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提前!

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提前!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年了,這一年來,她拚命修鍊,她勇闖魔獸森林,她為了得到陰陽雙闕差點斃命,她修鍊意念之力,她為了得到一部玄技而差點得罪聖殿,她去血魔谷,她願意參加仙境之爭,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當初的那個誓言,她要在玄仙儀式上打敗何凌雲!

她無法與何凌雲相比,她的家族實力不足,祖父林庚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提供給她成長過程中需要的資源,既然家族無法給她支撐,那麼她就自己來爭取這一切資源。

然而,就在她以為自己正在一步一步接近那個高高在上的何家天之驕子的時候,現實卻狠狠地扇了他一個巴掌,她見到了何凌雲。

在這樣的環境下,這樣的情景中,她終於見到了她想像中的那個對手,那個輕飄飄的一句不願意就讓她背井離鄉這麼久的人,她的心情要如何平靜?

現在,她相信自己的實力不弱,能夠在玄宗陣營中得到冠軍,怎麼也不能算是普通之輩啊。可是,就在她得到玄宗陣營冠軍的時候,那個人卻已經是玄聖了,並且獲得了玄聖陣營的冠軍。

原來在她進步的時候,何凌雲卻以一種更加快的速度在進步著,她們之間的差距依然存在著。難道,她只能在不斷去追尋他的步伐么?難道她永遠也比不上那個人么?不,她絕對不會相信!她只是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縮小兩者之間的差距,才能趕上他,才能打敗與他!

就在林皓雪心潮澎湃的時候,坐在她旁邊的沈墨蓮,卻一直拉著她的手,無形中給她傳來力量,讓她那一時間有些涌動的心,也平靜了下來。在場的這些人,幾乎沒有人知道林皓雪心底的想法,更不知道何凌雲這三個字帶給林皓雪的震撼,除了沈墨蓮。

回過心神的時候,林皓雪發現黃會長那滔滔不絕的介紹之聲,似乎已經告一段落了,周圍為數不多的選手們都七嘴八舌地向何凌雲打招呼,言語之中似乎有一些微為的討好之意。

此刻,除了皇甫俊之外,幾乎沒有人注意到林皓雪和沈墨蓮的異動,畢竟在人們的眼中,只有玄聖陣營的冠軍,才是真正的冠軍,那分量可要比玄宗陣營的分量重太多了,因為,玄聖陣營可是真正地前去仙境之中比拼了。

發現自己似乎被所有人忽略了,人們卻似乎都忘記了自己其實也是冠軍,不過,在發現這一點的時候,林皓雪的心情卻依然很平靜,沒有絲毫的悸動,她明白,這是人之常情,再說了她要的,不是此刻的人氣比拼,她真正想要的,就是在兩年之後的玄仙儀式上,真正打敗何凌雲!

等到那一輪的招呼人已經結束了,人人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的時候,何凌雲,依舊神色淡然,他見到了太多這樣的局面,自然能夠輕鬆應對。在抬頭的瞬間,看到林皓雪與沈墨蓮,他便端起桌上的茶杯向林皓雪兩人舉了舉:

「這兩位小兄弟年紀這麼小,就已經這麼厲害了,能夠力挫他國,為我們烏桓帝國增光,這要是再過幾年,恐怕就會超過現在的我了。」

何凌雲的這句話,立刻就引起了旁人不斷地恭維。

「何公子太過自謙了,薛浩和連墨雖然不錯,但怎麼能夠和您比呢?」

「是啊是啊。何公子這般高看與他們,也是他們的福氣……」

「……」

林皓雪一直沉默不語,冷眼旁觀不少的人對何凌雲的逢迎的嘴臉,心底冷笑,等到這些人都說完了,林皓雪才將面前被服務人員新上好的茶杯也舉了舉,道:「是么,過幾年,我們也只是比得上現在的何兄么?可是,何兄可能有所不知,就在一年前,我就發過誓,一定要在玄仙儀式上將何兄給打敗呢,要是那時候只比得上現在的何兄,那我豈不是就不會得償所願呢?」

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人人都是一愣,甚至就連黃會長和蕭長老也只是微微一愣,這個薛浩在說什麼昏話,居然發這樣的誓言。難道他以為自己在玄宗陣營奪得了魁首,就真的可以與何凌雲相比了么?

不過一愣之後,似乎又想明白了:

這個何凌雲是烏桓帝國的高高在上的天才人物,從小就頭頂著各種各樣的光環,像這樣的任務,必然是烏桓帝國所有的年輕一輩強者所努力追趕的目標,薛浩這般年輕,天賦不弱,年輕氣盛一點發下這樣的誓言應該可以理解。但是理解歸理解,並不代表認同,所有人都以為那時候的薛浩是太過年輕氣盛,錯估了自己與何凌雲之間的差距。但是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林皓雪的誓言不是年輕氣盛時的賭氣,而是別無選擇,必須要做到。

「呵呵,薛小兄弟居然也有這樣的願望么?當真是勇氣可嘉!」聽到林皓雪的話,何凌雲絲毫不生氣,而是哈哈一笑道,「只不過,這十多年來,倒是有不少的人想要向我挑戰來著,可是,他們一個個都失敗了。還有一些人回去的時候,信心大損,從此難以寸進了。我看薛小兄弟能夠在這般小的年紀就有這樣的成就,固然天賦不錯,但是別忘了,我也在進步啊。所以呢,為了不損傷小兄弟的信心,我勸你,還是慎重考慮為好。」

何凌雲沒有因為她的這句話而憤怒,反而笑著這般說話,似乎還是一番善意的勸解,也許在他看來,林皓雪現在的話只不過又是一個不服氣他的小傢伙的賭氣而起,不足為怪,他並不放在眼中。

他的不生氣,他的淺淺笑語,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對自己極端自信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