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七十章 紅衣再現

第七十章 紅衣再現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左側是黑龍虛影,影子長約十丈,高大而有威儀,龍影身上隱隱約約的金色光芒將山洞的一半映照地成金色,更是顯出磅礴而雄渾的氣勢,那金色似乎會將狹窄的山壁給融化了一般,頗有穿透力。

右側則是天風虛影,虛影的大小與黑龍的影子相當,同上次在迷霧谷相比,天鳳虛影之上也有變化,天風影子的雙翅之間有淡淡的紅色,雖然淺淡而微笑,卻極具穿透力,將山洞的另一個山壁映照的火紅透亮。

山洞的一半是金色,另一半是火紅色。將那個小小的灰影圍困在最中心,在兩個龐然大物的映照下,灰衣人的影子越發渺小。

抬頭看到兩個影子中銳利的目光緊緊盯著自己,灰衣人遮掩在灰色斗篷之後的臉色也變了幾分,原本的淡淡不屑轉化成為鄭重。他發現不論是黑龍也好,天鳳也好,都給他帶來了威脅感,這種威脅會是致命的。像他這樣的人,能夠威脅大自己的東西,在整個大陸上,都很罕見,但現在卻遇到了,而且不止一個。

不過,心裡也有幾分慶幸,幸好,那只是虛影,幸好,真正致命的東西並未完全蘇醒,既然如此,那麼,何不絕了後患。

盯了黑龍半晌,回頭再看那天鳳,灰衣人忽然仰天長笑:

「哈哈哈……,這才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九天滅靈鳳居然在你的手中?真乃上天助我,今日,無論是這頂尖意念也好,絕品獸神也罷,都會到我的手上。」

怎會如此?

灰衣人不驚反喜,仰天長笑不已,林皓雪和沈墨蓮原本因龍鳳被召喚出而升起的幾分僥倖忽然消失殆盡了,心都漸漸沉了下去,暗叫不好。

那日在迷霧谷的時候,黑龍和天風虛影一出現,就立刻驚走了那個冒牌的朴永,他們也是因此斷定,這來歷不明的黑龍和天鳳,都應該是非常厲害的存在。

可是眼下,為何非但沒有驚走灰衣人,反而引來了灰衣人的覬覦,這個灰衣人,真的太強了,還是天風黑龍太弱了?還沒等她們再多想,就聽見轟隆一聲巨響。

原本籠罩著山洞的金色和火紅色,在這一瞬間變淡了,探頭看去,頭頂是暗紅色的天空,原來在剛才一剎那間,整個山洞忽然被炸開,青色的巨大石壁化成一塊塊碎石,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除了他們三人腳下所踩的土地之外,其他地方全被夷為平地,堆砌著或大或小的石塊,那條潺潺的小溪也已經被石塊填平。

林皓雪第一反應是扭頭看向那個青色的祭壇,見到祭壇並沒有受到波及,依然安然無恙,提起的心方才放了下來。

然後,向破壞整個山洞的罪魁禍首看去,灰衣人袖手而立,與原來不相同的是,不再是站立在地面上,而是,凌空而立。灰衣人長袖飄飄,懸浮於空中,好像剛才什麼也沒有做似的,那灰色的面巾已然掉落,但是,林皓雪還是看不清對方的面貌。

這種開山裂地之能,如此劈天開地之力,傳說中的玄仙才會有的吧,那麼這人?

她忽然明了,原來這就是對方的真實實力,先前的種種,什麼旗鼓相當,什麼勢均力敵,什麼拼盡全力還有希望,這都是對方故意而為之,留下的誤區,其實以她的這點實力,這灰衣人完全可以在剛剛見面的時候,就將自己識海毀去,奪取自己的意念之力。

但是他卻遲遲沒有下手,他在試探什麼?還是在等什麼?或者說他在怕什麼?

然而,四處打量,什麼影子也沒有,這裡,並沒有另外的人存在。

「就你們現在的修為而言,的確讓人出乎意料,但如果這就是你們最後的底牌,那麼,就該到此為止了,」灰衣人再次看了看林皓雪一眼,「我不想再陪你們完了,交出一切,乖乖就死吧。」

灰衣人雌雄難辨的聲音帶了幾分冷意,雙手平平向前一推,這個動作看起極其緩慢,在一推的時候,終於有玄力從他的身體中逸散而出,然後,整片山谷中的蘊含的玄力都膜拜般地向他的身體匯聚而來。

到現在為止,林皓雪終於看見了灰衣人的玄力,那不是任何她所知道的玄力,而是一股黑色的能量,看起來似乎是暗系玄力,但林皓雪心裡明白,這並不是暗系玄力,而且,她可以肯定這力量的爆發力絕對遠遠超過暗系玄力。

看著這股力量迎面而來,林皓雪有些許的晃神,不知為何忽然想起了坐落在自己的丹田中從未被修鍊的融靈決。融靈決,她翻閱過,那神秘的功法共有九層,第一層的修鍊起點就是玄靈,她現在還沒有修鍊資格。

但是,此刻,情況危急,容不得她繼續分神,然而,看著著那灰衣人玄力凝聚而成的黑色巨矛向著自己的門面直刺而來,攜帶著巨大的壓力。林皓雪卻絕望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這樣的壓力之下根本就動不了。

眼睜睜的看著那個距離自己的門面越來越近,三米,兩米,一米,兩尺,距離一尺。就在這是,忽然又一股力量驀然竄上她的身體,然後,她感覺到自己能動了,一股無形的力量操控著她將原本就緊緊攥在手中的鐵棍高高舉起,拼力接住了那迎面而來的一擊。

「哐。」

一聲刺耳的響聲,林皓雪被這股撞擊撞飛了好遠,重重摔在地上,腳下的碎石塊將跪地的右膝擦的血肉模糊,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原本提著鐵棍的右臂軟軟地垂了下來,已經骨折了。

這次她再沒有好運毫髮無傷,手臂,雙腿,五臟六腑,無一完整,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