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刺客殘月 >第二百八十五章 心悅君兮君不知(

第二百八十五章 心悅君兮君不知(

小說:刺客殘月| 作者:親親雪梨| 類別:仙俠武俠

梁翊掌心似火,貼在蔡瑞背上,蔡瑞明顯地打了個激靈。梁翊默念口訣,又使了幾分力氣,蔡瑞嘴角逐漸滲出血來,周身搖晃不停。梁翊的潛意識告訴自己,要適可而止,可他用力過猛,內力收不回來,蔡瑞的病體像個無底洞,將他的內力悉數吸走了。

梁翊頭暈目眩,不知如何是好,絕望中有個小人在他腦海里上竄下跳,讓他堅持住。在一片混沌中,梁翊還跟那個小人吵架,反問他怎麼堅持。可他也不知道怎麼了,那個小人似乎不見了,一股涼絲絲的氣息從血肉深處浸染開來,漸漸將梁翊從炙熱中解救出來。梁翊的頭腦清晰起來,像被磁鐵牢牢吸住的雙手也終於得到解放,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這才注意到蔡瑞背上留下了兩個深深的掌印。

梁翊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自己何時練得如此爐火純青了?

小時候,師父在他面前炫耀的時候,常常會在巨石上留下掌印,他總會驚訝地合不攏嘴。那時師父常說他雜念太多,無法修鍊成上成的內功,他自己也是這樣想的。可現在他居然也能在別人身上留下掌印了,再這樣下去,他會不會像師父那樣一掌就能劈死人?

他莫名其妙地練成了以柔神功,但還學不會收斂,若不是吳不為教他的無為心經發力,說不定會走火入魔。他平日里很少用無為心經,沒想到關鍵時刻它居然還能保護自己,就像吳爺爺潛伏在暗處幫自己擋開危險一樣。梁翊心裡一暖,默默地喊了好幾遍吳爺爺。他扶蔡瑞躺下,舒展了下筋骨,然後將軍醫喊了進來。

軍醫診治一番,說道:「他的心脈倒是護住了,毒氣暫時沒有入侵,倘若蔡副帥像您一樣心智堅定,說不定能將毒氣打敗。不過您不是一般人,那天您跟巫術對抗的時候,我們大家都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您不是凡人。」

老軍醫眼神真摯,應該不是恭維。梁翊笑了笑,說道:「您別再誇獎啦,我就是比一般人硬氣了些,也沒什麼特別的。我都下那麼大力氣給蔡將軍運功療傷了,他再不好起來,我可饒不了他。」

老軍醫連連稱是,又去開解毒的方子了。梁翊也幫不上什麼忙了,便去看龍翩翩。她已經醒過來了,正躺在梁翊的床榻上,百般聊賴地睜著眼睛。

「反正也沒什麼事,你就睡一會兒唄!」梁翊說著,給她掖了掖背角,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龍翩翩疼得臉色發白,氣若遊絲:「那也得能睡著啊!」

「傷口疼得睡不著?」梁翊一下子皺起眉頭,高喊了幾聲,肖大夫顛著小碎步跑了進來,還沒站穩,就被梁翊一陣痛罵:「你平時給我開那麼多安眠藥,現在龍姑娘疼得睡不著覺,你怎麼不給開藥了?」

肖大夫回給他一個大白眼:「安眠藥不利於傷口癒合,你以為誰都能吃啊?」

梁翊粗聲粗氣地說:「我不知道,你講給我聽不就好了?」

肖大夫高傲地仰起了頭,充滿殺氣地說道:「見到你就煩,下次直接毒死你算了!」

梁翊氣得要打他,肖大夫又跑了。龍翩翩被逗笑了,蒼白的臉上有一種虛弱的美麗。梁翊生怕她牽動傷口,便說道:「他一開始還是個守規矩的人,如今越發放肆,你可別跟他一般見識。」

「不會的,肖大夫醫術很好的,給我換藥的時候,還一個勁兒給我講笑話,讓我不要那麼疼。他對大叔也很好啊,要不怎麼能跟你開那麼多玩笑?」

「好啦,不說他了。」梁翊將槍遞給龍翩翩,說道:「槍我替你找回來了,可是你讓我追的人,我還是沒追上。」

龍翩翩手上一點力氣都沒有,卻握緊了槍,喃喃道:「謝謝大叔,沒了這桿槍,我可真活不下去。」

梁翊久違地放鬆下來,賤兮兮地開起了玩笑:「你一個女孩子家,學個越女劍梅花針什麼的也就罷了,為什麼要拖著這根棍子行走江湖?」

龍翩翩克制住怒氣,笑靨如花地問道:「大叔,你長這麼大,沒人想撕爛你的嘴嗎?」

梁翊哈哈大笑:「想撕爛我嘴的人太多了,不過本事都不如我,他們只能幹著急。」

龍翩翩又一口氣堵在胸口,想揍他一頓,又沒有力氣。不過梁翊正了正神色,鄭重其事地問道:「我很認真地問你,你為什麼要學槍啊?」

龍翩翩心想,他和雪影不愧是姐弟,問的問題都是一樣的。她沒告訴雪影,卻不想隱瞞梁翊,便如實說道:「我想當將軍啊!使槍的將軍,那才英姿颯爽,所向披靡。」

梁翊又賤兮兮地說道:「你還不如學弓,你看我是使弓的,不也英姿颯爽,所向披靡?」

龍翩翩快被他氣哭了,可是目之所及,沒有什麼東西能打他,便懊惱地捶著床,罵道:「你當真頑劣至極!還裝出一副大人模樣來!」

梁翊將這句話細細玩味,說道:「誰願意當大人呢?」

龍翩翩聽出他話中的酸澀,莫名有些愧疚。梁翊見狀,急忙說道:「衝天辮,你給我的天山雪蟾,當真是味奇葯!我如今功力大增,想來想去,也只有你給的葯有這種效果了!」

「雪蟾當然是千金不換的奇葯了!要不然…閉春谷的人也不會對它守口如瓶。」

「可你以後再也回不去天山了,這讓我心裡十分過意不去啊!」

龍翩翩臉一紅,開玩笑道:「反正我就算是投靠你了,你是堂堂大元帥,不會連我一個弱女子都保護不了吧?」

梁翊感慨萬千,遂明朗地提議道:「你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