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七十五章 烈風豹

第七十五章 烈風豹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在星浩大陸,魔獸應該是最低級的存在,因為它們的神智未開,只有一些生存的本能,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魔獸的攻擊力不強,恰恰相反,沒有神智的魔獸卻有不畏死的暴虐之情,最強的魔獸攻擊力相當於玄宗,而且,因為力量的懸殊,玄宗和魔獸的戰爭中,常常是以玄宗失敗而告終。

魔獸之上,則是靈獸,靈獸不光有強悍的身體,而且神智已開,有著獨立的思維能力和辨析能力,最強的靈獸,相當於玄聖巔峰。至於靈獸之上,則是仙獸了,仙獸,即破凡入仙,不但神智與人相當,而且能夠口吐人言,與人正常交流。至於仙獸往上的,據說能夠化為人形,如果不理會眸色和發色,看起來,和人幾乎沒有什麼差別。

同烏桓帝國中沒有玄仙一樣,在烏桓帝國的魔獸森林中,卻並沒有仙獸這等傳說中的存在,這裡最為強悍的,就是巔峰靈獸。也正是因為如此,烏桓帝國的玄者和靈獸才能旗鼓相當,相安無事。

魔獸森林的最內圍的一處山崖上,有一個不是很大的洞穴,洞穴就立足在山壁之上,甚至是裸露在外,既沒有草木的遮蔽,也沒有岩石的遮擋。但出人意料的是,這個山洞方圓數十里都沒有其他的魔獸的蹤跡,甚至連靈獸也沒有。

因為這個山洞是這個山洞是森林霸主之一烈風豹的洞穴。像烈風豹這樣的頂級靈獸,在魔獸森林中很少見,也就是魔獸森林中的真正的統治者。高級靈獸都有很強的領域意識,而且靈獸之間的等級相較於人類更加森嚴,因而,這個山洞雖然不隱蔽,卻也沒有其他靈獸魔獸敢接近。

站了一天了,抬手揉了揉自己有點發酸的脖子,林皓雪將視線再次放到那個半崖上的山洞。

「算了,不等了。」

她輕聲嘀咕著,從原本站立著的那棵大樹上跳了下來,身形優雅輕盈,如落雪般悄無聲息,正要向那個山洞走去。忽然感到一股勁風向自己飛來,下意識地抬手,接住了那個飛掠而來的物體,低頭一看,不由失笑,居然是一個被喝了一半的酒袋。

回過頭看向物體的來源之處,然後,她笑了。

十丈開外一棵巨大的樹上,果然看到沈墨蓮姿態颯然的斜坐在上面,依然是一身男子的裝扮。她看到林皓雪,也笑了,指了指林皓雪剛剛接住的酒袋,道:

「嗨,你來了,請你喝酒!」

林皓雪也眉頭輕揚,輕輕一躍,躍到沈墨蓮坐著的那棵樹上,與她並排而坐,將手中的酒袋重新遞過去,「我不喝,你怎麼酗酒?」

「怎麼,允許你好色,不允許我好酒了?」沈墨蓮哈哈一笑,反唇相譏。

「好色?」林皓雪納悶了,「這哪跟哪啊,我怎麼好色了?」

「你還裝?」沈墨蓮沒好氣的翻翻白眼,「那個紅衣帥哥一來,你就把我丟下不管了,這還不叫好色?」

「紅衣帥哥?你說他啊——」林皓雪斜眼看著沈墨蓮,故意拖長了聲調,「還別說,那是真的好看!」

「對啊對啊,」沈墨蓮眼睛亮晶晶的一眨也不眨地看著林皓雪,「他是誰?」

「可惜,我也不知道,」林皓雪無奈地聳聳肩,「我醒來之後就沒有見到那人,所以呢,我沒有辦法回答你,雖然我自己也非常想知道那人到底是誰。」

「真的?」沈墨蓮明顯不相信。

「真的!」林皓雪收起調笑的語氣,語氣肅然,「昏迷之前,我的確是看到他走向了我,那眼中沒有惡意,但是醒來之後,沒有見到那人。」

「哦。」沈墨蓮輕輕哦了一聲,也不再多問,不強人所難,這也是她們之間的默契。

「墨蓮,」林皓雪將目光放到很遠的地方,語氣有點澀,「你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成為玄仙呢?」

「為什麼忽然這麼問?」沈墨蓮看向林皓雪,眼底都是疑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是發生了一些事,」林皓雪言語不詳地說道,「所以,我們要快點強大起來才行。」

「皓雪,」沈墨蓮的很罕見的嚴肅,「雖然我們要快點強大起來,但是我希望你能聽進我的話,我們不能過於追求修鍊速度,這樣很可能會導致根基不穩,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要一步一步走紮實。」

「嗯,我明白,」林皓雪笑了,正要說什麼,忽然見到沈墨蓮臉色嚴肅地看向前方,將手伸給她,低聲道,「把就給我。」

「幹嘛,你又要喝酒?」

「不,我們的客人來了。」沈墨蓮神秘一笑,微微示意,林皓雪看去,發現了坐在不遠處樹底下的那個青色的豹子。

豹子有著光滑透亮的皮毛,優雅肢體,神態慵懶,但是雙目晶亮,透著人性化的智慧,就那樣蹲坐著,打量著林皓雪和沈墨蓮,意味不明,善惡難辨。

就是傳說中的烈風豹?雖然漂亮了點,優雅了點,但跟普通的豹子沒有什麼區別嘛,林皓雪不由得撇撇嘴。

卻見沈墨蓮拿過酒袋,抖手一扔,那個酒袋直直的落在烈風豹的面前,隨著酒袋飄去的還要沈墨蓮的話語,

「我請你喝酒,豹兄!」

然後,林皓雪的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只見那烈風豹迅速接住了酒袋,前爪相握,做出了一個多謝的姿勢。

「頂級靈獸除了還不能說話之外,智慧與人無異。」沈墨蓮在她耳邊解釋道。沈墨蓮的聲音不大,但似乎讓對面的那個烈風豹聽到了,她們兩個都沒有注意到的是烈風豹銳利的眼底中閃過一絲惡作劇的笑意,然後,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