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網遊之神級土豪 >第399章 邪惡的萌動

第399章 邪惡的萌動

小說:網遊之神級土豪| 作者:極目天狗| 類別:仙俠武俠

「哦哦我馬上就回來了,別怕,我這就回來。」邊擠出人群邊說道。

最後冷漠的看了一眼已經被警察扶起來的秦風華,再次撥打了手機給老劉。

「老劉啊,準備一切材料,到時我請來的大律師團會來你那裡取資料,你要極力配合,務必讓秦風華牢底坐穿,知道了嗎?」

「好的老闆,我知道了。」老劉心有戚戚地說道。

掛了電話後,楚幽已經走到了車子旁,這時又撥打了特別行政助理電話。

「我告訴你,秦風華事情很嚴重,影響極為惡劣,你了解一下相關情況,然後請一個律師團隊,讓他牢底坐穿吧。」

「好的老闆,我知道了。」

「還有,這件事不能讓媒體知道,你在裡面打點好關係。」

「放心吧老闆,我知道該怎麼處理。」

「嗯...最後嘛,我不希望秦風華在牢獄裡的日子裡過的很悠哉。」

特別行政助理馬上領悟了楚幽話裡面的隱含意思,語氣莫名的說道:「好的我明白了,保證會讓老闆滿意的。」

「好,那沒事了,掛了。」

坐在了車裡,雙眼有些出神。之所以改變了殺死秦風華的想法,正是出於上述的做法,尼瑪的惹誰不好,偏偏惹寶兒,好,那就用你後半生的生不如死來消除我心中的憤怒吧。

汽車馬上發動了,這一次這輛不凡的汽車帶著轟鳴之聲快速駛離了這裡,讓周圍的一些路人很是驚異又略帶不爽。

最後來到了別墅大門口停好車後,楚幽健步如飛地走了進去,並關好了大門。

「噔噔噔...」上樓聲頓時響起,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外,看了一眼腳下的門縫,楚幽發現裡面的燈依然是關著的,當下放緩了動作,輕輕旋轉著門把手,把門打開了。

伸手摸向了牆壁上的開關,『啪』一聲輕響,房間裡面的燈光打開了,照亮通明。

床上沒有發現寶兒的人影,但是大床上的被褥卻是形成了凸起,可以明顯看出裡面藏著一個人。

看著這般狀況,楚幽莞爾一笑,輕聲叫道:「寶兒。」

聽到人聲,被褥中的人兒明顯動了動,似乎將要掀開被褥。只是楚幽卻是先行一步輕輕打了被褥。

寶兒原本跪伏在床上,感到被褥被掀開時,身體直立了起來,梨花帶雨的紅著眼睛看向楚幽,那雙大眼是那樣的惹人心疼,很無助。

寶兒此刻穿著一套較為緊身的保暖內衣,把嬌小的身體包裹地很緊緻,楚幽甚至看到在寶兒胸上,那一對微微突起來的胸房。

寶兒伸手抹了一下眼睛,低聲說道:「哥哥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邊說邊把被褥又從新披在寶兒身上,免得著涼了。

「我...我給你添麻煩了。」寶兒其實打完電話之後心裡就後悔了,只是那突然醒來找不到楚幽,周圍又極為陌生,而且這棟房子本來就給了寶兒內心一種恐懼的陰影,當叫喊了之後依然得不到哥哥的迴音時,寶兒驚恐了,一種大恐怖忽然降臨在她那幼小的心靈上。

寶兒又爬上了床並且縮進在被窩裡面,腦海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想著想著就哭了,也就在這種情況下給楚幽打了電話。

當聽到對方說馬上回來,語氣很是關心時,寶兒忽然覺得又不那麼害怕了,並且一種羞愧之感從內心浮現。

哥哥一定有很重要的事吧,自己這麼做...一定很不討喜。一時之間寶兒內心非常難過。

事到如今寶兒覺得要承擔自己的『錯誤』。

「沒有啊,哥哥本來也要回來的,寶兒啊~」叫了一聲對方,楚幽坐在了床沿上想了想說道:「現在你我相依為命,我是你的監護人,我是你的哥哥,亦是你的父親,我們現在是親人,知道嗎?」繼續說道:「以後不管什麼,需要我的,就給我打電話,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我始終站在你背後。」

說道這裡微笑起來,側頭看向注視自己的寶兒說道:「寶兒啊,你在我心裡,就是我的親人,是我最關心的人,還有啊,我們的關係是平等的,你試著不要把我當作成嚴肅的大人,我負有對你教育責任的同時,也想跟寶兒成為好朋友呢。」

楚幽開導著寶兒,因為他不希望兩人之間成為那種絕對性的上下級關係,所以就要扼制這種苗頭。

寶兒也露出了笑容,那像黑珍珠一樣的眼睛在燈光下很明亮潤澤,猶如星辰;又因為哭過,所以還有一種嫣紅之色...

「我知道了。」邊說寶兒身體動了動,披在身上的被褥滑落了下來,然後一下子靠在了楚幽的後背,雙手輕輕抱在了楚幽的腰間,頭靠在楚幽結實的後背上,大聲說出了一個詞。

「父王!」

感受到從後背忽然傳來的溫暖,又聽到寶兒對自己的稱呼,楚幽愣了...

「我能叫你父王嗎?」稚嫩的聲音繼續從背後傳來。自己甚至能夠感受到寶兒說話時臉部發出來的動作。

「哈哈,有什麼不可以,只是這是我們倆人私下的稱呼,在別人面前可就不能這麼叫了。」楚幽搞不懂了,寶兒這是從哪裡學來的調侃?!

同時對於剛剛寶兒撲向自己後背並抱住自己後,不知為何腦海中剎那浮現出了成年寶兒的面容,那彷彿就在眼前,身體居然還有了反應,這讓楚幽大為驚愕,這種感覺內心似乎無比留念,但同時又有一種大恐懼!

想都不用想馬上把這種『邪惡的萌動』給揮散了,強行把反應的身體及時遏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