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九十八章 出發

第九十八章 出發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這裡的環境,比暴雪傭兵團的環境要好上很多,果然印證了世人的認知,再大的傭兵團都無法與傭兵工會相提並論。

一番參觀後,言文柏便帶領林皓雪和沈墨蓮到他們的住所,她們兩的住房安排在同一個院落。

進屋後,林皓雪並沒有繼續修鍊,她明白過猶不及張弛有度的道理,略作整理,便睡覺了,她要養精蓄銳,為接下來的異常激烈的玄仙之爭大賽而做準備。在這裡進入了這段時間最踏實的一次睡眠。

許是這段時間的確有些累了,林皓雪睡得有點死,一直到第二天天亮,聽見言文柏在外面叫門的聲音,她才醒過來,醒來後便立刻起身,開門而出。

剛一出門,林皓雪就看到有人在自己門前等著,不過不是一個人,而是並排而立的四個人,高氏兄弟這次卻微微垂眸,並沒有再找什麼事兒。

「抱歉,我起晚了。」林皓雪不好意思的道。

「沒事,」言文柏笑笑,並不介意,「薛兄弟這段時間可能太累了,也不用太在意,我們這就去集合點。」

「好。」

五個人一同向傭兵工會後院中最中心,也最為寬闊壯大的一個院落走去。

當林皓雪等人來到這個院子的時候,發現已經有十二個人站在這裡好,有三個人年齡比較大,都是老者,他們站在一處說話,其中一個林皓雪認識,正是何長老,至於另外兩個,她雖然不認識,但也不難猜出,應該就是蕭長老和另外一個負責玄聖組長老吧。

另外的九個人則是分為兩組,站在不同的陣營。

其中的一個五人組陣營中的幾人,雖然比言文柏他們年齡要略長一些,但都還是青年,皇甫俊也在其內,好像是最為年輕的一人。看到這些人,可以猜測到,這個陣營一定就是玄靈陣營了。

至於另外四人,不用說,自然就是玄聖陣營,那些人至少都是中年了,畢竟玄聖可不是那麼容易進入的,只會,不是說團體賽要五人參加嗎?為什麼會是四個人呢?

「怎麼,那邊的一組好像少了一個人?」就在林皓雪這樣想著的時候,身後有人低低問了一聲,聽這聲音,正是那個最沉不住氣的高義。

「這我聽長老們說過,這次傭兵工會會長大人從帝都請了一個人來,加入玄聖組,據說這個人很強,而且在他的要求下姓名是保密的。看現在這個陣勢,應該就是那個人還沒有到吧?」言文柏是他們的這幾人中所知道最多的,這時候開口解釋道。

什麼人,居然這麼大的架子,要傭兵工會會長親自去請,還搞的這麼神秘?林皓雪心裡暗奇。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光是林皓雪,其他的幾人都有著一樣的心思,但是很默契地誰也沒有開口。

忽然,林皓雪看到皇甫俊向他的方向看了過來,沖她笑了一下,想起皇甫俊為自己而下的那一個賭注,便也回了一個微笑。

「你們幾個,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的話,那我們就出發吧。」何長老在這個時候,也看到他們幾個出現在這裡,便沖他們招招手,道。

不是還有一個人沒有到嗎?怎麼現在就要走?林皓雪幾人雖然覺得有幾分疑惑,但還是來到了何長老的身邊。剛到何長老的身邊,就聽見一個黃衣老者打趣的聲音,正好給他們幾個解了心頭疑惑。

「老何,你還是這麼隨性,不按常理出牌,有時候吝嗇的要命,有時候卻有大方的不得了,跟晚輩也沒大沒小的,但是,對於來自京都的貴客,你卻連等一下都不樂意。」

「呵呵,會長大人哪裡的話?」何長老笑嘻嘻的道,「那些所謂的貴客啊,架子大得很,我可伺候不起,也懶得去伺候,有會長你在不就行了嗎?反正到時候,這仙境之爭是分開的,我負責玄宗陣營就好。」

「好吧好吧,我又不會強留你,說那麼多幹嘛?」那位剛才和何長老說話的黃衣老者笑道,林皓雪這時候知道了,原來他就是傭兵工會的會長啊。那麼,另外一個青衣老者應該就是那位負責玄靈陣營的蕭長老了吧?

林皓雪西醫士地向他看過去,不過在她看向蕭長老的時候,發現蕭長老也是意味深長的看著她,目光中有隱隱的訝異和探尋,似乎還有一點點的懷疑,至於懷疑的是什麼,就沒有人知道了。

「走!」還沒有等林皓雪繼續多想,何長老已經甩開寬大的袖子,大踏步走向另外一處空地。

在空地上站定後,他便撮唇一吹,一聲尖厲的哨聲破空而上,伴隨著這個哨音剛剛落下尾音,一個白色的巨影從天而降,落在何長老的身側。這時候,林皓雪他們才看清楚這個鳥的樣子,是一隻身長數丈的白鶴,這隻鶴身形優美,它落下之後,就很親昵的用腦袋蹭了蹭何長老,對於其他人,包括那位會長大人,它看都不看一眼,姿態可是高傲的很。

看到這隻白鶴,林皓雪心裡微微有些震撼,這可是一隻高級靈獸通天鶴,最重要的是,它具有很強大的血脈,以後有不小的機會晉陞為仙獸御天鶴的。看來,這個何長老真的很不一般啊。

「呵呵,你的坐騎還是這麼傲氣十足,可不像一點架子都沒有的你啊。」看到白鶴的這幅模樣,青袍的蕭長老笑道。

「唉,我可拿它沒法子,」何長老也是笑著回應,但是那隻白鶴聽到何長老的話,立刻不贊同的鳴叫了幾聲,何長老立刻又道,「不過,我覺得這樣的靈獸還是有點傲氣的好,我隨意我的,它傲它的,這並不衝突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