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進入暗之仙境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進入暗之仙境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那就是仙境?」懸浮在半空中,林皓雪低頭俯視腳下那黑白摻半的山頭,向一邊的蕭真人問道。

「對,那就是仙境,」蕭真人同樣俯瞰著腳下那山頭,一邊向林皓雪解釋道,「白色的區域就是明之仙境,是一般玄聖準備想要去探尋的空間。至於黑色的區域,就是我跟你說的暗之仙境,這一點,很少有人知道的。」

「看起來明之仙境和暗之仙境相距不遠啊?」林皓雪疑惑地問道,「一般人怎麼會不知道呢?」

「一般的人並無法看到這裡的全貌,自然是無法知曉其分布的,」蕭真人一邊說著,一邊神情有點嚴肅地看著腳下的黑白兩色圖案,似乎還是有點猶豫,再次問道,「你真的準備好了嗎?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聽他的意思,是想要勸林皓雪放棄。

「謝謝蕭真人的關心,我已經準備好了。」林皓雪笑著點點頭,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鬆口。

「其實,」蕭真人似乎在想著什麼,停頓了一下,最終還是提議道,「如果我給你最好的精石,並且提供最好的功法供你去參悟的話,不一定就沒有機會突破到玄仙,你可以再考慮一下。」

「可是,那樣得來的突破,卻是虛的,戰鬥力根本不夠啊,到了後期,恐怕會難以寸進。」林皓雪笑笑,道,「這一點,想必真人您比我更清楚,不是嗎?」

「唉,」蕭真人嘆了一口氣,終於還是妥協地說道,「那好吧,就當我什麼也沒有說。你,真的準備好了?」

「嗯,」林皓雪鄭重地再次點頭,她感覺到在蕭真人的眼中,自己似乎有點重要,他是擔心自己會出事。雖然對此,她有幾分感激,但是暗之仙境,她還是要去的。

而就在林皓雪點完頭之後,蕭真人便拿出一個漆黑漆黑的鑰匙之狀的東西,那個鑰匙比尋常鑰匙大太多了,甚至看樣子並不比炫的長槍更小,這一幕挺詭異的,而就在蕭真人將那個鑰匙拿出來之後,林皓雪便能夠感覺到,其上有一股漆黑的能量波動在閃現。

「這是什麼?」林皓雪剛剛問出來,但是卻沒有聽到回答。

蕭真人對林皓雪點了點頭,「去吧!」然後雙手微微一凝,那枚鑰匙便像離玄的箭一樣,頓時攜帶著林皓雪像那個黑色的一半山頭快速爆閃而去。

仙境之匙的速度飛掠極快,林皓雪耳邊是呼呼的風聲,而就在接近那塊地面的時候,那股鑰匙上的能量便化成一團光束,將林皓雪的身體團團包裹住,順利地通過了那一處的黑色能量的屏障,進入了那處空間的內部,進入了,暗之仙境。

實現所到之處,都是灰茫茫的一片,沒有太陽,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沒有日月星辰,也沒有花草樹木等外界常見的景觀,更是沒有鳥獸魚蟲等任何生命體。

周圍都是一片死寂,四面都是一樣的灰色,讓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到哪裡去?在這樣的環境下,一種孤獨之感油然而生。

這裡,就是暗之仙境嗎?

林皓雪感覺到自己腳下的土地都是死寂沉沉的,抓了一把,是那種充滿死氣的灰黑色。

不能一直在這裡坐以待斃,林皓雪想著。於是,她尋找了一個方向,一步一步向那個方向走去,中途沒有轉彎,沒有拐角,就是直線前行。周圍的環境是一片死寂,沒有任何聲音,唯一能夠聽見的,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聲,這樣的環境太窒息了,很容易讓人絕望。

腳步越來越沉重,呼吸越來越粗重,然而,不管她走多遠,走多久,前面,依然是那灰茫茫地一片,依然是沒有任何變化,依然看不到希望,林皓雪停住了腳步,有那麼一瞬間,她忽然有點恍惚,似乎快要忘記了,自己應該做什麼,或者說,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

腳下的土地依然是毫無生機地死氣沉沉,前方依然是灰茫茫的一片,短暫地停頓之後,林皓雪再次抬起了腳步,向前走去。雖然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但是林皓雪卻知道,不能停下來,必須繼續前行,尋找解決的辦法,這樣沒有希望地尋找,更是一種無奈,卻是她不得不做的事情。

漸漸地,思緒好像有些混雜起來了,意念之力,不知道從何時起,已經消耗了一大半,丹田中的玄力也越來越貧瘠,但是,不能停,林皓雪告訴自己。

就這樣,一直走到林皓雪都快要忘記自己是誰了,依然沒有任何變化,,她很累,這裡沒有任何玄力來補充能量,她的玄力快要耗盡了,甚至她感覺到自己的意念之力也快要耗盡了,這樣下去的話,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因為沒有玄力的補充就將自己給困耗死。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林皓雪覺得自己的丹田中的所有東西,白色漩渦也好,黑色魔珠也好,甚至就連炫都沉寂了下來,無法運轉,也無法交流。

無人交流,沒有景物,意念枯竭,玄力將盡。難道,真的要這樣結束?難怪聞人軒會那般阻攔自己,玄聖的玄力,終究還是能夠多支撐一段時間,至少能夠支撐到尋找到能量之源吧?可是自己呢?

就在林皓雪有些茫然的時候,忽然一個熟悉而溫柔的聲音在她的心底響起,「皓雪,向你的左前方走吧,那裡有你需要的東西。」

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林皓雪忽然覺得自己很委屈,很想哭,那是一種喜極而泣的微妙情緒,即便根本就看不到對方其人,林皓雪知道,這是何以安。她終於知道,在這裡,她不是孤獨的旅行者,有何以安陪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