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章 挑釁

第一百章 挑釁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唉,你們看,居然還有在這裡修鍊的人呢?也不管來不來得及。,有意思。」迎面而來的那幾位綠衫人中,有一個年齡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女,突然脆聲道,她長的嬌俏可人,但是聲音可不小,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周圍不少人的關注,那些人將目光都放在了林皓雪的身上,眼底的神色頗為不以為然。

「嫣兒,你理會這種人幹什麼,這種人,大概是知道自己的水平太差,想要抓緊時間練練,妄想能夠不出局罷了!」在綠衣少女的身邊,一個長相與那少女有幾分相似的青年忽然拉了她一下,出言道。

看他的年紀不到二十歲,應該是那位少女的哥哥。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角淺淺地瞄了林皓雪幾人一眼,隱隱帶著幾分不屑,似乎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是再正常不過,看那樣子頗有些世家子弟的高傲。

聽到那綠衣青年說出這種帶著蔑視意味的話語,眾人都頗有興趣地看向言文柏幾人的反應,高起高義兩兄弟都面帶怒意,言文柏神色如常,喜怒難辨。林皓雪處於修鍊狀態中,外面的聲音她聽不到,自然沒有什麼反應。而沈墨蓮卻還是閉目養神,似乎什麼也沒有聽到。

這幾人的反應落在圍過來看熱鬧的眾人眼中,自然是膽小怕事懦夫的行為,有人忍不住輕嗤笑出聲。雖然什麼話也沒有說,但是落在言文柏幾人的耳中,卻異常刺耳。其中脾氣最為火爆的高義忍不住狠狠盯著先前說話的綠衫青年,怒聲道:

「哪種人?你給我說清楚。」

那位綠衣青年淡淡瞥了一眼憤怒中的高義,絲毫不理會高義,將視線轉向其他的地方,抬起腳步踏出一步,似乎是轉身要走,那副模樣,是*裸的漠視,這比先前的譏諷更要讓人不堪。

看到的那青年漠然的樣子,高義更加火冒三丈,立刻向前踏出一步,「怎麼這會兒不說話了?你少給我裝啞巴,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交代……」

正要放出狠話的高義,這時候忽然停了下來,他疑惑地看向一隻手搭在自己肩上的言文柏,很不甘心的問道:「為什麼?」

然而,言文柏並沒有跟他解釋什麼,而是低聲勸他:「算了吧。」

聽到言文柏這樣說,高義的身體微微震了一震,他是如此不甘心,但是言文柏的話,他卻不得不聽,因為在林皓雪出現之前,他心裡最服氣的就是言文柏,不但是他們中間實力最強的,而且一直像一個兄長那樣照顧著他和哥哥。高義終究只是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悻悻然的住了口。

這邊,言文柏阻止了高義的怒罵,但是對方似乎並沒有就這樣算了的意思,這時候,站在這對兄妹身後的一個高個子青年忽然走到最前面,他的身形很高,卻很瘦,站在你的面前,就像是一根竹竿樹在你的面前,讓人覺得很不舒服。他斜著眼睛看向言文柏幾人,開口嘲弄道:

「這就算了?」

「那你們還想如何?」言文柏拉住了蠢蠢欲動的高義,沉聲問道,語氣中也有隱隱的怒意。

「你也生氣了嗎?我好怕啊。」高個子青年誇張地做出縮著脖子的動作,而後哈哈哈大笑起來,「你生氣了又能怎麼樣?又敢怎麼樣?剛才我還以為你們幾個會很有骨氣地多罵幾句呢,原來屁都不敢放一個完整的,只放了一半啊,孬種!」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聽到這話,不光是高義生氣,他的哥哥高起也忍不住怒吼道。

「孬種,孬種,我再說兩遍又如何?你們這種人,就是孬種。」高個子青年見到高起高義兄弟的怒火,似乎更高興了,髒話也說的更加流暢,瞥了一眼還坐在通天鶴背上的林皓雪與沈墨蓮,繼續道,「要我說啊,你們不但是孬種,還是廢物,要修鍊回家修鍊去,臨時抱佛腳頂個屁用。」

「哈哈哈……高兄說的對,這時候用功,恐怕連個屁用都不頂。」隨著這個放肆而張狂的應和聲,一個身材很矮很胖的青年也從哪對兄妹身後走了出來,與高個子青年並肩而立。兩人這樣一站,形成鮮明的對比。

「你們,」高起和高義這時候已經被氣的雙眼都通紅,恨不得出手將那兩人給痛揍一頓,揍得他們連爹媽都不認識。但是,最後的一絲理智告訴他們,不可魯莽。兩人齊齊將目光轉向言文柏,眼中的詢問之意很明顯,對方已經這樣了,你還要我們忍嗎?

言文柏的臉色也很難看,他的目光緊緊盯著站在那四個人最後面的一位容貌極為普通的青年。那個青年剛才一直低著頭,一句話也沒有說過,似乎只是一個隱形人,沒有人察覺到他的存在。先前那四人,無論是先前的那一對兄妹的對話,還是後面那高矮兩人的口出穢言穢語,他一直都是低著頭,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

然而,在言文柏將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忽然抬起頭來,那雙眼睛猛然睜開,宛如利刃一般,又像是野獸的瞳孔,讓人感到空氣中似乎都隱含著絲絲血腥之氣,令人心悸。

半晌後,言文柏終究收回了目光,閉了閉雙目,然後,對高氏兄弟很緩慢很緩慢地搖了搖頭。

看到言文柏這個動作,高起高義兩兄弟頓時露出失望之色,今日這般屈辱,就要這麼受了嗎?其實不光是他們兩個,就連做出這個決定的言文柏也是覺得很憋屈。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站在最後的那個形貌普通的青年男子,讓他感到心悸,他很清楚自己都不是他的一合之將,更何況高氏兄弟呢。

所以,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