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一十七章 秒勝

第一百一十七章 秒勝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答應了高氏兄弟的請託,林皓雪便回到自己的房間里略微休息,施展聖光術,畢竟還是太消耗玄力了。很快天色大亮了,林皓雪和沈墨蓮隨著何長老再次來到仙境廣場之上,準備參加仙境大賽中的第二場。

廣場之上,昨天那近百個白色石台今日忽然少了一半,由原來的九十三擂台減少到四十七個擂台。只不過,每個擂台的面積都增大了一倍,由原本的正方形變成長方形了,這是將原來的兩個擂台並在一處,合成一個新的擂台。

因為昨天看過這次的比賽規則,參賽者人人都很清楚,今天的這一場比賽不用抽籤,而是由昨天九十三個擂台的獲勝者兩兩對決,決出新的勝者。而且數字也有講究,與烏桓帝國這個第四十六號擂台的勝者比試的,正是昨天第九十二號擂台的勝利者安平帝國。

林皓雪與沈墨蓮輕車熟路地來到了四十六號擂台的位置,看到眼前的情景,微微有些訝異,就在昨天,四十六號擂台還是處於中間的位置,但是到了今天,這裡已經算是最外圍的擂台了。

待林皓雪兩人來到四十六號擂台底下的時候,看到台下已經有了眾多的觀眾圍在此處,這等場景與昨天幾乎沒有外人的冷清場景相比,可就差別太大了。這些人看到林皓雪等人出現的時候,眼光有些奇特,有不少都低頭竊竊私語起來。

「唉,你們看,他們就是烏桓帝國的參賽選手!」

「就是他們昨天戰勝了和亞帝國的選手?」

「是啊,和亞帝國在所有下等國家中都算得上上乘的,他們怎麼可能贏,更何況這還只是兩個小孩子。」

「切,你還不知道吧?我告訴你,他們不光戰勝了和亞帝國,在這之前,還與高涵帝國發生過衝突,而且沒有吃虧呢。」

「怎麼可能?假的吧?」

「是真的,聽說當初和高涵帝國對峙的隊伍中就有一黑一白兩個少年,烏桓帝國中最厲害的就是這兩個少年。」

「嗯,這事我也聽說了,我的一位朋友親眼見過烏桓帝國與高涵帝國的衝突,應該不會有錯。」

「居然會這樣,能夠出現這樣兩個出類拔萃的人才,看來這次這個烏桓帝國恐怕要一鳴驚人了。」

「那也不一定,他們畢竟只有兩個人啊,兩個人實力再強,也無法和那些高手眾多的強大國家相比吧?」

「對啊,他們怎麼只有兩個人呢?」

「不知道,等等看吧……」

「……」

雖然這些人的議論聲已經壓得很低了,但是林皓雪是什麼人?她的意念之力何其恐怖?要將這些人的小聲議論之聲盡數收入耳中,是輕而易舉的事。

聽到這些人的談論內容,她不由得暗自苦笑,沒想到,當初與高涵帝國的爭端,居然會讓烏桓帝國受到這樣的矚目,如此一來,她原本想要低調的初衷可就無法達成了。不過,知道就知道吧,即便被對方知道又如何,她並不為其所懼。

「我們到了。」就在林皓雪還在想著自己的心事的時候,何長老在台下站定後,提醒道,他的神情中帶著些許傷感。

昨天第一場,烏桓帝國還有五個人來參加本次的仙境之爭比賽,雖然說五個人,比不上別的國家數十個,但至少人數是足夠的。而今天,卻只剩下兩個人了,這還只是第二場啊,那麼接下來……

「你們小心點。」搖搖頭,收回自己的沮喪,何長老低頭向林皓雪和沈墨蓮叮囑道。

「何長老放心,我們一定會小心的。」看著何長老,林皓雪肯定地回道,自從知道何宏放的事情之後,再次面對何長老,她總是不自覺地想起了自己的爺爺。不是今生的爺爺林庚,而是前世的爺爺林嘯雲,不知道自己離開後,爺爺會如何?

「我當然相信你們,你們兩可是我看準的,乾淨上去吧!」何長老微微點頭說道,對林皓雪和沈墨蓮充滿鼓勵地一笑,笑意中帶著些許洒脫,剛才那略壞傷感的神情已經消失不見了。

「好。」異口同聲地答應了一聲,沈林二人便縱身躍上了四十六號擂台,準備開始今天的比賽。

擂台之上,早就有著五位參賽選手在等待著,發現剛剛躍上台的林皓雪和沈墨蓮時,立刻將視線都轉了過來,帶著虎視眈眈的味道。

在對方盯著她們的時候,林皓雪也將目光從對面的幾人的身上掠過:

這五人是三男兩女,相對都比較年輕,沒有超過二十歲的。那三個男子都個頭比較高,但相貌卻平平無奇,那兩名女子一個高挑,一個嬌小,姿色均屬中上之姿。他們看向自己和沈墨蓮的時候,目光中帶著些許警惕之色,這警惕在看到對方只有兩人的時候略微減少了一些,不過依然沒有消散。顯然,他們對於烏桓帝國的消息,還是知道一些的。

毫無疑問,這五人就是烏桓帝國第二輪的對手,安平帝國的參賽選手。

林皓雪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神情依舊淡然,沒有絲毫的變化,關於安平帝國,她也是聽說過一些:安平帝國在187個下等國家中屬於中上,實力算是比較強的,但是面對這幾人,她並沒有絲毫的緊張感,因為她能夠清晰地感知到,對面的這幾個人實力都很一般,即便是最強的那名男子,與昨天的對手和亞帝國亞林相比,都有著不小的差距。

一陣陣無形的光波,從擂台的中央逸出,緩緩懸浮於擂台的上空,形成一道無形的壁障,將所有圍觀者的視線都隔絕而開。

擂台之上,雙方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