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六十三章 空間碎片

第六十三章 空間碎片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入目的是一道狹長的山谷,兩邊的山體顯得格外筆直陡峭,為這裡平添了幾分險峻的意味。眼前的泥土是觸目驚心的暗褐色,仔細看去,這顏色和那鮮血乾涸的顏色簡直是一模一樣,讓人不寒而慄。同時,空氣中有著似有似無的暗褐色顆粒懸浮,近看,好像是一粒粒細小的血珠子,遠看,好似一層褐色的霧靄,遮住了看向遠處的視線。難怪,這裡要被叫做血魔谷,跟這裡的環境很相符。

「是這裡?」一到這裡,看著眼下的情景,林皓雪很驚訝,不由地低語了一句,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她看向了沈墨蓮,沈墨蓮同樣看向她,四目相對,都從對方眼底看到了訝異之色。

林皓雪雖然聲音很低,但並沒有刻意掩飾,所以很多人都聽到了,下意識地看向林皓雪,這裡不是禁地嗎?他們是怎麼來的?雖然一個個都心急如焚,但是並沒有人開口詢問。最後還是德高望重的冉叔問出了他們的心聲:

「你以前來過這裡?」

「嗯。」林皓雪點點頭,眼下的這裡,正是當初得到陰陽雙闕的時候,從魔獸森林中匆忙傳送出來之時,所落在的地方,但是她不願意多說,就輕描淡寫地道,「以前做任務的時候,無意中經過這裡,但當時情況緊急,並沒有多加留心,沒想到居然就是血魔谷。」

「呵呵,果然湊巧。」冉叔呵呵笑道,他本來還想知道更多,但見到林皓雪明顯不願意多說的樣子,於是就不再多問。他不問,其他的傭兵自然也不敢多問什麼。

「這地方這麼大,不知道趙天野會在哪一處呢?父親他們又會在何處?」望著遠處霧蒙蒙的一片,莫軒眉頭輕蹙,微微低下頭,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少主不必太過憂心,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趙天野應該就在魔雲洞附近。至於團長大人,找到趙天野後,我們自然就會知道了。」冉叔安慰道。

「冉叔說的對,我們一起前往魔雲洞附近一探。」林皓雪也贊同道。

「只是魔雲洞……,也好,既然來了,那就進去看看吧。」莫軒回頭看向跟隨自己而來的三十多名傭兵,「魔雲洞很危險,我們此行可以說是九死一生,你們誰要是害怕,可以停下來,我不會怪你們。」

「少主,我們不怕死。」一個頭髮帶著淺黃色的,紅鼻頭的青年慷慨激昂地道。神情看起來有點可笑,但是沒有人笑,他那認真的神情感染了很多人。

「對,我們絕對不會停下來。」

「誰要是停下來,誰就是孬種。」

……

「好,既然如此,我們出發吧。」莫軒點點頭道,很真誠地說,「謝謝你們,你們都會暴雪傭兵團的勇士,如果這次能活著出來,我會一直記著你們的。」

「謝謝少主恩情。」

「為了少主,為了團長,我們萬死不辭。」

「對。」

……

一時間,群情激動,林皓雪也有點被這樣的氛圍給感染了,這就是團隊精神。反觀沈墨蓮,一直在冷眼旁觀,這時候,忽然附在林浩雪的耳邊低聲道:「你這個莫軒哥很會鼓動人心啊。」

「呃。」林皓雪一下子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呢,只是呵呵乾笑了兩聲,不再說話,自己今天可糗大了。明知道這是莫軒御下的手段,但是在那一刻,她的確被感動了,以後估計會被沈墨蓮笑話死吧。

不過,沈墨蓮卻也提醒了她,如今她的心性還是太過軟弱了。

短暫的誓師之後,暴雪傭兵團的三十六名團員,再加上林皓雪和沈墨蓮兩人,共三十八人一同向血魔谷的最深處踽踽前行。

一路上,眼前總是暗褐色的類似血珠子的東西,遠處都是霧蒙蒙的一片,無論走多久,都是同樣的境況。因為人數比較多,倒也剋制了對這裡泥土的恐懼之心,但不知道為什麼,林皓雪總是感覺有些不對勁。

「冉叔,血魔谷中沒有任何動物和花草嗎?」林皓雪忽然停下來,向隊伍中最年長也最見多識廣的冉叔問道。

「沒有。」

「為什麼?」

「這裡是玄仙的血澆築而成的土地,任何花草樹木都無法在這裡紮根存活下來。所以這裡既沒有植物,更不會有動物。」

「玄仙之血?」

「相傳在近萬年前,這裡曾出現過魔物,於是有很多的玄仙相攜前來刺殺,但是那麼多的玄仙,無意生還,他們都死在那個魔物的手中,眾多死去的玄仙的鮮血都滴落在這裡的泥土上,將這裡的泥土浸染成這樣的顏色。死去的人太多了,冤魂太多,血魔谷中除了凌厲到能夠撕裂人的罡風之外,還有一些被魔化的玄仙殘魂,它們會攻擊生靈,更有一種驚人的煞氣,意念稍弱的人都會在這樣的煞氣之中驚懼而死。」一邊行走,冉叔一邊給眾人解釋道。

「不對,停下!」林皓雪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立刻喝道,剛才她就停了下來,雖然在血魔谷中他們都走的很慢,但這時候也已經落後了好幾丈遠。

「怎麼了?」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回頭看她。

「冉叔,你所說的罡風,幽靈,煞氣,都沒有出現,這血魔谷一定出現了什麼我們所不知道的變故。」匆匆向前趕了幾步,林皓雪急急解釋道。

「所以呢?」莫軒看向她,眼底有幾分欣慰。

「所以,不能再走了,我們必須……」

「啊——」林皓雪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一聲慘叫,原來是那剛剛最先黃頭髮紅鼻頭的傭兵忽然之間身體變成兩截,向不同的方向漂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