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二十一章 摧枯拉朽

第一百二十一章 摧枯拉朽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土之重錘!」

「金剛猛虎拳!」

「清風利刃!」

「木之束縛!」

隨著四聲暴喝之聲同時響起,四道剛猛的勁道從四個不同的方位向林皓雪的全身上下暴轟而來。

一個巨大的土系玄力凝成的重錘,向林皓雪的頭頂砸下!力道沉重而有力,攻擊力超強,攜帶著呼呼風聲,這要是被砸中,即便是鐵人,也沒有人會懷疑會當場腦袋開花。

一個巨大的金系玄力凝結而成的拳頭,向林皓雪的面門暴轟而來!力道剛猛而霸道,看起來暴力十足,這要是被擊中,恐怕不死也得重傷,至少也會面目全非。

一道衝擊力超強的旋風利刃,向林皓雪攔腰砍來!那樣子看起來鋒利十足,要是被砍中,不論是誰都必然會身首兩處。

一道道綠色的藤蔓從林皓雪身體周遭的地面拔地而起,擰成一股股繩子,向林皓雪的身體抽打而來,似乎想要困住她。這要是被捆住,必然會毫無還手之力,認輸幾乎是肯定的!

四道攻擊,從四個不同的方位對林皓雪進行了攻擊,道道皆是皆是迅速而猛烈,好不容情。看這般攻勢,即便是擁有凌空之能的玄靈強者恐怕也會束手束腳,無法應對,更何況林皓雪還只是一個玄宗。

台下無數觀眾都緊張地看著擂台之上的情景,因為人人都有同情弱者的慣有心理,更因為大多數都是普通國家的選手,早就對三大帝國霸佔冠軍之位而心生不服了。所以,很多人都暗暗為林皓雪捏一把汗,期盼著她能夠轉危為安。

看著周圍毫不容情的四道凌厲攻擊,林皓雪不但不驚慌,清亮的眸子微微眯了起來,一動也沒有動。

看到林皓雪巋然不動的姿態,底下的圍觀者都暗暗心急起來:

「躲啊,你倒是躲開啊。」

「怎麼回事,她怎麼不動呢?」

「不會是嚇傻了吧?」

「這般攻勢,誰能接的了?也怪不了他。」

「唉……」

「……」

就在四道攻擊幾乎要落在林皓雪的身上的時候,就在底下人暗自心急的時候,林皓雪忽然動了,只見她側側頭,伸出雙手,左手緊握成拳,右手平舉於頭頂。她的手纖小美麗,看起來像是初生嬰兒的手一般白嫩,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力量感,看著她的手,人們都不由得開始懷疑,這還是那個風靡蘇黎城的烏桓帝國選手嗎?怎麼看都是一個普通的漂亮小孩子啊。

「砰!」一聲巨響。就在眾人不解的時候,暗自驚嘆的時候,就被這一聲巨響給拉回了心神,這似乎是巨力相撞的聲響。

然後,人們驚訝地看到,那來自樂虎全力一擊金剛猛虎拳,被這個叫做薛浩的少年那纖小白皙的拳頭給一拳轟碎了。不但如此,樂虎也不由得被這股反震里給震得倒退了數十步,身體晃了晃,這才站穩,唇角也逸出了一抹鮮血。

不待人們反應過來,便被她接下來的動作再次給震驚地合不攏嘴來。陳平那充滿暴力的土之重錘被這個薛浩纖小的手掌給穩穩托住,看她的樣子,根本就是舉重若輕。一個如此巨大的重錘,卻被這麼小的一個人給接住,還如此輕鬆,這巨大的視覺反差,使得眾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回過神來。

不但如此,手托重錘的她卻能夠在這下一瞬間拔地而起,她的身形輕便,速度奇快,不但閃避開了將那風刃,還將那攔腰而來的旋風利刃給穩穩踩在腳下。就在踩到的風刃的瞬間,原本輕便靈敏的身形卻彷彿立刻重如千斤,直直墜落而下,將旋風利刃踩在腳下,一起落在地面上。

旋風利刃還在不斷地在她的腳下旋轉著,但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脫離林皓雪的雙腳,到最後,終究不再掙扎,而是服服帖帖地圍繞著林皓雪的雙腳轉動,絲毫不敢傷她。

與此同時,在林皓雪雙目的雙目一掃,迅速望了一眼拔地而起的藤蔓,在她的一眼之下,那原本捆縛而來的藤蔓頓時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一下,彷彿遇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

就這樣,林皓雪在舉手投足之間輕而易舉就制服了景耀帝國四大選手聯手的一擊。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最後那藤蔓到底是因為什麼而停下了呢?沒有人知道答案。林皓雪的此舉,不但在圍觀的人群中引起了陣陣嘩然,就連一直雙目緊閉的霍然,也在這個時候將雙目睜開了,看向林皓雪的眼中多了幾分興味。

「還給你,」林皓雪驀然說道,掌心一動,那道巨大的土之重錘被她纖小的手掌一推,遵循著前來的路線,向著陳平的腦袋砸去,姿勢一模一樣,方位恰恰相反,只不過,那速度卻是來時的兩倍。

陳平雙眼驚恐看著加速而來土之重錘,雙手的玄力瘋狂涌動,形成一道巨大的防禦土牆,並絲毫不敢停歇地不斷加厚著。他比誰都清楚,想要將這土之重錘的速度加一分都非常困難,更何況兩倍呢。再說了,速度雖然是兩倍,但攻擊力道可遠遠不止兩倍,想要將其接住的難度更會是原來的十倍。這一刻,他終於徹底明白了,為什麼烏桓帝國只憑兩個人,就能走到這一步。

「砰!」土錘與土牆相撞,土牆應聲碎裂而開,土錘雖然也變小了不少,但還有餘力繼續向陳平砸去。陳平臉色慘白,絕望地閉上了雙眼,心想這下死定了吧。但是並沒有,睜眼的時候,才發現那股力道很巧妙,並沒重傷自己,只是不斷推著他向後退,到最後,陳平滿臉鬱卒地被自己的土之重錘給生生推下了擂台,但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