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零九章 天澤君

第一百零九章 天澤君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何長老雖然這樣說話,但還是一絲不苟的分配了精石。在他的分配下,林皓雪和沈墨蓮各得到十萬精石,其他的四人包括何長老在內,都是七萬五千精石。對於這個數目,任何人都沒有意見,每個人都得到了為數不少的下品精石,一個個心情很不錯地找了一間房子去休整了。

這裡是為參賽選手準備的住所,條件都很不錯,不但有著防禦和隔絕探查的作用,而且每個房間都有一個蒲團,在蒲團上修鍊,速度要比平時提升了三分。這一發現,讓幾人都是大喜過望。

這幾天,林皓雪幾人都沒有出門,各自在自己的房間修鍊。一來因為剛來就和木氏家族的人出現了衝突,自然感覺有些晦氣;二來,因為居所的確條件好,難得有這麼好的修鍊條件,大家都不願意浪費這樣的機會。就這樣,時間一晃,三日已經過去了,終於到了初賽開始的時候。

這一日,林皓雪等五人的修鍊狀態都很好,險些忘記了時間,如果不是何長老挨個叫他們,恐怕他們會誤了這次的初賽。

幾人經過幾日的休整,都已經達到了最佳的狀態,一個個精神煥發地隨著何長老前往來到了仙境之爭初賽的地方。

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幾人都微微有些錯愕,這個地點不是別的地方,恰好是當初通天鶴所降落的那個巨大的廣場,原來,這就是仙境之爭的比賽場地啊。

只不過,此時這個廣場明顯發生了一些變化,原本空無一物的空曠廣場上,赫然出現了近百個高達一丈,邊長五丈的正方形石台,那些石台都呈現乳白色,矗立在廣闊的廣場中,給人一種異常*肅穆的感覺。

「何長老,這些石台莫非就是仙境之爭的擂台?」仰頭看著那些高高的石台,這次高義還沒有開口,言文柏就已經忍不住先開口問道。

「對,這些石台就是擂台,又是十年了啊。」何長老以前也曾經帶隊參加過仙境之爭,此刻也是仰頭看眼前的這些石頭,頗為感懷地道。

然後,他將目光投向廣場最中央的雕塑處,也就是蕭真人的塑像處,對林皓雪幾人解釋道,「你們看到了嗎,那裡多出現的棕色牌子,就是公布參賽規則的地方,比賽規則幾乎每年都有變化,我們過去看看吧。」

林皓雪等人順著何長老的目光看過去,果然,在那個高大的石像旁邊有一個與石像高度相仿的牌子矗立著,那個牌子的高度幾乎是那白色石台的兩倍,呈現出,深棕色。遠遠看去,上面有一些白色的文字在不斷流動著,距離太遠,那些文字又在快速流動,無法看清楚。那石牌的周圍,已經有很多人都已經圍在了那裡,全神貫注地看著石牌上的內容。

在這樣的場合,必然有不少高手,林皓雪也不方便使用意念之力探知,以免暴露了自己意念之力的特殊性。於是也隨著何長老幾人走到那棕色的牌子旁邊。因為人頭攢動,太過擁擠,他們花費了一番功夫,才靠近那棕色石牌,仰頭細看上面流動的文字,也就是本次比賽的參賽規則。

本次的參賽規則其實很簡單,就是國與國之間進行抽籤參與比賽,不論團體賽,雙人賽還是單人賽,都是在這兩個國家之間進行的。本次參加比賽的國家共有187個,其中有一個運氣好的國家會抽到空簽,第一個回合輪空,剩下的其他186個國家,兩兩相對進行比賽,比賽順序,先是團戰,接著是雙人站,最後是個人戰。當天結果就能夠出來。

「何長老,這上面並沒有寫清楚我們在哪裡去抽籤,那接下來我們應該去哪裡呢?」看完公示牌上的內容,高起皺皺眉,忍不住問道。

「你終於想起來嗎?」何長老有點沒好氣的說道,「要是等你們想起去抽籤,恐怕我們早已經被視為棄權給趕出天澤帝國了。就在你們修鍊的這幾天,我就收到消息參與抽籤了。」

「好了,」言文柏早已聽出何長老雖然如此說,但並沒有真正的怒意,便笑著打住他的繼續牢騷,「我們也都知道您辛苦了,這次仙境之爭結束後,我們會孝敬您精石的,可好。您先告訴我,今天我們的對手是那個國家?」

「當真!」聽得言文柏的話,何長老的面色立刻多雲轉晴,喜形於色。但似乎覺察到林皓雪似笑非笑的表情,立刻覺得自己這樣的舉動會有失身份,便低咳了幾聲,面色恢復了肅然,道,「今天,你們所要面對的敵手是和亞帝國,實力一般,你們正常發揮就好。」

話雖如此,但是幾人都察覺到了,在說道和亞帝國這幾個字的時候,何長老的聲音微微冷了幾分。但見到何長老不欲多說什麼,便也沒有再問。只是問了幾個其他的問題,何長老一一回答了,順便說了一些參賽時需要注意的事項。

就在林皓雪幾人在這邊小聲談論的時候,忽然,北面的人群中出現了一陣騷動,原本擁擠不堪的人群忽然向兩邊散去,專門留出了一米多寬的通道。

之後,就看到有數十人從那個通道之中緩緩走出,那數十人都很年輕,但幾乎是瞬間,林皓雪就將目光鎖定了為首的那個年輕人。

那個年輕人一身黑衣,相貌普通,身材也並不高大,放在人群中可以說是毫不起眼的一個人。只是他神情卻是異常的冷漠,身體之上似乎散發出凜冽的寒意,雖然很多人擁簇著他,但都是下意識地與他保持一點距離,似乎對他生有一些懼意。

那個人很危險!這是林皓雪的第一感覺,至於哪裡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