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六十七章 魔雲洞

第六十七章 魔雲洞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你是?」趙天野循聲看去,只見一個瘦高的青年正滿目恨意地看著他,於是皺了皺眉,不明所以地問。

「我是岩河最要好的朋友,」孫志文面對這個殺害岩河的,說話的語調都在微微顫抖,「我在岩河的面前立下誓言,如不能殺你報仇,此生不得安寧,今日,我定要殺了你,為他報仇雪恨?」

「岩河?那又是誰?」趙天野一下子想不起來,畢竟他殺人態度,仇人到處都是,眼前這個青年的怨恨之意,他見過不少,絲毫不放在心上。

「哈哈哈哈哈……」孫志文聞言大笑,這笑悲戚而又慘淡,笑的眼淚都快要出來了,半晌,這才再次開口,聲音凌冽如冰,「你不記得了么?就在昨天,你砍掉他的四肢,割掉他的舌頭,毀了他的五官,還讓他屈辱地活著,如此喪心病狂之事,你是怎麼能夠做的出來!」

「哦,你是說昨天誅魔城酒樓那個傭兵啊?他就叫岩河嗎?」趙天野好像才想起來,拂了拂衣袖,不以為然地道,「小子,這你就受不了了嗎?正是沒見識,那不算什麼的,和我作對,下場比他慘的多了去了。」

「你,我,我要殺了你。」孫志文怒吼著。

噹啷。

劍便出鞘,雙目赤紅,就要像對方砍去。

然而,他停下來,沒有繼續動作,已經站在他身邊的莫軒忽然一動,抬手輕輕一按,他的劍按照原路返回,一寸一寸,重新落入腰際的劍鞘中。

「嘖嘖嘖……你就這樣報仇嗎?」趙天野輕蔑一笑,還打算譏諷一下。

「趙團長,」忽然被林皓雪出言打斷了,「你既然饒了這麼大的圈子引想要我們來這裡?我們來了,你不打算帶我往前走了嗎?」

林皓雪聲音冷冷的,帶著三分譏誚,七分厭惡。

是的,對於這個趙天野,她從內心地厭惡,即便沒有岩河的死,她也無法對這個人產生好感,這是一種很奇特的直覺。

孫志文緊緊握住刀柄,渾身顫抖,幾乎要忍不住再次拔劍上前。

忽然,他的右肩一沉,一隻手放在他的肩上,他側頭看去,看著同樣臉色不好的莫軒在向他輕輕搖頭,此刻,他的主子眼底似有幾分懇求,他滿腔的怒火忽然冷了下來,似乎瞬間驚醒了。

是啊,他的恨趙天野,痛恨到近乎失去理智,因而在見到他的時候,一心想要殺了他為岩河報仇。這種仇恨讓他忘記了,團長還在對方的手中,他想要為自己的好友報仇,而少主,又何嘗不是呢。

他理解他的心情,他的感受,所以,對他,少主不是命令,而是請求,請求他暫時忍耐。忽然心裡異常難受,他頭一偏,再也不看對面的那個人,那隻握著劍柄的手,也慢慢鬆了下來。

趙天野眼睛眯了眯,閃了幾分危險的光芒,盯著對面的林皓雪,林皓雪眼睛清亮地看著他。面無懼色,這份膽氣倒也罕見。趙天野不喜歡,他最喜歡的是將那些不識抬舉,孤勇之人的勇氣一寸寸磨盡。

但是,眼前這個人,他再討厭,也不敢真的做什麼。

就這麼片刻對視,趙天野一甩袖子,不再多言,而是大步離開,在前面帶路。

林皓雪幾人並未猶豫,而是直接跟了上去。

一路之上,越靠近深谷,花草樹木就越多,越顯得生機勃勃,到最後,是一片濃郁的叢林。

在叢林的最深處,他們看到了一刻凸起的巨石。

在那塊石頭的面前,趙天野站住了。「他們就在這快大石的背後,你敢進去嗎?」

林皓雪看著前方那個隱蔽的洞府,知道自己到了目的地——魔雲洞。

魔雲洞,聽這名字,如魔如鬼,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所以,很多沒有真正進入過這裡的人都以為這個地方是屠絕生機,死氣沉沉的地方,

林皓雪也一直以為是這樣的。

但是看到眼前的情景,林皓雪忍不住想要長嘆,取名誤人啊,那哪裡是魔雲洞,應該叫做仙雲洞才對。

自然遮掩的洞口煙霧繚繞,真的有幾分仙氣,而在洞口的大石背後,有一出溪水的源頭,流水潺潺,清澈見底,流水不是向谷外流淌,相反,向洞中緩緩流去,在溪水的右側,有一條窄窄的小路,沿途樹木蔥蔥,花香月影,一派好風光。

「這裡就是魔雲洞,你要找的人就在裡面。」見林皓雪等人驚異於這裡的風光,趙天野又重複了一次。

「好,你在前面帶路吧。」

趙天野不再多說,而是大步跨進,在前頭帶路。林皓雪緊跟著趙天野,莫軒和孫志文在林皓雪身後,沈墨蓮在最後。

洞中光線很亮,與山谷外面沒有什麼差別,能夠很清楚的看到小溪中的淺水游魚,很清楚地看到兩岸的花草樹木,很清楚地看到山洞兩壁沁出的水珠,當然,也能很清楚地看到前面的帶路的趙天野的一舉一動。

趙天野在前方帶路,一路連頭也沒有回,只是在大步走著,簡直是再正常不過了。

那麼,趙天野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他將這些人帶進山洞到底是什麼目的呢?

林皓雪百思不得其解,與她的戰友沈墨蓮交流了一個眼神,同樣,沈墨蓮也回給她一個不知道,靜觀其變的眼神。

一直走了很久,小溪越來越寬,兩岸越來越寬廣,簡直不再是山洞,彷彿是山谷時,前方的趙天野忽然停下來了。

前方有人!

在那一瞬間,她忽然感到一道視線緊緊盯著自己,彷彿黏在自己身上一般,那股視線,讓她覺得滲人,那是貪婪的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