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三十四章 聞人軒

第一百三十四章 聞人軒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隨著這道聲音的出現,兩道人影緩緩從空中落下,最後出現在擂台之上,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其中那個白衣的英俊男子大家都很熟悉的,正是本次仙境之爭的比賽主持者上官瑜上官先生。但是,對於他身邊那位比上官瑜還要英俊的少年,人們卻都有些納悶了,那是誰啊?居然能夠和上官先生站在一起,看來他的身份也很不一般啊。

在擂台上站定之後,上官瑜的話很快就為大家解惑了:「這位,真是我的小師弟,聞人軒!」

聞人軒?聽到這個名字,人群都嘩然了,在場的這些人都是各個國家的精英人物,所知道的消息自然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但凡是知道蕭真人的,幾乎沒有不知道聞人軒的。聞人軒,是蕭真人十大弟子中年齡最小的,但卻被譽為十人中天賦最高的。

據說,他也是十個人中突破玄仙時間最晚的,似乎還不到兩年,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奇特之處,根本就不值得人們如此關注,但是關鍵之處就在於,他今年還不足二十歲啊。這意味這什麼?他不到十八歲就突破了玄仙。另外,還有一個小道消息,這個聞人軒據說是南嶼某個大宗派的傑出子弟,是被宗派重點培養的對象,但是,自從見到蕭真人後,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他執意離開了原本的宗派,拜了蕭真人為師。

也就成為蕭真人最後的一位弟子,雖然是最後的,但他也是最懂得蕭真人心思的一位弟子。

擂台之上,上官瑜將兩手向下按了按,示意人們先安靜一下,然後清了清嗓子,道:「到今天為止,我們仙境之爭大賽玄宗陣營已經圓滿落幕了,我們最後的冠軍國是烏桓帝國!當然,如果有誰不服氣的話,盡可以上台來挑戰!」

烏桓帝國!隨著上官瑜的這句話,人們都知道,這烏桓帝國本次比賽的冠軍已經穩穩的了,他們雖然羨慕,雖然嫉妒,但卻也無可奈何,沒有辦法,誰讓人家出現了這麼驚人的兩位弟子呢?台下的人更是沒有一個敢於向台上的林皓雪和沈墨蓮來進行挑戰。

所以,對於林皓雪和沈墨蓮,台下的眾人,更多的都是羨慕。但是,何長老此刻激動的幾乎要老淚縱橫了,心裡喃喃道,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這居然是真的實現!烏桓帝國玄宗陣營奪得魁首,這對於他而言,簡直是意外之喜啊。

擂台之上驀然出現的上官瑜和聞人軒,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了,但是林皓雪卻除外。她神情奇異地打量著對面的天澤君,說實話,剛才那束光柱出現的時候,她也有一瞬間的思想斷片,但是在這關鍵的時候,她識海中的那枚咒印微微一動,將那股奇異的力量給吞噬了,所以,她的記憶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

但是,她不確定天澤君是不是和她一樣,遇到了那股神秘的力量,如果有的話,那麼他是否也抵擋過去了呢?說心底話,她希望天澤君沒有抵擋過去,她並不希望天澤君記住剛才發生的事情,因為她隱隱感覺道,那對於墨蓮來說,會是很危險的事。

「祝賀你們,成為本次的冠軍之國。」看到林皓雪投射來的目光,天澤君毫不退避地接上了,而後洒脫地一笑,落落大方的道。

「謝謝。」見到對方這樣,她也不好再說什麼,也不好問什麼。

「客氣了。」天澤君依然灑落,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毫不猶豫地轉身跳下了擂台。他這一走,擂台之上只剩下林皓雪和沈墨蓮兩位參賽選手了,這兩位都是烏桓帝國的。

宣布完畢之後,聞人軒和上官瑜都將目光放在了沈墨蓮的身上,那種目光中是驚人的火熱,仔細看去,似乎還有一點隱隱的羨慕和懼怕。面對這兩位探尋的目光,沈墨蓮也只能是沉默以對。

「你就是薛浩?」終於,聞人軒將視線從沈墨蓮的身上收了回來,最後,落在了林皓雪的身上,開口問道,眼底之中有一絲淡淡的感興趣之色,似乎在他看來林皓雪要比擁有吞噬之力的沈墨蓮更加令他感興趣。

「是的,聞人前輩。」林皓雪客氣而有禮地回答道,她能夠感受到對方那充滿興味的目光,但是說實在的話,面對這個人,她覺得有壓力,可能是聽說過關於他的那些傳言吧,畢竟不到二十歲就成為玄仙,與他相比,那烏桓帝國的天才何凌雲似乎就不算什麼了。

「前輩?」聞人軒淡淡重複了一下林皓雪的稱呼,而後好看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我有那麼老嗎?叫我聞人大哥!」

聞人大哥?林皓雪先是一愣,而後,腦際也不由地冒出了一些黑線,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呢,原來聽到這個聞人軒的名頭之時,她還以為這是個苦於修鍊的刻板人物呢,現在見面了,她怎麼覺得,這個聞人軒好像太有點狂放不羈了,這可與他蕭真人最具潛力的弟子這個名頭一點都不相符啊!

「想什麼呢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心裡暗罵我,趕緊叫大哥,」看到林皓雪沉默的,聞人軒的眉頭微微挑了挑,然後,又拿出來一個不知道是何物的綠色玉牌,在手中一拋一拋的,道,「你要是不叫的話,這東西我可就不給你了。」

林皓雪沒有回答,只是投去狐疑不解的目光,那是什麼?

「這個東西,是我那個不爭氣的師侄皇甫俊拜託我交給你的,好像是什麼玄技吧。」聞人軒一邊翻來覆去看著手中的玉牌,一邊嫌棄般地說道,「不過呢,我覺得這東西也沒什麼好,拿在手裡還怪沉的,還不如扔了的好。」

「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