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十八章 詛咒

第三十八章 詛咒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林府」兩個硃紅色的字跡在那個暗綠色的牌匾上熠熠生輝,這是當初從帝都帶回來的,代表著林家的尊榮,林家,在泰興城中雖然算不上巨頭,但勢力也不算小。而此刻,綠色的大門緊閉,很明顯是閉門謝客的節奏。

看到這一切,林皓雪看向姐姐若雪,見林若雪的臉上同樣有著幾許苦澀,微微嘆了一口氣,上前扣了扣門環。過了半晌,大門才開了一條縫,半開的大門裡探出一個人的腦袋,這人一見是林皓雪,臉色立刻從憂轉喜,一下子將大門徹底打開到最大,從裡面跳了出來,幾乎是撲倒林皓雪兩人面前的:

「二位小姐,你們可回來了。」

「翠蘭,爺爺怎麼樣了?」林若雪問翠蘭,她似乎並沒有注意到翠蘭舉動的反常,林皓雪從剛才翠蘭的舉動中發現了一些端倪,好像在警惕著什麼,但她沒有多問,她現在更關心的是爺爺的狀況。

「老太爺到現在還是昏迷不醒。」翠蘭低聲說,小臉一下子皺了起來,剛才見到林皓雪兩人的喜悅消失殆盡。

「到底怎麼回事?你把當時的情況詳細說一下。」林皓雪邊走邊說道,爺爺一向都是很疼她的,在她的心裡,爺爺很重要,她絕對不允許爺爺出事。

「那天,老太爺一直都好好的,還到演武場親自督促那些護衛們的對練呢,可是到了晚上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飯也沒有多吃幾口,就突然面色變了,昏迷不醒,找過很多郎中,可是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一直到現在,已經有十來天來了。」

「爺爺昏倒沒有任何的預兆嗎?」

「沒有啊,和往常一模一樣的。」

「姐,我先去看看。」林皓雪聽翠蘭如此一說,更是心急如焚,沒有多做停留,匆匆交代了一句,直奔爺爺林庚的卧室而去。

林若雪也心急,她從沒有見妹妹如此慌張過,只得跟在後面。

林庚的屋子只整個林府的主宅,周圍有三十多名護衛守著,這些護衛一看到林皓雪,都是眼睛一亮,臉上充斥著激動之色。當初林家後院演武場,林皓雪和何龍的那場對決,奠定了林皓雪在他們心中的偶像地位。此時的林皓雪沒有心情理會他們,徑自進入卧室。

卧室裡面,只有林海躍守在一邊。

「海躍叔。」林皓雪匆匆跟林海躍打了聲招呼,就看向躺在一張床上雙目緊閉的林庚,林庚平躺著,雙手放在胸前,神色如同往常一樣,很平靜,呼吸也很均勻,看起來,就好像只是睡著了一樣。

「爺爺。」林皓雪蹲下身,用自己的雙手握住爺爺那滿是皺紋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輕聲喚道,林庚還是那樣躺著,沒有動,更沒有回答她,甚至一點點反應也沒有。

「爺爺,你這是怎麼了呢?」林皓雪忽然眼睛酸澀,眼淚奪眶而出,這段時間,她經歷了很多,魔獸森林中幾乎是九死一生,但是無論經歷什麼,她都沒有沮喪放棄過,因為她的心底是溫暖的,她知道,無論發生了什麼,家裡都會有疼她愛她的爺爺在,她要努力變強大,保護爺爺,守護林家。

可是現在,作為自己精神支柱的爺爺卻倒下了,看到這樣一動也不動的爺爺,她再也忍不住了,眼前的靜靜躺著林庚和記憶中的血泊中趴伏的林嘯天不斷在她的腦海中交織,讓她無法抑制出自己的情緒,忽然放聲悲哭起來。

看到一向堅強的林皓雪這樣大哭,站在一邊的林海躍只是嘆了一口氣,向已經趕來的林若雪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勸阻,心想,讓她發泄發泄一下也好,林若雪默默站著,眼眶也紅了。

林海躍可以說是看著林皓雪長大的,林皓雪一直很乖巧,因為玄脈沒有覺醒,也很自卑。但是自從被吳家的人打傷昏迷,再次醒來之後,好像就變了一個人似的,就連帝都的何家前來挑釁,也是她一個人力挽狂瀾,打敗了何家的人,為林家的人爭了一口氣。可是再強,她終究也只是個孩子啊。

放聲痛哭的時候,林皓雪沒有意識到,自己一向綳得緊緊的神經這時候忽然就鬆弛了下來,而在此刻,她丹田之中一直潛伏的那個黑色小龍也好像放鬆了一下,蜷縮的身體微微伸展了一下,伸了個懶腰,而就在它做這個動作的時候,有黑色的光暈從它的身體上溢了出來,沿著經脈上升,最後漸漸地匯入林皓雪的識海之中。

哭了很久,林皓雪漸漸平靜下來了,與同樣眼睛紅腫的姐姐目光交接。

「咦。」林皓雪忽然輕咦了一聲,她忽然感到有一種熟悉的氣息從林庚的身上散發出來,居然是咒術的氣息。剛進來的時候明明沒有感受到,現在卻感受到了,怎麼回事?難道是自己的意念之力忽然之間增強了?

不管怎麼說,現在自己能夠知道爺爺昏迷的原因,這終歸是一件好事。

林皓雪立刻屏氣凝神,仔細查看起林庚的身體,尤其是他的經脈,看著看著,心裡就漸漸鬆了一下來,向林海躍詢問道:「海躍叔,你知道爺爺當初是怎麼實力大降的嗎?」

「你爺爺是十年前被人打傷,當時就昏迷過去,醒來之後,實力就下降了。你怎麼忽然問這個?」林海躍思索片刻才道。

「打傷?爺爺一定不是被打傷才實力下降的,當時發生了什麼,你能詳細告訴我嗎,海躍叔?」林皓雪看向林海躍,眼神很堅定,如果不是那紅腫的眼睛,似乎剛剛根本就沒有哭過似的。這樣堅強的女孩,讓林海躍不由地又是心疼又是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