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五十五章 迷霧谷

第五十五章 迷霧谷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你似乎對那個仙境之匙很感興趣?」在趕往迷霧谷的路上,林皓雪一直在沉默,忽然聽到沈墨蓮問道。

「嗯?被你看出來啦?」林皓雪微微訝異。

「自從你聽說這個仙境之匙後,就一直是一副魂不守舍、若有所思地樣子,我要是還看不出來,豈不是枉費我們相識的情分了?」

「是的。」林皓雪並沒有否認,沉聲應道,「我爺爺已經是玄聖巔峰了,但是對於如何踏進玄仙還是沒有半點頭緒,如果這仙境之匙真的有用的話,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我的確想要得到仙境之匙。」

「哦,果然是這樣,這種想要為家人做事情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有家人的牽絆,就是好啊……」沈墨蓮淡淡說道,只是不知為何,聲音莫名地沉了下去,有一種讓人心酸的悲涼。

林皓雪見她的眼睛很專註的看著前方,腳下的速度一點也沒有變,知道她不願意多說,決定不再多問。

「那麼,我提議,我們也參加這次的傭兵公會的團賽吧!」沈墨蓮這句話很突兀。

「你是認真的?」林皓雪雖然沒有看沈墨蓮,但她的腳下卻微微一頓,顯示了他不平靜的內心。

雖然她們在同齡人中是佼佼者,雖然她們都有著越級挑戰的實力,雖然她們團隊的在短短的三個月的時間就名聲大振,雖然她們配合異常默契……

但是,別忘了,那排名前十的傭兵團團長的實力可都是玄聖啊。她們雪蓮傭兵團雖然短期內名聲大噪,但和那些玄聖帶隊的團隊相比,畢竟底蘊太淺了。

如果要去爭,她們面臨的將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拼殺,這與完成傭兵任務時的借力取巧不同,那可是實打實的戰鬥。林皓雪太清楚這次真要去參加這次的團賽,會有多大的危險。不但她清楚,而且她知道沈墨蓮必然也很清楚,所以才會如此發問。

「當然是認真的,」沈墨蓮停下了腳步,看向林皓雪,「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林皓雪終於也停下了腳步,向沈墨蓮看去,這一看,心頭忽然一震:她看到了對方再認真不過的神情,那是一種明明知道前路艱險、九死一生,卻依然義無反顧、永不退卻的決心,這種決心,是為她而來的,她從來不知道沈墨蓮會將她們之間這份友情看的如此之重。

雖然當初在森林裡,她們以命相託過,雖然自己也曾捨命救過沈墨蓮。但,想要得到仙境之匙前去拚命的也只應該是她,畢竟,這是她自己的事,沈墨蓮根本沒有義務為了她而做什麼啊?

可是……

此刻,林皓雪心裡很明白,要是自己回絕,就會顯得太矯情。而要是答應了,就意味著,不再是一次的以命相托,而是一生以命相托,此生,絕不背叛。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可以放棄對方。

林皓雪看著沈墨蓮的眼睛,很認真很認真地點了點頭,道了一聲,「好!」

這一點頭,是承受了對方的這份厚重的情誼,同時也是對對方的一份承諾,從此以後,沈墨蓮不管有什麼事,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赴湯蹈火,她也不會說半個不字。

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沈墨蓮笑了,笑容異常美麗,是從內心直達眼底的最真誠的釋然的笑,她笑著對林皓雪道:

「別那麼看著我,我們是戰友,共同進退是應該的,你需要的東西,我自然要出力為你爭取了。再說了,強者之途,本就兇險,如果眼下的一點危險,就讓我們畏畏縮縮,那我們以後還有什麼出路呢?」

「對啊,前路漫漫,異常兇險,怎麼可以退卻呢?」林皓雪也淺淺一笑,深以為然地點頭,她想起了未曾謀面的父母,想起了那個神秘的夢境,想起了被束縛的虛影何以安,想起了那天夢中自己深深的心痛的感覺。這一瞬間,她忽然明悟:他和她之間一定有過深深的牽絆,現在他一定很痛苦,他需要自己前去救助,所以,她必須變強!

「對不起,我的敵人,是你所想像不到的強悍。」這時候,沈墨蓮說話了。她的聲音有點低沉。

「沒關係,無論有多難,我都會陪著你去面對,你還有我這個朋友。」林皓雪回過神來,很專註地,清澈的明眸中透著倔強和一份覺察不到的戰意,像是對沈墨蓮說,又像是對自己說,「只要我們足夠努力,總有一天,會將他們一個個擊敗的,不論他們是什麼人。」

「說的是,畢竟我們年輕,我們有天賦,我們有潛力,我們有決心,」沈墨蓮看向林皓雪,眼底的暗沉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神采飛揚,伸出纖細的右手,「那麼,就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嗯,一起努力!」

兩隻纖小的女孩子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兩人相視一笑,笑容中陰霾盡去,取而代之的是自信的神采。

然後,兩人以最快的速度向迷霧谷的方向而去。

迷霧谷,是魔獸森林中層的一個山谷,這個山谷終年有著那神秘而又危險的迷霧。在迷霧谷的外圍,則是密密麻麻的樹木。樹木枝幹不是很粗,但是出奇的挺直高大。將這個迷霧谷的谷口圍的嚴嚴實實。

現在,迷霧谷外圍的小樹林里有很多的人守衛者,這些人的衣襟上都綉著一個狼頭,而他們的胸前都佩戴著一枚小小的傭兵的徽章。彰顯著他們的身份,他們是野狼傭兵團的成員。這些人有的坐著,有的斜躺著,也有些是靠著樹木站立著。

「唉,不知道隊長為什麼還要我們守著呢,這麼大半天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