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四十二章 墨蓮之怒

第一百四十二章 墨蓮之怒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眼前的這個巨大的身影,便是那木蛟的化身,看著眼前的這個身影,木氏家族中諸人的臉色都是一變,尤其是那木氏姐妹,她們臉色別提有多慘白了。因為眼前的這個由木蛟所化成的蛟影,與當初她們合力召喚出來的蛟影大小一樣。

只不過,眼前的這蛟一雙眼睛帶著璀璨的碧綠,奇異的是,它的尾巴並沒有完全蛻變,反而是一條蛇尾,這一點比不上木氏姐妹所召喚出來的那道蛟影。應該說,木蛟他本身並不是一條純粹的蛟,所以,雖然他的體型同樣巨大,但是氣息卻遠遠比不上前者真正的蛟族。不過,即便如此,卻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對付了的。

幸好,在木蛟化為蛟形的剎那間,林皓雪和沈墨蓮將昏迷中的言文柏三人移動道安全的地方,並由林皓雪看護著,一時不會有什麼危險。

木蛟騰空而起,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中,碧綠的雙眸中帶著些許恨意,張開血盆大口正對著林皓雪和沈墨蓮,還有那些木氏家族的人,陰狠地說道:「你們這些卑賤的人類,如果不是因為你們的血脈骯髒,我豈會成為現在這樣子,被其他的族人恥笑至今?能夠被我吸收玄脈,增長我的實力,這是你們這個卑賤之人的榮幸!都來受死吧!」

「忘恩負義之輩,如果不是因為人類,會有如今的你嗎?」林皓雪憤怒地盯著天空中的木蛟,怒道,「你不感激養育之恩也就罷了,何以如此仇恨人類?」

「哼,人類既軟弱又卑賤,我稀罕這血脈么?即便親手撕碎了那個人類,也難以洗去我血脈中的屈辱?」木蛟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中的碧綠之色更加濃郁了。

「這等狼心狗肺之輩,簡直該死!」林皓雪狠狠地道,但是偏過頭不再去看那木蛟的身影,她知道,對於木蛟,墨蓮自有主張,無需她插手。

「我的朋友的玄脈,是不是已經被你吞了?」與林皓雪的憤怒不同,沈墨蓮看著半空中過得蛟影,沒有絲毫的怯懦之意,也沒有半分怒意,而是平靜地說道。

「告訴你也無妨,是的,就是已經被我吞噬了,你待如何?」那木蛟的看著沈墨蓮的那雙眸子似乎帶著些許的嘲弄之意,目光一掃木澤等人,「可嘆那些蠢貨,還在勸我要儘快抽取玄脈,不然夜長夢多,也不想想看,我會給他們做夢的機會么?人類就是愚蠢的可憐!」

在聽到木蛟的這番話的時候,木氏家族的其他成員都是臉色更加難看樂,那神情上除了恐懼之外,還夾雜了些許憤怒之意,但是,面對強大的木蛟,他們卻都是敢怒而不敢言。眼前的這個木蛟,擁有蛟族的血脈,即便是面對他們所有的木氏家族成員,都會是以碾壓的姿態獲勝。

在場的眾人中,只有林皓雪和沈墨蓮才有可能成為制服對方。

驀然,木氏姐妹中的木夏荷忽然向林皓雪看來,那雙漂亮的眼中閃露出一些祈求之意,別人或許不知道,但是她卻知道,林皓雪擁有一個夥伴,對於蛟族有著絕對的剋制作用。

然而,當她的目光投向林皓雪的時候,林皓雪根本看也沒有看他,只是細心的照看高氏兄弟與言文柏,並且漸漸後退了一段距離,退到比較安全的地方,不讓他們受到波及,那副樣子,根本就沒有半點參與進戰場的意思。

看到林皓雪的這番舉動,木夏荷與木凝雪都有點失望,但她們都不能說什麼,畢竟,在前一刻,雙方還是對立的局面,於是,她們不得不將目光轉向沈墨蓮身上,因為,沈墨蓮會是她們最後的希望。

然而,當他們看向沈墨蓮的時候,頓時心裡了一股濃濃的恐懼,或者,說是壓抑之感。

他們都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黑衣少年,就是那個一直站在薛浩身後,幾乎從不出手的傢伙。其實在比賽場上,沈墨蓮出過一次手,但當時木氏姐妹離場太快,並沒有見到沈墨蓮出手。更何況,即便看見了,恐怕也不會記住的當時的情景。

所以,她們此刻才會這麼震驚,她們無法想像眼前這個可怕的黑衣少年,會是那個永遠不動神色的傢伙。

其實,沈墨蓮根本就沒有任何移動,甚至是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抬眼看著天空之上的木蛟,甚至,就連她的目光也是冷靜的。然而,每個人卻都能夠感受到沈墨蓮那平靜動作,平靜眼神之下的不平靜。

因為,在他的身體周遭,此刻有很多的無形氣流在不斷波動。對,就是無形的氣流。氣流雖然是無形的,但那種壓力卻幾乎是實質而化形的,這股壓力越來越大。

沒有人能夠想到,為什麼一個人身上會散發出這樣沉重的壓力,在這種壓力之下,沒有任何人敢反抗,甚至沒有任何人敢於大聲說話。

「既然如此,那麼,就將你的性命交出來抵償吧!」沈墨蓮沉聲道,她的話語似乎依然是平靜的,目光靜靜盯著懸浮在半空中的木蛟。

「哈哈哈哈……就憑你,想要我交出性命,交出玄脈,做夢呢吧你?」天空之上的木蛟在聽到沈墨蓮的這話的時候,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哈哈大笑道。

其實,他也感受到了沈墨蓮身上散發出來的壓力,但是因為他本身就在天空,感受自然沒有地上的那些人感受真切這點壓力,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對,就憑我!」沈墨蓮緩緩說著,而後向前踏進了一步,距離那半空中的木蛟似乎更近了一點,而就在她向前踏出這一步的時候。她身體周遭的那股無形的氣流的顏色忽然變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