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第五章無題

第五章無題

小說: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作者:我愛慕容淑| 類別:遊戲競技

「啊?!」方崇儼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的少女,也就是江玉燕。

江玉燕吃了一驚,說道:「公……公子,你怎麼了?」

方崇儼回過神來,定了定神,說道:「你叫江玉燕,那你娘是不是叫小白燕?!」

此言一出,江玉燕大驚,說道:「你……你怎麼會知道我娘的名字?!」

方崇儼說道:「我不光知道你娘是誰,我還知道你父親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仁義無雙江別鶴,對吧?」

江玉燕此時驚得目瞪口呆,半晌才道:「公……公子,你是怎麼知道的?你是不是認識我爹?求求你,帶我去找他好嗎?!」說著,竟然跪了下來。

方崇儼沒理會江玉燕的話,而是直直地盯著江玉燕看,心道這人可是《小魚兒與花無缺》里的第一反派,自己如今遇上她了,該怎麼處理呢?

方崇儼的第一個念頭,是立刻殺死她,免除後患,但這個念頭剛一出來,就被方崇儼無情的否決了,原因有三,第一,江玉燕此時才十六七歲,在前世還屬於未成年少女,而且什麼壞事兒也沒做,殺了實在太殘忍了;第二,如今自己學會了移花接木,刻有秘笈的六壬神骰又已經毀去,就算江玉燕將來變壞,她沒有移花接木,也掀不起什麼大風浪來;第三,原劇江玉燕之所以變壞,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江別鶴和他老婆江劉氏的迫害,江玉燕進了江府之後,江劉氏對她百般刁難折磨,還逼她親手毀了她娘親的靈位,而江別鶴自己練功走火入魔,為了活命,竟然用推功過血將自身的毒質轉移到江玉燕身上,這些因素導致了江玉燕變壞,而此時的江玉燕卻沒有那麼多的心思,只要好好加以引導,定然不會像原劇那樣。

想到這裡,方崇儼微微一笑,心中打定主意,伸手將江玉燕扶起來,說道:「江姑娘,你無須多禮,我想問問你,你娘怎麼樣了?」

江玉燕眼睛一紅,說道:「三個月前,娘她……她因病去世了……」

方崇儼聽了,嘆了口氣,說道:「你娘臨死前,讓你去找你父親江別鶴?」

江玉燕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方崇儼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爹是什麼樣的人?」

江玉燕說道:「我知道,娘在死之前對我說過,她說我爹是江湖上第一仁義大俠,行俠仗義,鋤強扶弱,天下人都很敬佩他。」

方崇儼心中暗笑小白燕天真,嘴上說道:「玉燕……我能這麼叫你嗎?」江玉燕說道,「可以的!」

方崇儼點了點頭,說道:「玉燕,其實吧,我是想勸你,最好不要去和你爹相認。」

江玉燕聽了這話大驚,說道:「為……為什麼?!」

方崇儼說道:「玉燕,你可知道為什麼你爹不娶你娘嗎?」

江玉燕一愣,說道:「我聽我娘說,爹是因為娶了正室,那個女人不許爹納妾,所以……」

方崇儼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你爹江別鶴的正室妻子來頭很大,乃是當今東廠督主劉喜的乾女兒,劉喜這人勢力極大,武功又高,人有毒辣,他的乾女兒肯定不是良善之人,而由於她是劉喜的乾女兒,所以你爹江別鶴在家都是聽那個女人的。可以這麼說,就算你見到江別鶴,江別鶴肯認你,但只要那個女人不認同你,你不但無法認爹,還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江玉燕聽了這話,驚的面色發白,半晌之後,才開口道:「那……那我不是永遠都無法認爹了嗎……公子,你神通廣大,一定要幫幫我啊!」

方崇儼嘆了口氣,說道:「那江劉氏是劉喜那閹狗的乾女兒,劉喜勢力極大,我雖然不怕他,但暫時也不想招惹他,所以恐怕無法幫你認爹!」

江玉燕聽了,身子涼了半截,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方崇儼說道:「江姑娘,你如今認不了爹,又無親人,恐怕一個人很難過活,要不這樣吧!你以後跟著我,做個丫鬟,雖然是丫鬟,但你只要幫我做些端茶送水的小事就行了。當然了,我決不會虐待你,也不會讓你受半點兒委屈,如果有人敢欺負你,我一定會好好教訓他!你看如何?」

江玉燕聽了這話,眼睛一亮,但隨即想起一事,低聲道:「可是……可是我娘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成為江家的人啊……」

方崇儼說道:「就為了這事兒,你就想去江府被那江劉氏折磨嗎?我看到時候,就算你不死,也要脫層皮。好了,我言盡於此,你好好想想吧!」說著,方崇儼走到一邊坐下,不再理會她。

江玉燕此時心中不停地猶豫著,臉上神情不停地變化。

最後,江玉燕下定決心,走過來對方崇儼說道:「公子,玉燕願意跟著您做個使喚丫鬟!」

方崇儼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我姓方,名崇儼,你記好了。」

江玉燕點了點頭,說道:「我記住了,公子。」

方崇儼點了點頭,說道:「先把這兩具屍體處理了,然後再說,我記得,剛才六毒神君的箱子里有化屍粉……」

說著,方崇儼到箱子里翻找了一下,找出了一瓶葯,看了看上面的標籤,方崇儼微微一笑,對玉燕說道:「玉燕,把眼睛閉上,我要處理屍體了,怕嚇著你。」玉燕一聽,趕緊把眼睛閉上。

方崇儼走到屍體旁邊,打開化屍粉的瓶塞,將化屍粉灑在了兩具屍體上。

那兩具屍體登時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飛快融化,很快的,就全部化成了膿水,連衣服也不例外。

方崇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