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三十九章 言文柏失蹤

第一百三十九章 言文柏失蹤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然而,剛剛踏進原來居住的那個院子,林皓雪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因為那一剎那間,整個院落都是靜悄悄的,沒有絲毫人的氣息波動。不光是林皓雪有如此的感覺,就連沈墨蓮毫不猶豫地加快了腳步,向著言文柏原來所居住的房子掠去。

林皓雪也只是停頓了一瞬,立刻快步跟上。然而,將那扇門推開後,林皓雪與沈墨蓮的臉色都是一變,她們都看了看對方,誰也沒有先說話,臉色分外陰沉。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這時候,何長老也從林皓雪與沈墨蓮的異常中感到有些不妙,變也是快步走上來,邊走邊問,而當他看到被推開的門之後,也是神色大變,因為屋子裡面根本就沒有任何人,不論是高氏兄弟,還是言文柏,都沒有絲毫的蹤跡。

「一定是木氏家族的那群混蛋動的手,我就知道,他們一直在覬覦言兄的木系玄脈。」見到這一幕,林皓雪首先想到的就是木氏家族,因為,木氏家族的人對言文柏的玄脈很有興趣。

當初木澤的動手與木澤的賭約,就是沖著言文柏的玄脈而來的,後來,那個木氏家族的木長老陰沉的臉色並沒有逃脫林皓雪的眼睛。所以林皓雪以為,現在大概是木氏家族其他陣營中的那些強者回來了,所以他們便有了底氣,趁著今天這個機會將言文柏和高氏兄弟帶走。幾乎可以確定,現在言文柏三人的處境一定很危險,尤其是言文柏,要是晚一步,恐怕會被他們抽取玄脈,淪為廢人。

一想到這裡,林皓雪的心裡不由得微微顫抖了一下,顯然沈墨蓮也是想到了這一點,身體在微微抖著,後背靠在門上,臉色慘白,雙目微閉,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可能是想到自己的大哥臨死的那一幕了吧,而後雙眼忽然睜開,眼中幾乎充斥著絲絲血紅之意:「這群王八蛋,我饒不了他們!」

「墨蓮,你先別急,言兄的氣息我比較熟悉,只要他還在這蘇黎城,我應該就能夠感知到他的方位。」擔心沈墨蓮關心則亂,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林皓雪便安慰道,然後又轉頭對何長老道,「何長老,如果真的是木氏家族的人出手的話,應該還有其他陣營的強者出現,那就麻煩你再次去一趟雲端樓找找會長他們,畢竟都是烏桓帝國的人,我相信他們不會坐視不理的。」

「好!我這就去。」聽到林皓雪的話,何長老點了點頭,之後便轉身離去了。這一刻,兩人的身份似乎有些顛倒,何長老居然對林皓雪的話沒有任何的異議。這從表面上來看,似乎林皓雪的話很在理,往深里一想,便很容易明白,林皓雪現在的威信增強了不少,即便是何長老,也是相信她的實力。

看到何長老已經離開的背影,這個院落又是靜悄悄的,林皓雪沒有進屋,而是在院子里盤膝而坐,沖沈墨蓮點點頭,「幫我護法。」

「好!」林皓雪這句話剛落下,沈墨蓮便答應了下來,立刻從自己的儲物袋之中拿出一物,這東西居然正是林皓雪當初在魔獸森林中曾經見過的,七色玲瓏塔。七色玲瓏塔,即便對沈墨蓮來說,也是一個很強大的底牌,但是此刻她卻毫不猶豫的拿出來,可見她對言文柏的看重程度。

沈墨蓮在拿出玲瓏塔之後,向半空中一拋,頓時,那玲瓏塔便懸浮於林皓雪的身體的正上方。玲瓏塔發出一聲細微的輕鳴,幾乎是剎那間,一道無形的壁障便出現在林皓雪的身體周遭,將林皓雪周身的氣息包裹的嚴嚴實實。

下一刻,林皓雪便閉上雙目,靜靜地操控著意念之海中的那枚黑色漩渦辦的咒印。

片刻後,原本坐落在意念之海的那枚咒印已經自她的眉心飛出,靜靜地懸浮在半空中,位置正好在那玲瓏塔的正下方。咒印離體,雖然危險,但也只有這樣,作用才能夠發揮到最大,這時候,林皓雪的意念探知範圍才能夠最廣闊。

看到林皓雪的咒印,沈墨蓮美麗的眸子微微亮了亮,而後欣慰的笑了,因為她能夠感受到林皓雪的這咒印上的波動也自己的暗系玄脈波動是一致的,果然,她們是有著同樣的宿命的,那麼,選擇相信她,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召喚出自己的咒印,林皓雪將自己的意念範圍催到最廣。按照現在的林皓雪的意念之力的範圍,要覆蓋整個蘇黎城是不在話下的,可即便是如此,依然沒有感受到言文柏與高氏兄弟的氣息,這樣時間久了,即便是連他林皓雪,也會有些吃不消的。

過了很久,看到林皓雪終於睜開了眼睛,沈墨蓮便有些焦急地上前問道:「怎麼樣?找到了嗎?」

看到沈墨蓮那從不曾有過的焦急的神情,林皓雪有些黯然,她知道沈墨蓮現在對言文柏應該是移情作用,她在內心深處似乎已經將言文柏當做他的大哥了。見她這麼焦急,林皓雪也不知道該如何勸慰,只能如實地搖搖頭,「不過,你也不要急,蘇黎城沒有,不代表城外沒有,我繼續試試看。」

「好,也只能這樣了。」沈墨蓮也明白焦急沒有。

這次,林皓雪沒有將自己的意念力盡數附在整個城市裡,而是一個片區一個片區的搜尋著,每次都是一半城市一半郊區,這樣可以將搜尋的範圍擴展到最大。

東面沒有。

西面沒有。

南邊沒有。

北面……

不對,在那個東北角似乎有一個隱晦的氣息波動。將自己的意念之力盡數覆蓋到東北角的時候,似乎有熟悉的氣息,但是卻也被一種無形的力量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