提著酒菜,大步流星趕至,臉上洋溢著發自真心的笑容,他是真的為陳雷感到高興。

陳凡這次也突破到了真氣境,成為了家族中的精英弟子,不過在對戰中的表現,比起陳雷來,卻差了太多,但陳凡不但沒有絲毫嫉妒,反而以陳雷為榮。

「來來,今天我們大家不醉不歸。」

陳父興緻極高,邀眾人入席,開懷暢飲。

眾人狂歡直到深夜,才漸次散去,陳雷將沉醉的父母和小妹安置好後,呆在自己房中,無比的清醒,沒有絲毫醉意。

「陳家幾年後將面臨血狼盜匪團,血狼盜匪團的實力,可不是現在陳家能夠抵擋的,這一段時間,必須要想辦法提高陳家的實力,而我自己的實力,也要儘快提升上來。」

陳雷知道陳家幾年後的命運,心中有一種緊迫感,而且,無論是陳卓群,還是王家王長青,恐怕都想要將他殺之而後快,他現在面對凝元境的武師,還沒有自保之力,他也必須要早做準備,而且,父親、母親、小妹還有自己的好兄弟陳凡的實力也需要儘快提升上來,前一世的遺憾,這一世他絕不允許重演。

陳雷腦海飛速運轉,盤算著如何儘快提升自己和父母、親友的實力,漸漸的,他心中有了一個全盤的計劃,這才將心思放在修鍊上面,一夜就這麼過去。

新的一天開始,陳雷一家人心情可謂是爽到了極點,陳雷的表現,將家中多年的陰霾氣息一掃而空,陳父、陳母以及小妹每個人臉上不由自主露出會心笑容。

而陳雷這一天,也決定實施自己想好的提升計劃。

「父親、母親、小妹,我有件事情要和你們說一下。」

早飯過後,陳雷鄭重的向著家人說道。

陳滿堂等人見到陳雷如此認真,都不由微微坐直了身體,陳父開口道:「雷兒,有什麼事情儘管說。」

「父親、母親、小妹,你們相信我嗎?」陳雷問道。

「那是自然,我們若不相信你,還能相信何人?」

陳父、陳母以及小妹陳芊兒異口同聲的說道,都覺得今天的陳雷有些奇怪。

陳雷不管父母及小妹的好奇,說道:「既然相信我,那麼,我接下來無論做什麼事情,你們都不需要吃驚,也不要多問,只要記住,我是為你們好就可以了,行嗎?」

陳父陳母及小妹雖然覺得陳雷今天言行有些奇怪,但都認為陳雷可能是興奮過度,都沒有反駁,點了點頭。

陳雷面向父親,道:「父親,我來為您測試一下資質,將您的手腕遞給我。」

陳滿堂將右手遞出,陳雷將手指搭在父親脈腕上,一絲真氣分出,探入父親體內。

片刻後,陳雷鬆手,又將手指分別搭在了母親和小妹陳芊兒手腕之上,分別測試了他們的資質。

陳雷所用的測試資質的手法,比起現如今絕大多數世家、宗門甚至聖地都要強上許多,能夠真正發現一個人的潛力、特長。

而當他測試完自己家人的資質後,已經做到心中有數,三人中,還是小妹資質最好,乃是罕見的青木靈體,而父親和母親,資質並不算太好,但是,若是按照陳雷的修習方法修行,最後成就也絕不會差,不能夠成為涅盤境的大帝,也絕對能夠達到武魂境的武祖這樣的層次。

測試完資質後,陳雷分別抄寫下了三部功法,交給了自己的父母和小妹,然後說道:「父親、母親、小妹,這三部功法你們認真記下後毀去,以後你們就修練這三部功法,這是最適合你們的功法。」

陳父、陳母以及小妹陳芊兒看著眼前這三部功法,再看看陳雷,一副彷彿不認識陳雷的樣子。

「雷兒,你這些功法都是哪來的?」

最終,陳父還是沒忍住心中的好奇,開口問道。

擺在他們面前的這三部功法,分別是九幽冥王經、冰火兩儀訣以及青木聖典三大功法。

這三部功法,每一部功法都是九階極品功法。

「父親,您就別問了,我不能說,而且,就算別人問起來,您也別說。」

陳雷沒辦法解釋自己轉世重生的事情,乾脆就保持神秘,什麼也不說。

陳父見到陳雷如此神秘的樣子,誤以為陳雷是受到什麼約束,也乾脆不再問了。

在陳雷的幫助下,陳父、陳母以及小妹陳芊兒很快便轉修這三部功法,並且入門。

「父親、母親、小妹,這些是家族賞賜的金玉丹、凝氣丹,你們拿去用吧,不用推辭,我有更好的。」

陳雷一句話便堵住了父親、母親的嘴,然後,將所有丹藥全都交給了父親和母親,他自己則只留下了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