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至尊重生 >正文_第十章 危局

正文_第十章 危局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奇幻

第十章危局

「嗤!」

一聲輕響,陳雷直接將銀狼面具男臉上的面具切開,露出真容。

「王戰元,居然是你!」

看到面具下的男子的真面目後,陳滿堂不由說道。

王戰元臉色猙獰,惡狠狠的道:「不錯,就是你家少爺,這一次算我認栽,不過,我不信你們敢殺我,若是殺了我,整個陳家都得為我陪葬。」

「父親,王戰元是何人,敢出此狂言?」

陳雷向自己父親問道,他並不知道這個王戰元是何人。

「王戰元是王家一名天才,拜入了魔靈教,是魔靈教的一名正式弟子。這魔靈教是我們西北域第一魔教,實力強橫,無人敢惹。」

「原來是魔靈教。」

陳雷心中這才清楚,這魔靈教在西北域確實算得上是第一大教,不過,在陳雷眼中,這魔靈教連三流宗門都算不上,當年的魔靈教,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不過,前世他和魔靈教打交道並不多,在覆滅了血狼盜匪團後,他便離開了西北這片區域,趕往大乾帝國國都,從此之後,再沒有回到過這裡,自然不知道魔靈教在這片區域內的凶威,但是,陳雷不太清楚,陳滿堂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這魔靈教對於現如今的陳家來講,絕對是一個難以招惹的龐然大物。

「這下麻煩了,殺又殺不得,放又放不得,這該如何是好?」

陳滿堂此時真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時間徹底沒有了主意。

「哈哈哈哈,你們這群雜碎,既然不敢殺我,那就敢快將我放了,今天這件事情,我就當沒發生過,否則,惹怒了我身後的師門,你們陳家定然會招來滅門之禍。」

「閉嘴!」

陳雷見到王戰元到了這樣的地步,居然還如此張狂,一刀橫拍在他臉上,將王戰元滿口牙都拍飛。

「小狗,你敢如此對我,不怕我滅你滿門?」王戰元怒吼道。

陳雷冷笑,前世陳家被血洗,是他心中的一道傷疤,也是逆鱗,這一世他絕不允許同樣的事情發生,誰若敢動陳家,他必將以雷霆手段還擊,就算是與全天下為敵,也在所不惜。他掃了一眼王戰元,道:「無論是王家還是魔靈教,只要敢犯陳家,我必叫他們有來無回,你今天是死定了,就不要痴心妄想了,你若是能夠回答我幾個問題,那麼,我還能給你一個痛快,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聽到陳雷的話,王戰元臉色頓時變了,他剛才之所以不害怕,就是因為有魔靈教為靠山,但現在看到陳雷居然不吃這一套,不由慌了:「你難道就不為陳家上下三千餘口性命想想?」

陳雷又是一刀拍在王戰元臉上,冷聲道:「現在你還想要威脅我,找死,說,是誰讓你們來截殺我父親的,還有,你和血狼盜匪團是什麼關係,為什麼穿著他們的裝備。」

王戰元大笑,道:「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別做夢了,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魔靈教、血狼盜匪團會為我報仇的,你們陳家完了。」說完,嘴角一絲黑血流下,氣息全無,眼見活命無望,王戰元居然服毒自盡。

「真是一個瘋子,現在我們怎麼辦?」

陳滿堂和其他幾人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主意,全都看向了陳雷。

陳雷見到王戰元手指上戴著一個銀色戒指,他直接取下來,這是一個儲物寶戒指,雖然只是一階寶具,但在青陽鎮這種小地方,也是極為難得,裡面有著一立方米左右的空間。

戒指上的禁制隨著王戰元身死而自行消失,陳雷將一絲真氣探入戒指內,發現裡面大部分是一些丹藥和幾冊功法,還有一些金票,經過一番尋找,陳雷發現了一封信函。

陳雷將信函取出打開,裡面居然是陳卓群長老寫給血狼盜匪團的一封信,信中內容大致意思是陳卓群已經同意加入血狼盜匪團,並且願意做內應,請血狼盜匪團血洗陳家莊。

得悉這封函中的內容,讓陳滿堂等人即驚又怒,陳卓群居然想要背叛陳家,投靠血狼盜匪團,還要引狼入室,若真的成功的話,那麼,整個陳家莊都會毀於一旦,到時候,他們的妻兒、父母、兄弟、姐妹都會慘死在血狼盜匪團的鐵蹄之下。

「這個畜生!」

獵妖隊中的幾人,不由的破口大罵,陳卓群也太不是東西了。

「此事太過重大,我們必須要立即趕回去,將此事告知家主。」

隨後,幾人決定立即趕回去,將此事上報。

陳雷也贊同父親等人的決定,因為這件事情確實事關重大,他沒有想到,幾年以後才要發生的事情,居然會提前發生,很顯然,陳卓群是因為自己兒子被毀,又不能報仇,這才決定鋌而走險的。

陳卓群也太瘋狂了,為一己之私,居然要害陳家三千多人的性命。

陳滿堂等人心中怒火熊熊,將擒下的幾名王家弟子嚴加拷問,只可惜這些弟子們只是聽命行事,一問三不知,最後,將這幾名王家弟子處理掉,飛速往回趕。

六人回到陳家後,徑直奔向家主居住的主宅。

「這位老兄,還請通稟一聲,我們想面見家主,有要事稟報。」

主宅前,陳滿堂向著主宅的守衛說道。

「幾位稍等,我這就前去通報。」

其中一名守衛吩咐一聲,轉身進入主宅之內,前去通報。

片刻後,守衛返回,道:「幾位請隨我來吧。」

說完,守衛前頭帶路,一行人跟隨著守衛,進入了主宅。

穿過幾重院落,進入一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