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五十九章 神奇的迷霧

第五十九章 神奇的迷霧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是的,獵魂宗與血魔谷、暗夜閣並稱為大陸最邪惡的三大勢力,和所有的正道相對立,做盡了壞事,有很多人對他們恨之入骨,但因為對方的實力實在強大,他們也無可奈何。」

「難道就由著他們禍害人?」

「也不是由著他們,只不過正道人士之前一直沒有辦法,這種局面一直到一萬年前才得以改變。一萬年前,正道之人出現了幾個頂尖的新秀,在他們的呼籲和帶領之下,這三大宗門被正道勢力所圍攻。當時情況異常危急,雖然正道強者盡出,但對方多年的底蘊也不容小覷,一時還真拿他們沒有辦法,就這樣僵持了數月,直到有一天,當時的組織者,一位正道領袖燃燒了自己的靈魂,重創了對方的三大巨頭,這才使得其他強者將其剿滅掉。從此,人們終於安心了。」

「既然那三大勢力已經被剿滅了,那現在這又是怎麼回事?」

「這個我也不清楚,恐怕是獵魂宗死灰復燃了吧,要真是這樣,這個大陸的人又沒有安生的日子了。」

「都會有那些危害?」

「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強者的血肉靈魂會被他們用來修鍊邪惡的功法,如果正道沒有人能夠阻止的他們的話,整個大陸的人就全都成了他們圈養的修鍊工具了。」

「居然這麼嚴重?」林皓雪驚訝。

「萬一有那麼一天,形勢只會比我預料的嚴峻很多,我現在所說的恐怕還只是九牛一毛。」沈墨蓮神情肅然道,「所以,我們一定要快點變強才行,不然,下次再次遇到,我們連自保能力都沒有。」

「是啊,真要變強才行。至少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們還能夠出上一份力量。對了,剛才那個朴永身體里的那個原本的靈魂會怎麼樣?」林皓雪不放心真正的朴永。

「還能怎麼樣?要麼湮滅,要麼被同化。」

「就沒有第三種可能嗎?」

「有,」沈墨蓮看著她,淡淡道,「只不過這種可能性太小了,相當於沒有,你還是不要抱希望的好。」

「你說說看,是什麼可能?」林皓雪很固執。

「除非原主能將侵佔者從自己的身體里趕出去,或者他能夠將對方的靈魂之力收為己用,只是你覺得可能嗎?」

「這的確有些難。所以,我一定要在他被同化之前找到他。」盯著足下微微濕濡的,那些沈墨蓮痛苦掙扎時滴下的汗水所在的泥土,林皓雪目光微凝,鄭重地表態道。

「對,我們是要找到他,但絕對不是現在!對了,你好像很關心這個朴永?」

聽到沈墨蓮的疑惑,林皓雪沒有說話,眼睛微微避開沈墨蓮的視線,她想起了在初次見到那個少年的一瞬間,她心裡湧起一股莫名的痛楚,一陣心酸,一股揪心之痛,朴永身上的氣息,跟夢中的何以安根本就是如出一轍啊!

「算了,不說這些了,眼下我們還是先找到莫軒哥要緊。」林皓雪不願意再多做糾纏,於是岔開話題。

「好啊。」見林皓雪不願意多說,沈墨蓮也不多問,反而順勢應道。

「不知道莫軒哥怎麼樣了,到底是不是在迷霧谷中?」想起莫軒,林皓雪不由得皺起眉頭,耽擱了這麼久,他應該沒事吧。

「只能進去看看了。」

「說的是,我們還是進去看看比較好。」

「那就走吧!」沈墨蓮也點頭。

相視一笑,好像剛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並沒有發生,也好像誰也沒有看到對方身上出現的異狀,兩人一起走近了迷霧谷的谷口,看著迷霧蒙蒙的谷中,她們深深吸了一口氣,同時抬起腳步,踏進了迷霧谷的迷霧中。

「真要命,居然這麼痛!」

剛剛踏進迷霧中的林皓雪不由得叫出聲來。

一直都有人說迷霧谷的迷霧有很強的攻擊力,但是沒有親身體會的人是無法理解的。林皓雪也是直到現在,才明白過來這股迷霧攻擊力的厲害之處:那是一股很強悍的撕扯之力,那股無形的力量幾乎要將她的四肢給撕碎,幾乎要將她身上的每一根汗毛拔下來,每一塊皮膚扯下來,每一滴血都拽出來,這股驚人的撕扯力道,好像是要爆炸,但又不像,好像四面八方有無數的手將她身體的每一寸都拚命往外拽一般,逼得她不得不後退,離開迷霧中。

退出迷霧,才深深出了一口氣,聽到身後有動靜,回過頭,看到同樣退出迷霧的沈墨蓮,只見沈墨蓮頭髮凌亂,黑色衣袍的半截袖子不知到哪裡去了,原本精緻的五官似乎也好像被揉搓過一般皺巴巴的,那副模樣與之前的冷傲相差十萬八千里,有說不出的狼狽。

林皓雪雖然無法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但是看著沈墨蓮,她也明白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不怎麼好看。

對面的沈墨蓮也看著她,面容扭曲著,努力在忍著什麼,最後終於忍不住了,噗嗤一聲笑出聲來,林皓雪也笑了。漸漸地,兩人從最初的相視而笑到放聲哈哈大笑,一直到眼淚都笑出來了。

這是她們相識以來,首次如此放肆地笑,一點也沒有顧忌形象,卻是如此痛快。

「你感覺怎麼樣?」半晌,林皓雪擦擦自己眼角笑出來的淚水,終於開口問道。

「那感覺可一點都不妙,」沈墨蓮也用手背揉揉自己的眼睛,說道,「當我踏進迷霧的時候,就有一股力量擠壓著我的身體,五臟六腑都快要被擠出胸腔了,似乎想要我這麼大的一個個體給弄成一個小球似的使勁捏,不得已,我就退出來了。」

「這樣嗎?奇怪,我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