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五十四章 仙境之匙

第五十四章 仙境之匙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這下有人一帶頭,剛才那沉默的人群立刻應者雲集,嘩啦啦跪倒了一大片,求饒之聲也此起彼伏:

「少俠,我錯了,不該對您無禮,但我也只是奉命行事啊。」

「這位公子,我們也只是為了活下去,看在我們為了生存,才不得不聽從命令的份上,您就開恩,放我們一馬吧。」

「對啊,那些壞事都不是出自我們的意願,我們也是沒有辦法。」

……

「住口!」見到這些平日里為他馬首是瞻的人,現在一個個背棄了他,並且將所有的錯都栽在他的頭上,趙家明生氣極了,胸口憋著一股子怒火,不得不發泄出來,也不管身邊的林皓雪兩人,喝罵道:

「你們這些雜碎,吃裡扒外的狗東西,忘恩負義的混蛋,要不是我,你們能有現在的日子?早就不知道餓死在哪個旮旯里了,怎麼,現在一遇到實力稍強一點的人,迫不及待地出賣我,背叛我?所有的壞事都是我指使的?是我命令的?你們就如此迫不得已?如此無辜?」

見到趙家明如此的憤怒,那些原本絮絮叨叨人求饒的人馬上停了下來,那些原本蠢蠢欲動的人也放棄了自己的念頭,都是一臉慚愧之色。趙家明說的沒錯,平日里,他們雖然幫著趙家明做了很多事,但趙家明對他們一向很大方的,也為此,他們的妻兒都過上了人人羨慕的生活。

林皓雪冷眼看著這樣的一出鬧劇,眼見這些人這樣的嘴臉,由剛開始的兇狠毒辣到剛才的卑躬屈膝,再到如今的戰戰兢兢,還有怒罵之後就停下來的趙家明,忽然有一點厭惡,道:

「我該用什麼理由來放過你們呢?你們剛才可是一點兒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沒有啊!」

這是什麼意思?他這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嗎?

趙家明的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的眼底看到了恐懼,對死亡的恐懼!畢竟生命只有一次,誰都想要活著。但是這些人的的心裡很清楚,在林皓雪和沈墨蓮的聯手之下,他們就算你拼上了性命,也一點點勝算也沒有,更何況,現在玄力已經被封住了,拿什麼來反抗?

頓時,沒有人敢再說話,甚至包括剛才怒火中燒的趙家明。

氣氛死一般地寂靜,只能聽到彼此之間深深的呼吸聲。不甘心,對死亡的恐懼,都慢慢地爬上了這些人的心頭。

極度的壓抑,這種壓抑感,遠遠超過了之前的那一次。

「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想知道答案。」直到這些人的心裡的恐懼無奈和壓抑達到了一個極致的時候,林皓雪終於悠哉悠哉地開口了。

「什麼問題,我們必定知無不言。」在這些人聽來,林皓雪的這個聲音彷彿天籟,解放了他們都快要壓抑致死的難受,所以立刻就有人應道。

「你們為什麼要選擇在這個時候陷害暴雪傭兵團的少團長呢?」

暴雪傭兵團和野狼傭兵團的對立不是一朝一夕了,但因為兩位團長的實力相當,這麼多年來,也一直停留在競爭的層面上,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撕破臉過。此時,野狼傭兵團卻用了這麼極端的手段,想要一舉置人於死地,必然有不可言說的秘密。

「我要是說了,就會放過我嗎?」一位裸露著上臂,胳膊上紋著蠍子的大漢立刻接話道。

「你認為,自己現在還有討價還價的資格嗎?」林皓雪瞥了他手臂上蠍子一眼,忽然慢悠悠地道,「你胳膊太粗了,那個蠍子紋身小了點。」

「嘎。」這大漢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其他人也愣住了,這什麼跟什麼啊?暴雪傭兵團的困境跟一個紋身有什麼關係?

片刻後,那個大漢忽然好像明白過來了,忙不迭地說道:「我說,我馬上說,還請公子暫且放過我的這條胳膊。」

呃,這下輪到林皓雪驚詫了,她什麼時候說過要他的手臂了,她只不過看胳膊那麼粗,紋身那麼小,有些不協調,就順口這麼一說而已。

不過,聽這大漢這一說,就能夠想像到他們平時有多跋扈,必然沒有少做這樣的事情,心裡有幾分厭煩。現在對方既然誤會了,正好,她也不解釋,而是向這個人點頭,示意他可以開口了。

「還不是因為這次傭兵工會……」那個大漢立刻打起精神,聲音也大了起來,剛要細細說來,就被一個聲音給打斷了。

「你要是敢這樣說出去,我保證,你會體會到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這個聲音平靜中有濃濃的威脅意味,所有人都看向聲音的來源——趙家明,見他此刻已經一派平靜的神色,全然看不出剛才的憤怒中的影子。

那個大漢一下子停住了,不敢繼續往下說。趙家明雖然沒有什麼可怕的,但是他卻是野狼傭兵團團長的獨生子,他的話,相當於野狼傭兵團團長的話。傭兵團團長趙天野的可怕可不僅僅在實力高強方面,更在於他的嗜血,他的殘忍到沒有人性方面。先前林皓雪覺得趙家明太過殘忍,殊不知,和他老子相比,趙家明可算是太過善良仁慈了。

趙天野對於背叛自己的人,有著一套慘絕人寰的處置手段。在他的手裡,活著,才是真正懲罰的開始,所以,那些人都寧願立刻死了,也不願意落在他的手裡。

趙家明能夠一句話就鎮住了這些人,所憑藉的,其實只不過是他老爸的名頭而已。但即便這樣,效果也的確不做,因為沒有人敢多說了。

「原因我也知道,他們不說,我說。」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打破了沉寂,林皓雪看過去,原來岩河傷勢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