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第十二章邀月

第十二章邀月

小說: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作者:我愛慕容淑| 類別:遊戲競技

方崇儼此時正在興頭上,忽然被人打斷,不禁大怒,轉過頭去看是誰壞自己的好事。

轉過頭一看,只見那女子約莫三十一二歲年紀,身穿一身紅中帶黃的宮裝,長發如雲,她風姿綽約,宛如仙子,容貌之美,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便是憐星這樣的絕代佳人也要遜色三分,只是方崇儼只看了她一眼,便心生厭惡,只因為這個女人眉目之中的煞氣和怨氣太重,根本不像一個女人,不,不像一個人該有的。

憐星此時聽到這個熟悉到彷彿超過自己的聲音,登時回過神來,低頭看了一眼現在的自己,登時「啊」的大叫一聲,拼起全身力氣,一把將方崇儼推開。方崇儼此時看著那宮裝女子,沒注意到憐星,登時便給推開,接著憐星立刻抓起地上的衣服遮住羞處,站起身跑到那絕色麗人身後,低聲抽泣。

方崇儼此時站起身來,那宮裝美女和憐星登時臉羞得通紅,原來方崇儼剛才已經解開了褲子,此時那男性特有之物徹底暴露在二女面前,而且還是硬起的。

那宮裝美女和憐星趕忙轉過頭去,宮裝美女說道:「小子!快……快把褲子穿上!再來說這事兒!」

方崇儼嘿嘿一笑,將褲子穿上之後,說道:「可以了!」

那宮裝美女和憐星轉過頭,宮裝美女定了定神,冷冷地問憐星道:「憐星,這小子是誰?剛才你們在幹些什麼?!」

憐星邊哭邊道:「姐姐,這人今日無緣無故闖入移花宮中,打傷了星奴等幾名弟子,闖進宮來,妹妹看您正在閉關,不想打擾您,就自己出來解決。誰知……誰知這賊武功極高,妹妹不是她的對手,被他封了丹田,施展不出武功,他還想對我……若非姐姐及時趕到,妹妹恐怕……」

方崇儼聽憐星叫那宮裝美女姐姐,登時明白了那美女的身份,不禁微微一笑。

邀月聽了,說道:「可憐星,我看剛才你挺享受的樣子,絲毫不像是被他用強的,這你怎麼說?」

「姐姐,我……」憐星登時語塞。

邀月冷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看你是在迷茫之間把這小子當成了什麼人吧?」

憐星大驚,臉羞得通紅,低下了頭,不敢說話。

邀月慢慢走上前,說道:「小子,你膽子不小啊!居然敢到我移花宮撒野,還居然敢侮辱我妹妹,你當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方崇儼微笑道:「邀月宮主,在下一生飽讀詩書,字大多數都認全了,但這死字還真不知道怎麼寫,您能教教我嗎?不過教會之後,在下還要繼續和憐星宮主做完剛才沒做完的好事,邀月宮主若要觀看那也行,在下免費為你上一節男女之愛的課,不收你學費的。」

邀月和憐星一聽大怒,邀月叫道:「大膽奸賊,死到臨頭還滿嘴污言穢語,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本宮主今日就送你一程!」說著飛躍而起,雙掌劈向方崇儼,速度之快,勁道之狠,震懾力之強,都是方才的憐星無法比擬的。此等速度威力,便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恐怕也難以逃脫。

方崇儼見邀月運掌攻來,速度快速無比,心中讚歎邀月武功厲害,當下也是雙掌齊出,登時兩人四掌相對。

邀月見方崇儼在電光火石的一剎那間居然接住了自己的掌法,甚是驚奇,同時又是大喜,心道如今手掌相對,還怕治不了你?當下運起嫁衣神功,想要吸取方崇儼的內力。

可誰知邀月運功連吸幾次,卻吸不到方崇儼任何內力。邀月大驚,她的嫁衣神功如今已經練到了第八重,除了憐星的混元真氣外,可以吸取任何內力,就連劉喜的吸功大法也敵不過她,可如今居然吸不了方崇儼的內力,邀月不禁心中大急。

忽然,邀月只覺自己的內力竟然順著手心源源外泄,流向方崇儼的身體,邀月自練成嫁衣神功以來,從來都只是她吸別人,但此時自己的內力居然被方崇儼反吸,邀月不禁嚇得魂飛魄散,想要掙脫方崇儼的手掌,卻發現自己手掌彷彿被膠水死死粘住了一般,根本擺脫不了,邀月於是拚命運轉體內的嫁衣神功,希望將自己的內力吸回來,可此時不管如何努力,都無法擺脫內力外泄的這種危機。

忽然,邀月只覺內力不在外泄,手掌上的吸力消失。邀月登時倒退數步,接著坐倒在地。

憐星此時已經在二人對決的時候草草穿好了衣服,見邀月摔倒在地,不禁大驚,趕緊上前扶住邀月,問道:「姐姐,你感覺怎麼樣?!」

邀月搖了搖頭,運功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內力只損失了一點點,只要修鍊數天,就能恢復回來,當下站起身望著方崇儼,喝道:「你是什麼人?你的武功怎麼可能反吸我的嫁衣神功?!」

方崇儼笑道:「怎麼?邀月宮主,難道你沒聽說過,嫁衣神功第九重心法,名叫移花接木嗎?」

邀月一愣,接著喝道:「這只是傳說之中的武功,根本不存在!」

方崇儼笑道:「那你可以設想一下,世界上除了移花接木,還有什麼功夫可以反吸你的嫁衣神功第八重呢?」

邀月和憐星面面相覷,憐星說道:「莫非你練成了?」

方崇儼笑道:「你不信,那我施展給你看看吧!」說著,雙掌推出,運起移花接木,邀月登時身體離地,飄在了半空中。

憐星大驚,大叫道:「快住手!你不能吸我姐姐的內力!快住手!」

方崇儼笑道:「你說不吸就不吸吧!」說著收了功,邀月落在了地上,一臉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