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斬木蛟

第一百四十三章 斬木蛟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嫣兒?」看到木嫣身處危險之中,身為木嫣的親兄長,木澤自然無法坐視不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見到自己的親妹妹被木蛟吞噬喪失性命,他大叫著木嫣的名字,飛快地跑上去,將木嫣的一隻腳給牢牢抓住,試圖想要將她拉下來。

然而,這樣做了之後,他才明白,他這個冒失的舉動,非但無法救木嫣,反而使自己處於險境之中。那股吸力實在強悍,而他的力量畢竟也很有限,此舉並沒有將木嫣拉下來,卻被雙倍的吸力帶動著,就連自己也雙腳離地了,雙腳離地的瞬間,他便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像在地面上那樣正常地使用自己的力量,心裡也漸漸地沉了下去。

在木嫣和木澤兩人都離開地面的瞬間,木氏家族中的一位面容平凡的青年忽然站出來,大聲道:「快,我們手拉著手,抱成一團,一起用力對抗這股吸力,這樣希望會更大一些。」

這個青年,是除了木蛟之外,最為厲害的玄聖強者,自然說話很有分量,他說完這句話,果然,所有木氏家族的人,都互相手拉著手,抱成一團,互相幫助,抵抗這股吸力。但是這些人卻很默契地,誰也沒有理會已經懸浮在半空中的木澤和木嫣,在他們看來,木嫣兩兄妹,已經沒有必要花費力氣去救了,挽救的成本太大,風險太高。

被哥哥拉著的木嫣在低頭的瞬間,看到了底下的這一幕,心裡明白自己被放棄了,頓時湧上一股悲涼,但她在低頭看到哥哥木澤,忽然眼中異色一閃,雙腳微微一用力,向要將木澤給踢下去,但是木澤早有準備,她沒有成功,便難過地大聲地喊:「哥,你放開我,你離開地面不遠,只要放開我,你就還有機會。」

「不,我不放!我是你哥哥,我要保護你,哪怕我死。」木澤也是凄然一笑,他也看到了,自己與妹妹是被族人放棄的對象,即便如此,他也沒有鬆手的打算,反而雙手將木嫣的雙腿抱得更緊了。

望著哥哥那悲涼的笑意,木嫣難過地閉上了眼睛,她了解自己的哥哥,知道他是絕對不會放下自己不管的,在閉上眼的剎那間,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忽然向下一落,速度很快,緊接著,腳底一實,似乎踩到了實處,她居然能夠再次使力了,心中一喜,睜開眼,道:「哥,我們沒事了?」

然而,在睜開眼睛的瞬間,忽然看到木澤已經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木蛟的巨口中而去,心裡頓時涼了下來,忽然明白了,剛才是自己的哥哥用最後的力量,將自己送到安全的地方,但是自己卻真的要死了。他果然是哪怕要死,也會在自己的前面。這是小時候,他給自己的承諾,現在他居然真的這樣做了。

木嫣想要再救自己的哥哥,已經來不及了,何況自己也被其他的木氏家族人給拉住了,蹲下身,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看到木嫣悲痛地大哭著,木氏家族的其他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和愧意;林皓雪也有些動容,這樣的兄妹深情,讓她都感動不已。忽然,她側頭看向沈墨蓮,見到沈墨蓮的神情平靜地看著嚎啕大哭的木嫣,然後,將視線轉向已經被吸進木蛟巨嘴的木澤……

「一顆,兩顆,三顆……」木澤這時候的心神已經有幾分恍惚,他正在數木蛟巨嘴中的牙齒,他在用這樣的方式在保持著自己最後神智不會失去,彷彿這樣,死亡就會來得晚一點。他知道,自己的妹妹現在應該在哭,她從小就愛哭,想到這裡,他有點難過,但是他已經管不了太多了,因為,他很快就要死了。

自己是真的要死了么?一想到死亡,他並不是那麼勇敢,他怕死,死亡,他也覺得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但是,想到自己保護了妹妹,心裡恐懼中還帶著一份欣慰。

「……五顆,六顆,七顆……」他繼續數著,他停止了繼續數數,因為,他已經看到面前那一個巨大的黑洞,剎那間,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剋制的恐懼頓時都湧上了心頭,他知道那是什麼,除了木蛟的咽喉還能是什麼?從這個黑洞中一進去,就再也沒有活下來的可能了,可是,那又有什麼辦法呢?他苦笑著閉上了眼睛。

咚!

「嗷!」

然而,預料之中的死亡與黑暗並沒有如期而至,他似乎聽到一股驚人的撞擊聲響,接著傳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之聲,聲音是那麼大,叫聲是那麼慘,即便是他,也忍不住睜開了眼睛,而就在睜開眼的一剎那,驚喜地發現眼前的那個黑洞沒有了,與此同時,那股吸力也沒有了。

就在,下一刻,他的感受到身體開始拚命地向下落,下落的速度如此之快,而他卻一點都不害怕。因為,他的玄力能夠使用了,這種感覺真好!全力展開自己的玄力,他緩緩落在地上。

他看到喜極而泣的嫣兒正想他奔來,一頭扎進他的懷抱中,淚水幾乎將他的衣服都給弄濕了,他笑了。這種死裡逃生的感覺,真好!

「哥,我再也不會找他們的麻煩了,就算他們算計了我,我也不記恨了,他們很厲害,也是好人。你也不要記恨他的好不好?」木嫣就總他的懷抱里抬起頭來,仰著臉,很認真地說道。

「誰?」他問,嫣兒這話說的有點亂七八糟,他們是誰?

「就是那個連墨!」木嫣說著,將手指一伸,指向戰場的中央處。

他看過去,只見一個身著玄色衣衫的少年懸浮在半空中,黑髮迎風飛揚,纖小的手掌正落在木蛟的腹部,那裡已經塌陷下去了一大塊,木蛟的腹部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