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四十章 受困

第一百四十章 受困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在趕往蘇黎城的東北角的過程中,林皓雪兩人很焦急,尤其是沈墨蓮,如果是不因為她的傳送玉牌沒有定位功能的話,恐怕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貴重的傳送玉牌給使用了呢。

因為心急,所以兩個人都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目的地,因此,並沒有用多長的時間,兩個人就來到了蘇黎城的東北角之處。

抬頭看著眼前這個古老的建築物,樣子是閣樓的模式,不過這個閣樓看起來還是有些破敗,似乎存在了很多的年頭,雖然其他的地方看起來很破敗,但那扇大門卻是厚重而結實的。

看到這裡,林皓雪微微皺了皺眉頭,她知道言文柏就在眼前的這個建築物中,這一點不光是她感知到了,就連向來感知不及她敏銳的沈墨蓮也感受到了言文柏的氣息。她們們對視了一眼,互相點了點頭。正準備要進入這個建築物的內部時,忽然,聽到裡面聲音從厚重的大門中傳了出來:

「呵呵,兩位既然如此匆匆地趕來這裡,為什麼卻停留在外不進來呢,快快有請。」

這個聲音是個男聲,聽起來客氣有禮,而且也不算難聽,但即便是如此,還是讓人覺得很不舒服,不知為何,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林皓雪想起那暗中潛藏準備傷人的毒蛇。

林皓雪與沈墨蓮互相點點頭,用眼神提醒對方要小心,然後砰地一聲直接推門而入,在進門的剎那間,林皓雪的意念之力盡開,隨時準備著防備對方的突然襲擊,同時,沈墨蓮也做好了防備。

「嗖嗖嗖。」巨大的房間門剛被推開,在林皓雪的一隻腳剛剛踏進這扇大門的剎那間,便有數道暗芒向她激射而來。

「哼。」林皓雪微微冷哼一聲,向前走的步伐沒有絲毫的停滯,但是一股無形的氣勁卻從她的周身爆發而開,將那數道暗芒盡數給當了回去。而在同時,沈墨蓮也絲毫沒有停頓,將那數道沖她而來的暗芒給收了如何掌心的小小一物中。

「嘖嘖嘖嘖。不錯不錯,兩位不僅長得好看,反應也這麼快啊,也不枉我費心引得你們前來。」那個聲音再次傳出,聽他的言下之意,言文柏對他而言只是一個

誘餌,對方只是借他來引得她和沈墨連前來?

房間內很黑暗,但林皓雪沒有憑眼睛視物,而是憑藉意念之力來觀察人,所有在剛剛進屋第一瞬間,就看到在自己的面前站立的一位綠袍男子,這個男子的身材一般人要高大一些,相貌也比一般人要英俊不少,只不過發色和眼瞳都是綠色的,這一點讓人覺得詭異。

這不是人類!這是林皓雪的第一反應,但是,很快她就收回了自己剛才的想法,因為如果眼前的這個不是人類,那麼一般靈獸是不會在玄仙之前就能夠幻化人形的,那麼,他到底是不是人類呢?

「他不是純粹的人類,但也不是純粹的靈獸,是靈獸與人類結合所生的,所以,在玄靈之後就可以幻化成人形。」這時候,炫的聲音林皓雪的心底低低的響起,為她解惑。

林皓雪明白了過來,然後再次看向對面的綠袍男子,眼神中多了份凝重。當她的目光落在那名男子綠色眼眸的時候,便毫不懷疑,剛才的暗器這個是他施展出來的。因為那雙眼眸就好像是一條蛇那般陰毒,對面這個男子慣於偷襲。

「你做了什麼?」就在林皓雪仔細打量著眼前的這個綠袍男子的時候,忽然,沈墨蓮暴怒之聲傳來,林皓雪循聲看去,看到沈墨蓮正站在言文柏和高氏兄弟的身邊,臉色分外陰沉。

此時的言文柏和高氏兄弟都是昏迷躺在地上,高氏兄弟看起來血跡斑斑,神情扭曲,似乎受了不少苦,但是玄脈和內臟都沒有受到什麼重傷。反而是言文柏,雖然看起來沒有什麼重傷,只像是睡著了一樣。但是仔細一看,卻能夠發現言文柏似乎根本就沒有絲毫氣息,反而像是一個死人一般。

「說,你到底做了什麼?」見此,林皓雪的臉色也是陰沉了下來,對於言文柏,她雖然不像沈墨蓮那樣有移情作用,但是好歹也是相處了一段時間的戰友,更何況,她對於言文柏的影響一直地很好,現在看到自己的戰友成為現在這樣生死不明的狀況,她的心情自然也不會好,心裡也爆發出一股暴虐之意。

「呵呵,兩位急什麼呢,你的這位朋友並沒有性命之憂啊。」看到沈墨蓮與林皓雪此刻都是暴怒的神情,那位綠袍男子絲毫不以為意,而是開口淡淡地道。

聽到綠袍男子這樣說,林皓雪和沈墨蓮原本緊繃的心情暫時放鬆了下來,低頭去查看言文柏的身體。在這已查看之下,原本略微有些安定的心在下一刻便立刻再次就起了來。

綠袍男子說的沒有錯,這言文柏的確沒有性命之憂。雖然沒有性命之憂,但是他的玄脈卻出了很大的問題,似乎已經消失了,也就是說,言文柏的身體即便能夠恢復,卻也沒有什麼修鍊玄力的機會。這一點林皓雪沒有覺察到,這是沈墨蓮告訴他的,說這話的時候,沈墨蓮異常惱怒,也許是沈墨蓮對於像言文柏這樣的特殊玄脈有特別的感應吧。

當林皓雪和沈墨蓮兩人發現這一點的時候,無法壓抑自己內心的暴怒之意的售後,就聽到那個綠袍男子的聲音再次緩緩傳來,「我們不過是因為看到這位朋友玄脈似乎與我們有些淵源,便借來參詳參詳而已,兩位何必如此動怒呢?」

「借來?參詳?」聽到對方的這句話,沈墨蓮內心的暴怒不可復加,語氣也微微顫抖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