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六十六章 血魔谷深處

第六十六章 血魔谷深處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在血魔谷的最深處,那裡的土地顏色同樣是褐色,有很多碧綠的植被生長於此,與外圍的驚悚的暗褐色形成鮮明的對比。在這裡,有一個巨大的石洞,石洞高達三丈,寬約兩丈,在石洞的前方有一道天然形成的凸出來的石壁屏障,將石洞漸漸隱藏在其後面。而在石洞的旁邊,樹木異常茂密,更是加深了石洞的神秘感。

此刻,在那個凸起的石壁之前,站著兩個人;

一個身著灰袍,寬大的灰袍將其面容甚至身形都隱藏的嚴嚴實實的。

另外一個,則是有著棕色短髮的中年男人,眼中帶著猩紅之色,眉間有很深的川字印記,還有一個深深的刺傷痕迹。

如果莫軒看到這個人,恐怕立刻回拔刀相向,因為這個人,正是林皓雪最痛恨的,也是虐待岩河之死的罪魁禍首,趙天野。

「她真的會來嗎?」那個灰袍人聲音沙啞,雌雄難辨,隱隱透著一股陰戾。

「大人放心,據我對她的了解,她一定會來的。」在這個神秘的灰衣人的面前,趙天野是一副低頭哈腰的模樣,態度出奇地謙卑,跟一般人所認識的那個跋扈殘忍的趙天野判若兩人。

「你這麼肯定?嗯?」最後一個嗯字微微上揚。

「那是自然的,大人,」趙天野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抬手擦了一下額頭沁出的冷汗,回到道,「自從知道大人對她很感興趣之後,我花了不少的時間對她進行調查,這個林皓雪別的沒有,就是正義感很強,當初從她對吳士博的態度就可見一斑。現在岩河如此凄慘地死在她的面前,她一定會來找我報仇的。」

「你是說,吳士博是死於她的手中?」

「是的,大人,這個泰興城的人都知道。」

「如此越來越有意思了,」那個灰衣人點點頭,好似追憶什麼,「正義感嗎?果然是她的性子。」

「只不過大人,」趙天野忍了又忍,終於忍不住好奇心,還是開口詢問,「這個林皓雪曾經是一個玄脈都無法覺醒的廢物,現在玄脈雖然也覺醒了,但是並不怎麼出奇,大人為什麼對她這麼感興趣?」

「上次,感受到那股氣息,我就知道,這是她,她終於回來了。」

「她?她是誰?」

「不該問的就不要多問。記住,我要她身上出現的變化不會傳揚出去半個字。」灰衣人在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隱隱帶著戾氣。

「是,是。」趙天野立刻連聲應是,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灰衣人抬頭看向遠方,血魔谷入口的地方,用地到任何人都聽不到的聲音自語道,「一萬年了,你終於回來了。你到底能不能如當初所言,救出他呢?無論如何,我都等著。」

回過頭的時候看到趙天野還在那裡站著,灰衣人有些許不悅,吩咐道,「你先下去,等他們走過那片破碎空間,就將他們帶來吧。」

「是。」趙天野恭恭敬敬地應了聲是,低著頭後退了好遠,這才回身,雖然灰衣人沒有回頭,但是趙天野半點不敢放鬆。這個灰衣人的對人要求嚴苛,他是深有體會的,萬萬不敢惹起不悅。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沈墨蓮手中的那塊玉牌微微亮了,沈墨蓮站直了身體,打算要做什麼,而後想了想,忽然轉過頭,看向背後的暴雪傭兵團的人,指了指還在僵直站立的孫志文,道:「你先站過來,跟我一起進去吧。」

「真的!謝謝。」孫志文顯然沒有想到沈墨蓮會這麼做,抬起的眼眸中有幾分隱隱的意外,而後很快走過去,在沈墨蓮的身邊站定,什麼也不多說了。

就見沈墨蓮微微低頭,掌心一用力,一道光亮從她的掌心那塊玉牌上逸散而出,很快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罩,將她自己和孫志文都籠罩在其中,電光一閃,那光罩彷彿流星一般,很快從眾人的面前消失了。

留在原地的暴雪傭兵團的人一個個瞪大眼睛,覺得這個沈墨蓮很不一般。

在另一頭,剛剛穿過那些空間碎片的林皓雪微微定神,發現前邊的路明顯有了生機,甚至有幾個零零落落的樹木。她開始探查周圍的空間,絲毫不理會坐下休息的莫軒,發現再也沒有什麼空間碎片的威脅,便將沈墨蓮交給自己的東西握在掌心,意念集中,傳遞出準確的信息。

很快,空間一陣蕩漾,沈墨蓮連同孫志文一同出現在她的面前,。

出現在空間裂縫內部,處于謹慎,沈墨蓮立刻向眼前的林皓雪和莫軒看不,這一看,突然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與沈墨蓮同時進來的聽見沈墨蓮的笑聲,也下意識地向前砍去,這一看,頓時風中凌亂了。

眼前,自家的少主正斜坐在一塊凸起的石面上,發冠歪斜,頭髮有些凌亂,雪白的衣服上還有一些細小的口子,正在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那模樣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反觀林皓雪,卻是一副神情自若,揮灑自如的模樣。

顯而易見,自家的少主被人惡整了。那個始作俑者一派坦然,一點點慚愧之色也沒有。孫志文有點不悅,哼,整了自家的少主,居然還能有如此沒有悔改之意,可惡。

觀少主的神情,非但沒有不悅,反而好似樂在其中,孫志文一下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感情自己的少主喜歡找虐啊,自己的關心不平似乎不是那麼必要,但這話他也只敢在心底偷偷想想,死活不敢說出來的。

莫軒看到沈墨蓮的恥笑,也不以為意,只是見到孫志文出現在這裡時,有一瞬間的驚訝,但什麼也沒有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