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六十四章 墨蓮之悲

第六十四章 墨蓮之悲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你……」看到己方的人被這樣簡單粗暴的鄙視了,那個叫做阿浩的青年不甚憤慨地想要出言反駁,但,只說了一個你字,就忽然停頓了,狠狠地瞪了沈墨蓮一眼,口中卻說不出一個字來。他心裡也明白,沈墨蓮說的沒錯,就眼下的情況而言,他們的能力的確不足以進入血魔谷的最深處,難道要就此放棄嗎?那怎麼可以?

「我們不怕死,只要能為岩大哥報仇,只要能救回團長,就算是死了又有什麼大不了的。」阿浩吃癟,跟阿浩關係較好的小津站出來,鄭重地說,他的眉宇間有幾分固執,他的言辭中是罕有的沉穩,微微抬起的眼眸彰顯他的決心,簡單的幾句話,瞬間就挑起了其他傭兵的熱血。

「對,我們不怕死。」

「我們不當縮頭烏龜,更不會臨陣脫逃。」

「就是,我們一定要救出團長!」

林皓雪默默地看著這些血氣方剛的青年們一瞬間倍點燃的熱血,看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表示自己的忠勇。似乎,人人都忘記了剛才面對死亡,面對未知時,他們的那些恐懼。不,沒有忘記,他們的眼底還有殘留的恐懼,但是,他們一個個神情卻是奇異的虔誠,這那種決心,那種視死如歸的行為,並不是表演,而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

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情呢?分明很害怕,但還是要去救自己的團長,林皓雪明白這些人如此的舉動是極度不明智的,但心裡卻也多了幾分實實在在的欽佩。

「哼,一群自以為是的蠢貨。」沈墨蓮冷笑,言語中竟然一點也不留情,也是啊,她是沈墨蓮,又何須對他人留情?

「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們?你憑什麼罵我們蠢?」一個瘦瘦高高,在一群比較健碩的傭兵中顯得有些文弱的青年忽然紅了眼,他看向沈墨蓮,目光中似有一點點星火暈染開,一字一句道,「你難道沒有見到岩河死的時候那痛苦的樣子?那個趙天野就是惡魔,他罪該萬死,百死難贖其咎,我們為什麼不能殺了他,我們為什麼不能為岩河報仇?我們為什麼不能去救我們團長?為什麼,難道如你所說放棄報仇,原路返回,那就是聰明嗎?難道苟且偷生,就此打住就是聰明嗎?這樣的聰明,我們不稀罕!」

「他是誰?」林皓雪看了一眼那個神情激動,字字帶血控訴的青年,低聲問莫軒。

「他叫孫志文,是岩河最好的朋友,當初他和岩河是一起加入暴雪的。」莫軒同樣小聲解釋,但這個小聲還是刻意大了那麼一點點,剛好讓距離林皓雪較近的沈墨蓮能夠聽到。

林皓雪瞭然,任是誰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此慘死,都會心中不忿吧?即便是她,也那麼追悔,那麼憤怒,她很理解孫志文此刻的心情。但她和沈墨蓮雖然是戰友夥伴,卻都默契地不會幹涉對方,眼下她也不好勸阻,只希望沈墨蓮能夠看在孫志文喪友的份上,留一點情。

莫軒的話,沈墨蓮也聽到了,她轉過身,向孫志文看去,並緩緩與他的目光對接。看到沈墨蓮這個動作,林皓雪輕輕地鬆了一口氣,她知道,沈墨蓮只有對自己真正看重的人,才會去直視他的眼睛,所以,應該不會說太過分的話吧。

沈墨蓮開口了,她的話讓林皓雪那鬆了半口氣一下子卡住了,輕輕地咽了回去。這哪裡是留情了?

「你以為,明知道是送死,依然撲上去那叫勇?你以為,不顧性命要為朋友報仇那叫義?你以為,拚死要救出自己的團長那叫忠?錯,這叫自私!你要是死了,你可曾想過,你的好友泉下有知會怎麼想?被你救出的團長難道就心裡不會有虧欠?你讓他們情何以堪?你以為他們會感激你,錯,他們會一直背負著愧疚的十字架,永生不得解脫。」沈墨蓮的眼神逐漸凌冽,字字誅心,「即便沒有人阻攔你,但要成就你的忠義勇之名,至少也得能夠殺得了趙天野,救得回你們的團長吧?那個時候你才是真正死得其所,死得有價值。」

沈墨蓮轉開臉,看向正前方,所有人都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的,那霧蒙蒙的一片處,躺著一個傭兵的兩截身體,和另外一個傭兵的半截手臂,沈墨蓮望著那裡,在別人看不見的角度里,眼底黑如暗夜,幽深難測,卻字字如刀:「可是眼下,只要你向前走十丈,不需要別人做什麼,你的身體就會裂開,可能是兩截,可能是三塊,可能是四片,你會死的徹徹底底,到死,你也見不到趙天野,你見不到你們的團長,你什麼都做不了,就是送死,只是白白送死。你的死,沒有任何意義,這樣,你還要去?你不是蠢貨,是什麼?」

沈墨蓮的話音剛落,孫志文忽然雙手捂臉,跪了下來,原本噙在眼底的淚水傾灑而出,一個這麼高大的青年居然就這樣在眾人的面前嚎啕大哭起來,但沒有任何一個笑他,大家都理解他的心情。岩河是他最好的朋友,在這個傭兵團中一直相互扶持,岩河之死,他痛不欲生,但,是一腔仇恨支持著他。而現在,沈墨蓮的話如同一把冰刃,切斷了他沸騰的熱血,也切斷了他報仇的希望。他的心在這一瞬間心灰意冷下來了。

「那要我怎麼辦?我殺不了他,報不了仇,我什麼都做不了?我不但是個蠢貨,還是個廢物!」

身邊有傭兵立刻扶住了跪倒在地的他,憤怒地瞪沈墨蓮。

沈墨蓮冷冷瞥了一眼失聲痛哭的孫志文,沒有多說什麼,把視線掉向了遠處,那裡,依然是霧蒙蒙地一片,什麼也看不到,但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