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八十六章 黑色漩渦

第八十六章 黑色漩渦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暴雪傭兵團的大本營,諸多曾經和沈林兩人見過的人,都很熱情的與她們兩說話,那些沒有見過的人也都熱情的來打招呼。因為迷霧谷和血魔谷的事情都已經在暴雪傭兵團中傳開了,所有暴雪的成員都認為林皓雪和沈墨蓮是暴雪的救命大恩人呢。

當林皓雪問道趙天野的時候,那些傭兵們一個個神情都透著恐懼,七嘴八舌地說。

「唉,別提了,那趙天野根本就不是人啊,那就是個吸血的妖怪,你們是沒有看到,他邪功厲害的很,怎麼殺也殺不死。」

「可不是嘛?要不是團長大人邀請了七月傭兵團的七月團長和傭兵工會的幾位長老一起來鎮壓,恐怕會讓他逃掉吧,他要是逃掉了,那我們暴雪可就慘了。」

「你們說,一個人怎麼能夠將自己的身體化為一灘鮮血呢?不僅如此,而且還用自己的血來殺人,這一幕想想就覺得可怕。」

「不光如此,你們沒有發現嗎,他的血還那麼怪,居然能夠將別人的血肉給吸干,化為自己的力量,也不知道是什麼邪法,真要命。」

……

「你們是說,趙天野用血殺人?」林皓雪聽著聽著,覺得不對勁,不由追問了一句,這一幕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驀然,她想起了當初與吳家對峙的時候,吳家最後一個吳士博,他也是將全身的血肉化為鮮血的。

「可不是嘛?那個趙天野,也不知道練得是什麼功法,邪乎著呢,就是用血殺人,當時有很多人都是親眼見到的。」那些傭兵見林皓雪發問,立刻有人回答。

「什麼功法?不就是血魔功嗎?」林皓雪用低到不能再低的聲音喃喃自語道。血魔功又出現了嗎?忽然,林皓雪覺得心裡很煩躁,便站起身來,向外面走去。

那些傭兵見林皓雪站起來,都頓時住口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什麼話惹這位暴雪傭兵團的大恩人不高興了。

「薛公子,你怎麼了?」他有人試探著問道。

「沒事,我只是想出去走走,你們繼續。」林皓雪揮揮手,表示自己沒事,便離開了擁擠的大廳,向外面走去。

暴雪傭兵團的大本營,其實也是一個莊園,裡面有住宅區,也有花園草地等,林皓雪邊走邊想心事,一時間心亂如麻,就在這外面漫無目的地走著。

吳士博,趙天野,這兩個人都是用血殺人,那麼必然與當初的那個血魔谷有關係,還有在迷霧谷見到的冒牌朴永,似乎又是獵魂宗的人。這些邪魔之人都不約而同地出現在烏桓帝國,總覺得,有什麼陰謀在烏桓帝國的某些角落裡醞釀著,而且,隱隱約約感覺這些人似乎就是沖著她來的,可是她卻什麼也不知道。

她神情有些恍惚,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一直到有一個人站在她的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她才停下來,懵懵懂懂的抬起頭來向面前的人望去。

入眼的是沈墨蓮那張滿是關切的臉,她一直飄忽的心忽然安了下來。

「你還在想趙天野的事情?」沈墨蓮看著她的樣子,有些擔心,輕聲問道。

「你說,趙天野會不會就是血魔谷的人?」林皓雪反問道。

「聽他們的說法,跟傳說中的血魔谷很像,但這也不一定,也許是巧合也說不定呢?」沈墨蓮皺皺眉,最後的話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誰。

「如果說,趙天野真的是血魔谷的人,那麼,是不是意味著血魔谷已經死灰復燃了?」

「是有這個可能。」沈墨蓮的臉色也嚴肅了起來。

「墨蓮,我可以確定,這不是巧合,如果一個人出現,可能是巧合,但是兩個,三個都出現呢?」

「你還見過誰嗎?」沈墨蓮臉色也變了。

「朴永,你也知道的,」林皓雪道,「不僅是他,還有……」

林皓雪將吳士博的事情詳細地告訴了她,聽完林皓雪的描述,沈墨蓮沉默了良久,終於長嘆了一聲,「唉!看來這個烏桓帝國也不會安穩多長時間了。」

「墨蓮,你的意思是?」

「你明白我的意思,這烏桓帝國的確有著血魔谷的蹤跡,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人的統領者在這個國家的地位還不低,很可能就是一些顯赫的大家。」

「那你有什麼主意嗎?」

「皓雪,你太高看我了,」沈墨蓮苦笑道,「我和你一樣的實力,一樣的境界,能有什麼好辦法?」

「不過。」轉念想了想,她又對林皓雪道,「你也不要太擔心,像血魔谷這樣的邪魔外道,整個大陸的人都盯著呢,既然他們出現在烏桓帝國,那麼自然會有高境界的強者去對付他。我們擔心也沒用,現在最重要的是盡最大的可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你說的是,我想太多了。」聽到沈墨蓮的話,林皓雪終於笑了,她相信既然血魔谷是整個大陸的敵人,那麼,一定還有這大人物注意這些人。即便那些人真的是沖著她來的又如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好了,我們回去吧。」看到林皓雪終於展現了笑顏,沈墨蓮心頭的擔憂也是放了下來,打趣她道,「你可不知道,你就那樣子忽然離開,可把暴雪的人給急壞了,有的人以為自己做錯什麼事了,惹惱了你這位暴雪傭兵團的大恩人呢,特意央我來尋你呢。」

林皓雪向四周看去,果然看到遠處有不少的傭兵看著自己,但沒有人敢過來,似乎很小心。

她的心裡有點過意不去,便隨著沈墨蓮過去,跟這些人解釋,並且與他們暢飲聊天,這一折騰,一直到了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