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五十六章 神秘的朴永

第五十六章 神秘的朴永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哪一種可能?」見林皓雪恍然大悟的神情,沈墨蓮詢問道。

「置之死地而後生!」林皓雪回看沈墨蓮,一字一句地說道。

「置之死地?難道是說,莫軒他們已經進入了迷霧谷?」

「對,在這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迷霧谷,而且只有進入了迷霧谷,才能夠躲開野狼傭兵團不依不饒地追殺,所以我覺得,他們應該是進入了迷霧谷的內部,而不是在外圍徘徊。」

「嗯,的確是這個道理,」沈墨蓮聞言,若有所思地瞄了一眼迷霧谷的方向,見那裡依舊模糊一片,雖然什麼也看不清楚,但隱隱透露出谷中的凶戾之氣,贊同道,「憑藉莫軒的咒師身份,足以讓他的團員們在谷內短暫生存,他們做這樣的決定,並不意外。」

「不過。」林皓雪聽到沈墨蓮的話,有點遲疑地說道,「但這畢竟只是我們的猜測,他們到底在不在迷霧谷中,還需要進一步證實,我們要進入迷霧谷的內部,才能夠弄清楚事實是否如我們猜想的這般。」

「那就進去看看,證實一下啊,」聽到林皓雪語氣中的猶豫和遲疑,沈墨蓮疑惑地看她,「難不成還有什麼其他的問題?」

「這個啊,」林皓雪笑了,瞥了一眼野狼傭兵團的營地,並沒有多說什麼,相處了這麼久,她太了解沈墨蓮了,她所遲疑的內容要是說出來,一定會被沈墨蓮嗤之以鼻的。

雖然她沒有說,但同樣的默契,沈墨蓮了解她,從她的眼神一下子就猜到了她的顧慮,淡淡瞥了她一眼,「別告訴我你顧慮的就是野狼傭兵團的人?這算是什麼問題?」

「那你的意思是?」

「我們直接殺進去不就是了?」沈墨蓮忽然長發一甩,眉梢微挑,瀟洒的說道。

「就知道你會這樣決定。」林皓雪失笑道。

「怎麼,不行?」

「嗯嗯,當然行了,你的辦法,總是這麼……簡單。」為了避開沈墨蓮就快要翻出來的白眼,林皓雪立刻應道。

「就是啊,這本來就是很簡單的事情啊。」沈墨蓮不以為然。

「的確夠簡單。」也夠粗暴。

林皓雪心道,不過,她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最簡單最粗暴的方法,同樣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就目前她們兩的實力,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了什麼,但實戰能力已經遠遠超越了同階層的強者,再加之配合默契。整個野狼傭兵團中除了團長趙天野之外,其他人還真不被她們放在眼裡。

只是,她不想向野狼傭兵團揮刀相向,其實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她的心頭忽然一澀,似乎野狼傭兵團有對她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怎麼?」走了幾步,見林皓雪站著沒有跟上來,沈墨蓮回頭看向她。

「沒什麼,走吧!」搖搖頭,揮去心頭那一抹不知因何而來的複雜情緒,林皓雪也邁開步子,跟上了沈墨蓮。

半晌之後,野狼傭兵團的陣營中……

「啊!敵襲!」

「天哪,我的玄力!」

「救命啊!」

「我的媽呀!」

……

一陣陣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原本秩序井然的傭兵們一下子全都亂了陣腳。他們想不出到底從哪裡出來這樣兩個凶神惡煞般的少年,行蹤詭秘,將他們打了個措手不及。

而更要命的是,他們的玄力也不知道是怎麼當回事,好像被凍結了似的,不能像往常那樣運轉自如了。這就導致他們不得不陷入被動挨打的境況。

整個場面,成了一個兩個群毆一群人的局面。

解決了一個身材魁梧的壯碩漢子之後,沈墨蓮正要將手中墨黑的匕首砍向一個年輕傭兵的腦袋,忽然呆了那麼一瞬:見那個傭兵不過十四五歲,膚色黝黑,眼睛出奇的明亮,怔怔看向自己手中的短刀,眼神中還有幾許未散盡的茫然,但又好像還有幾分解脫,那神情是說不出的複雜。

沈墨蓮很快醒過神來,暗罵自己心軟,定定神,再次將匕首向前砍去,卻意外的被阻攔了。看過去,見是林皓雪緊緊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沖她搖搖頭:

「放過他吧,我們只是來救人而已。」

剛剛那一瞬間,林皓雪踢倒一個揮過砍刀的野狼傭兵,在轉頭的那一瞬間,就看到了那個少年,看到了他那副複雜的神情,忽然心頭一痛,下意識地抓住了沈墨蓮的手腕,阻止了她接下來的動作。

「你要我放過他?」沈墨蓮定定地林皓雪,問道,雖然她也曾有那麼一瞬間的心軟,

「是的。」

「為什麼?可他是敵人啊!」

「他還年輕,並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林皓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沈墨蓮,那固執神情擺明了她的態度。

她眼底的堅持,沈墨蓮讀懂了。

「也罷,」沈墨蓮好像想起了什麼事情,嘆了口氣,語調沉重,「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忽然這麼做,我還是聽你的。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因為一時心軟而放過的人,也許有一天就會將刀揮向你的致命處。」

「其他人我不管,但他,一定要活著,而且要活得好好的。」林皓雪很鄭重地說道。

沈墨蓮搖搖頭,不再說什麼,但卻將砍向對方的匕首收了回來,眼神並沒有看向林皓雪,像是自言自語,「相識以來,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驕傲,倔強,自尊,又特別努力人,但是你也足夠果斷決絕。你對朋友和家人的好我可以理解,可他分明是敵人啊,你什麼時候變得對敵人也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