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三十五章 墨蓮的往事

第一百三十五章 墨蓮的往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那一天,聞人軒與上官瑜同時出現在擂台之上,雖然只是簡單地宣布了一下最後獲勝的冠軍國家,然後就離開了。但是,從那一天起,聞人軒的名字卻一直被當時見到他的所有人都在津津樂道著,畢竟,與其他的就大弟子相比,聞人軒的年齡跟本次參加比試的選手們相仿,甚至比有的人還要小一些,所以,就不像蕭真人其他的弟子那般有距離感。

眾人對聞人軒是有敬佩有崇拜有敬仰有喜愛,但是,林皓雪對這個人可一點都不感冒,那次見面,聞人軒故意捉弄於她,讓她很難對這傢伙有好感,當然也沒有什麼惡感,因為她很忙。自從那天比賽結束,回到住處之後,林皓雪便沒有心情再去想這件事,而是,日夜兼程地修鍊過江千尺浪的下半部——入竹萬竿斜。

這部玄技級別相對比較高,幾乎進入利等玄技了,共分為上下兩部,其上部過江千尺浪,也就是以風系與水系相結合爆發出來的攻擊力,其破壞力驚人。下半部入竹萬竿斜,則是木系與水系相結合而產生的修復力,已恢復為主,生命力也極強,更多的是對上半部起到輔助的作用,要是兩者重疊使用,在攻擊對方的時候,為自己這邊加持力量,那般威力,可以說,是倍增的。

林皓雪修鍊的時候異常專註,沒有理會外面的情況,沈墨蓮等人都了解她的這一特點,便也沒有人來打擾她。任由她在自己的房子的修鍊玄技。

就這樣,一晃,七日時間轉瞬即逝,林皓雪終於從將這入竹萬竿斜的給修鍊完畢,更令人驚喜的是,她還找到了將這兩者相融合的辦法,也就是說,在林皓雪的手中,這部功法的威力更是倍增,重疊使用,實力可就不是兩倍,而是原來的四倍。

修鍊完這功法的時候,林皓雪能夠感覺的,自己的實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是這部玄技帶給她的自信感,如果,現在讓她和霍然再次比試,她可以確定,自己在一招之內就能取勝,斷然不會再想幾天前那樣竭盡全力才能贏。

修鍊完畢,林皓雪神清氣爽地拉開門,走出院子里。然而在走出院子的時候,她卻驚訝地發現周圍似乎都是靜悄悄的,她敏銳地感覺到整個院落的氣息非常之少,似乎,只有言文柏的房間里有人,其他的幾個屋子都是空空的。林皓雪立刻來到了言文柏的房間,發現言文柏的房間里居然是沈墨蓮在守著,並沒有高氏兄弟的影子,更沒有何長老。

「發生了什麼事嗎?」林皓雪疑惑地問沈墨蓮,「其他的人呢?怎麼都不見了?」

「沒什麼事,」沈墨蓮一邊給言文柏將被子蓋好,這才回頭看向她,回答道,「只不過是聽說,玄聖陣營的強者今天回來了,玄聖陣營的比賽結果必然都出來了,聽到這個消息後,他們都去看結果了。我沒有興趣看那熱鬧,就留下照看言兄。」

林皓雪先是將注意力放在了沈墨蓮所說的「玄聖陣營強者回來」這個消息上,想了想,覺得自己和沈墨蓮一樣,興趣不大,便搖了搖頭,在言文柏的房間里找到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忽然發現自己還是將目光房子沈墨蓮給言文柏蓋上被子的手便忍不住笑了笑,果然還是好奇啊,她承認,她有些想不明白墨蓮為什麼會對言文柏這麼看重。

似乎是覺察到了林皓雪的視線,以及她眼底的驚異之色,沈墨蓮回過頭來,給她一個微笑,問道,「你也覺得我對他有些特別是嗎?」

林皓雪連連搖頭,想要表示自己一點都不好奇,但是,她那雙瞪大的眼睛實在是沒有什麼說服力,便頹然點了下頭:「好吧,我承認我也很好奇,你是從來都是、冷冰冰的一個人,很少對人有什麼溫度的,但是對於他,你的確很特別,尤其是在這次比賽之後,如果說真的是隊友的關心,我是不信的。」

沈墨蓮微微笑了笑,似乎沒有看到她搖頭的動作,只是那抹笑容看起來卻非常悲涼,使得林皓雪都不忍心再問了。但是一笑之後,沈墨蓮也不理會她,而是徑自說出了答案,「言文柏,和我大哥很像!他總是讓我想起我大哥。」

「你大哥?」林皓雪重複道,她可從來就沒有聽到沈墨蓮說道她的大哥啊。

「認識了這麼久了,你還不知道我的身份吧?」沈墨蓮澀然一笑,道,「其實,並不是我不願意告訴你,而是我自己對自己的身份記憶也是模模糊糊的。」

林皓雪沉默了,她與沈墨蓮相處的時間並不算很短,但是自從當初在魔獸森林中達成默契之後,兩個人誰也沒有去問對方的身份,底牌,因為,這是對對方的尊重。但是現在沈墨蓮打算說出來了,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阻止的,更何況,雖然沒有問,她卻對墨蓮的身份一直很好奇。

「說實話,在剛開始見到言文柏的時候,我就有一種很奇特的感覺,那種感覺似乎是熟悉的,又似乎是害怕著什麼畫面一般。可是那天在擂台之上出現的意外,我終於想起了關於我大哥的事情。」

「我本來是出生於西川大宗之家,那時候,我們沈家名聲很大,即便在整個西川,都是首屈一指的家族。而我,五歲就玄脈覺醒,修鍊天賦也很好,遠遠領先與其他的同齡孩子,被其他的大家族都羨慕不已,而我,因此也自傲不已。」

「然而,在我十歲那年,家裡卻慘遭橫禍,父親被身份不明的人殺死,整個家族的人也是死的死,逃的逃,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的家族出現這樣的事,完全是因為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