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第六十四章報仇

第六十四章報仇

小說:穿越小魚兒與花無缺| 作者:我愛慕容淑| 類別:遊戲競技

客棧內,方崇儼三人見到了小魚兒六人,連屠嬌嬌都在,七人都知道了慕容家的事情,心中也頗為為慕容姐妹傷心,但聽說了方崇儼殺了劉喜,都是大喜。慕容淑和小仙女此時歷經全家被殺的痛苦,此時身心疲憊,方崇儼便讓她們到別的房間睡覺,而讓玉燕去陪著她們,因為接下來的事情,他不想讓玉燕知道。

方崇儼重新回到了小魚兒等人的房間,說道:「小魚兒,無缺,我想了想,我覺得今天可以告訴你們江琴是誰了。」

小魚兒和花無缺大震,齊聲說道:「是誰?!」

方崇儼說道:「他就是仁義無雙江別鶴!」

「是他?!」眾人都是一驚,但隨即都相信了,因為眾人都知道江別鶴是什麼樣的人。

小魚兒和花無缺叫道:「我們這就去找他!」說著就要往外走。

「等等!」方崇儼大叫道,「我還沒說完呢!」小魚兒與花無缺一愣,停了下來。

方崇儼轉過頭對屠嬌嬌說道:「屠伯母,我如今也可以告訴你殺你全家的人究竟是誰。」

屠嬌嬌大驚,叫道:「是誰?!你快告訴我!」

方崇儼說道:「殺你全家的也是江別鶴!」

屠嬌嬌又是大驚,說道:「你能肯定?!」

「絕對肯定!」方崇儼說道,「如今六壬神骰就在他的府上,你找到了自然就能知道。另外,鐵如雲等五人現在也在江別鶴家的密室里關著這裡距離江家騎馬有五天的路程,也就是說劉喜的死訊江別鶴起碼要五天之後才能知道,而我們利用輕功三天就能趕到,江別鶴肯定來不及做出反應,到時候殺江別鶴救鐵如雲便易如反掌,我們明日一早就出發!」

「不行!我現在就要去!」屠嬌嬌大叫道。

「以你的武功不是江別鶴的對手,不就是一晚嗎?忍忍吧!」方崇儼說道。

屠嬌嬌想想有理,也就不再堅持,反正也就一晚而已。

方崇儼笑了笑,轉身走出了屋子,卻看見玉燕正靠在一邊發獃。

方崇儼大驚,方才眾人說著,誰都沒注意到她來,看來談話都讓她聽去了。

方崇儼正要說話,玉燕已經開口道:「崇儼,你不用為難,他做了那麼多壞事,是罪有應得!」說著,玉燕轉身回了房,心中卻十分不好受。

方崇儼看著玉燕這樣,不禁嘆了口氣,心中決定,為了燕兒,自己好歹保江別鶴一命。

當天晚上,慕容淑二女醒了過來,二女和方崇儼一起將慕容無敵父子的人頭葬在了郊外,因為慕容無敵一家如今是欽犯,所以不敢發喪,也不敢寫碑文,只是在墳前豎起了一塊空白木牌,二女看著墳墓又是一陣大哭。

※※※

第二日,方崇儼、小魚兒、花無缺、鐵心蘭、慕容淑、小仙女、屠嬌嬌七人施展輕功趕往江家,而惡通天、玉燕和小小三人方崇儼則讓他們騎馬趕往江家。

七人施展輕功一路狂奔,三日後就到了江別鶴住的城中。

七人來到江別鶴的府門口,方崇儼叮囑小魚兒三人先不要提報仇的事情,等讓江別鶴說出了鐵如雲五人的下落之後再動手,三人都是點頭答應。

方崇儼走到大門口,大喝道:「江別鶴!江劉氏!你們都給爺爺我滾出來!」這一下用上了內力,很快的,江別鶴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跟著他出來的還有紅葉先生和江劉氏,紅葉先生三日前收到飛鴿傳書,說劉喜死了,他趕緊從紅葉齋趕來找江別鶴和江劉氏商議,也才剛剛到可誰知還沒和江別鶴和江劉氏說上話,方崇儼就來了,他們只好出來了。

小魚兒三人一見到江別鶴,都露出了深深的恨意,但由於聽了方崇儼的話,這才沒有衝上去。

江別鶴一見方崇儼,立刻笑道:「原來是方少俠……」

「行了行了!」方崇儼不耐煩地叫道,「我沒興趣和你囉嗦,這個你看看!」說著,將手上拿的包著劉喜人頭的包裹扔在了地上。

江別鶴撿起來打開一看,他和江劉氏登時大驚,江劉氏叫道:「干……乾爹!」紅葉先生見情勢不妙,便想偷偷溜走,花無缺飛身上前,一把攔住他。紅葉先生看逃不掉,也只得退回原地,心道如果一會兒方崇儼等人要殺自己,自己就把花無缺身世和江別鶴的身份說出來,應該能夠保命。

方崇儼望著一臉驚恐地江別鶴夫婦,說道:「就問一個問題,鐵如雲和其他四個高手在哪裡?」

「這……這,江某不知道方少俠在說些什麼……」江別鶴說道。

方崇儼哼了一聲,忽的飛身而上,一手抓住紅葉先生的衣領,另一隻手一掌擊在他的天靈蓋上,紅葉先生連哼都沒哼一聲,便即斃命。

方崇儼轉過頭,望著江劉氏,冷冷地說道:「你這婆娘是說實話呢,還是想和他一樣?」說著指了指紅葉先生的屍體。

江劉氏嚇得魂飛魄散,趕忙跪下來哀求道:「大俠饒命!鐵如雲五人如今就在密……密室里關著……」

江別鶴此時也知道敵方有方崇儼花無缺這等高手,自己等人的武功遠遠不及,要是不說實話肯定完蛋,趕忙說道:「這都是劉喜和這紅葉兩個狗賊逼江某做得,江某不想的,我這就帶幾位去見人!」

※※※

密室內。

方崇儼和鐵心蘭跟著江別鶴進去,小魚兒等人守在外面,以免江別鶴耍花樣。

江別鶴打開囚室的鐵門,只見裡面有五個手腳都系著鐐銬、渾身髒兮兮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人正是鐵如雲,其餘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