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六十章 意念引導

第六十章 意念引導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找到了,在那邊。」林皓雪抬手指向左前方。

「好,我們過去。」

隨著林皓雪的指引,兩人靠近了那個時隱時現的咒陣。

就在剛剛走到咒陣旁邊時,咒陣上的意念氣息突然消失了,這一變故很突兀,沒有了主人意念之力的支持的咒陣,立刻搖搖欲墜,即將潰散。

「糟糕,出事了。」林皓雪臉色一變,她太清楚這種變故意味著什麼了,一般的咒師即便是回收咒陣力量,也使循序漸進的,斷然不會這般突兀。出現這種情況,除非是咒師意念耗盡,無法支撐所導致。對於咒師而言,意念耗盡,就相當於普通人的死亡。

「出什麼事了?」沈墨蓮也意識到情況不妙。

林皓雪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聽見咒陣內部傳出來的驚呼聲。

「糟糕,少主昏倒了。」

「少主,你怎麼了?」

「少主,醒醒啊。」

「天哪,這下怎麼辦啊。」

聽得出,這些慌亂的聲音大部分都是年輕人。

正在這時,一個中年男子的厲喝聲阻止了場面的繼續混亂:「好了,安靜下來,都別吵。」

林皓雪的能夠聽得出,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在魔獸森林中面對的第一個暴雪傭兵團的成員。正是初次見面就對林皓雪自己拔刀相向的虯髯男子。

抬頭看了看一下子搖搖欲墜咒陣,林皓雪意念進入,暫時穩住了搖搖欲墜的咒陣,護住了裡面的暴雪傭兵團的成員。

這才緩步出現在這些傭兵的面前。出面後,她沒有理會別人,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躺在地上的青年男子,那個青年男子無疑是英俊的,但是此刻他那英俊的臉龐略帶青色,雙目緊閉,雙眉輕蹙,看起來昏迷之前極不舒服,他雙手擱在胸前,是守護的姿勢。那個青年正是林皓雪這次要來救助的對象,暴雪傭兵團的少主——莫軒。

莫軒的周圍圍著很多的人,他們全都神情緊張,臉色緊繃,最靠近莫軒的,就是那個虯髯男子,只是他的左手臂被砍掉了半截,傷口簡單地包紮著,還有鮮血滲出來,看樣子的是受傷不久。

林皓雪沒有細看,感受到周圍緊張的氣氛,林皓雪出聲安撫道:

「先別緊張,莫軒哥這是意念之力耗盡昏迷了過去。」

「是你們?你們還活著?」那個虯髯男子從林皓雪剛一出現就一直盯著她們,這時候開口了,他的神情複雜,好像有點幸喜,又好像有些戒備。在第一眼,他就認出了林皓雪和沈墨蓮是曾經在魔獸森林中見過的,當是他們向己方那兩位求助之人。只不過,那時候他們還只是玄師,沒想到短短几個月過去了,她們卻已經成了大玄師。

「對,正是我們,冉叔,好久不見了。」

林皓雪將視線轉向對方,心裡暗暗佩服,他雖然擔憂莫軒,但是沒有表露出半分驚慌,反而是鎮定地指揮著其他人。

「你們怎麼到這裡來了,這迷霧可不是鬧著玩的。」冉叔疑惑的問。

「是這樣的,我們在誅魔城見到了被野狼傭兵團抓住的岩河,救下了他,得知莫軒哥被圍困在這裡。想到當初在魔獸森林中,莫軒哥曾經幫過我們的恩情,所以,就來救你們了。」林皓雪看著對方,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既然如此,那好,我相信你們。」冉叔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莫軒,再看了看林皓雪和沈墨蓮,沒有猶豫,立刻就做了決定,「麻煩你們了,現在少主昏迷了,你們說該怎麼辦?」

「眼下最要緊的是先出谷,」林皓雪的神情嚴肅,「你們還是如同進來的時候那樣維持隊形,不要亂,我來維持咒陣護你們周全的。」

「好。」冉叔立刻答應了。

但是,冉叔雖然答應了,可有其他人不服氣了。

「冉叔,你怎麼能聽他的?」一個青年看著林皓雪兩人,眼底都是深深的戒備,「你知道維持隊形意味著什麼嗎?這可是我們將生死都交給他了啊。」

「就是啊,冉叔,」又有一個青年介面道,「外面分明有野狼傭兵團的人在虎視眈眈,他們是怎麼進來的?誰知道他們安的是什麼心。」

邊說邊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林皓雪和沈墨蓮,顯然是懷疑她們的用心。

聽到這話,沈墨蓮一聲冷笑:「我們千里迢迢趕來這裡,不畏艱險進入這迷霧谷,就是為了圖謀不軌?不嫌多餘么?既然人家不領情,我們又何必多事呢。皓雪,不用消耗自己的意念之力維持咒陣了,我們走!隨他們去。」

看到沈墨蓮滿臉的譏諷,林皓雪明白她是真的生氣了,雖然她想要幫助這些人,但是如果對方不領情的話,她也不想浪費口舌多做解釋。況且,沈墨蓮是她的戰友,她當然先考慮到自己戰友的情緒。

於是,林皓雪的眼神也冷了下來:「既然如此,莫軒哥我帶走了,各位請自便。」

這時候,有人發現的確是林皓雪維持著咒陣保護他們周全,有些羞慚地低下頭。

但首先說話的那位青年明顯沒有發現這一點,猶自說道:「站住,誰讓你們帶走少團長的……」

「阿浩,小津,你們給我住口,向兩位公子道歉。」這時,虯髯中年怒氣沖沖地斷喝了一聲。

「冉叔,他們來歷不明啊,誰知道……」

那個叫阿浩的還要說什麼,卻被冉叔給攔住了,「你們不識好歹,想要找死,可以,別拖累其他人,再說一句,立刻給我滾出暴雪!」

看到冉叔的臉色已經陰沉地快要滴出水來,看到那隻為了救衝動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