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六十七章 收服

第一百六十七章 收服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對面的那個精源之靈居然沒有如同她想像中的被轟爆,林皓雪這一充滿能量波動的一次轟擊,只是在精源之靈那原本堅硬的外殼上轟出一個洞來,那個洞也不大,也只有林皓雪的拳頭般大小。

「不會吧?」林皓雪短暫過後苦著臉,低聲道,她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的烏龜殼居然這麼堅硬,她那麼努力的一擊,卻也只能達到這樣的程度。

「怎麼不會?」就在林皓雪苦笑著喃喃自語的時候,何以安的聲音再次在她的心底響起,居然有些沒好氣的訓斥味道,「你以為這精源之靈是大白菜啊,滿大街都是?越是神奇的東西自然就越難降服,其他的人,即便是玄仙在遇到精源之靈也只能望洋興嘆,無可奈何,至少,你的融靈決還有用不是,還算沒有白練,還不趕緊的乘勢追擊,將其降服?」

「嗯嗯,是要一鼓作氣,不然這傢伙要逃了,」林皓雪對何以安這樣的反應有點納悶,但是,她也明白何以安說的也沒有錯,她現在的確是需要抓緊時間,要是真的被逃掉,她估計哭都沒地方哭去了。

望著對面因為自己給轟擊而有些氣息萎靡的大傢伙,林皓雪毫不猶豫地再次雙手相對,同樣,有著風系玄力和水系玄力再次融合在一次,因為有了上一次融合成功的經驗,林皓雪這次融合明顯輕鬆了不少,所需要的時間也縮短了不少。

很快,再一次有深青色的玄力球在林皓雪的掌心緩緩出現,這次的玄力球明顯要比剛才的那個玄力球略大一點,但依然不算很大,林皓雪也不浪費時間,而是將手中的玄力球毫不猶豫地向著對面的那個那傢伙扔了過去。

「轟。」再次被轟擊而中,精源之靈沒有來得及逃掉,就再次被林皓雪的攻擊給轟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轟!」

「轟!」

林皓雪的融合越來越輕鬆,越扔越來勁,漸漸地很輕鬆,而對面的精源之靈可就慘了,在林皓雪接二連三的暴轟之下,巨大的身體上出現了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黑洞,雖然單個都不是很大,但加起來面積也不小,也消耗了它不少的力量。漸漸地,精源之靈的氣息越來越萎靡了,到最後,被林皓雪轟擊到再也無法逃跑了。

林皓雪得意地一笑,拍拍手,終於不再向那個大傢伙扔玄力球了,她抬起腳步正打算要靠近那個地方的時候,忽然,何以安有些焦急的聲音在他的心底響起:「快,咒印防護罩開啟,這傢伙要逃了。」

「逃?」林皓雪一愣,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何以安的話,眼前的這個大傢伙分明已經沒有力量逃走了啊!不過,出於對何以安的信任,雖然一時間沒有明白何以安的話,但是林皓雪依然在第一時間將四枚咒印都給召喚而出,頓時立刻有四道意念之力防護罩瞬間形成,將這一塊兒,包括那個大傢伙在內這片空間都給籠罩在其中。

「咚。」就在林皓雪的意念光罩剛剛形成的瞬間,便聽到一被撞擊的聲響,而林皓雪的意念防護罩頓時搖晃了起來,顯然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被什麼東西給撞擊到了,第一次防護罩已經被這一下給撞散了。

而在這個聲響出現的同時,那個巨大的精源之靈身體也嘩啦啦潰散在地上,散落成一塊塊石頭狀的東西,這些東西林皓雪很熟悉,不是別的,正是精石,而且從其上面濃郁的精石能量看來,其品質要遠遠超越了下品精石。這麼一大堆的精石,一座小山似的,比起當初敲詐木嫣的顯然要多出千百倍,任何一個人看到都該眼紅了。

但是,林皓雪卻看也沒有看這些精石一眼,而是將視線轉向那個正在光罩之中四處逃竄的白色小獸,眼神凝重,卻還是帶著一些歡喜之色,在看到這個小傢伙的時候,林皓雪便知道,原來那巨大的近百丈的身形不是它的本體,而是它的防護罩,它的本體居然這麼小,在第一眼看到這個小傢伙的時候,林皓雪一下子就喜歡上了,不是因為它精源之靈的身份,純粹是因為這個小傢伙長得太漂亮了。

那個小傢伙身體很小,甚至比小火還要小一圈,通體雪白,拖著長長的尾巴,有點像松鼠,但是,比起松鼠要漂亮很多,那雙眼睛是深紫色的,像是紫水晶一般,他看向怯生生得看著林皓雪,似乎有著膽戰心驚,還有不甘,它先是看看林皓雪,然後再次看看頭頂的方向,忽然那雙深紫色的眼睛中閃過一縷狡黠之色。

在下一刻,它便身形暴起,再次向天空之際衝去,然而,這次,依然被林皓雪的意念防護罩給阻攔了回來,第二道防護罩再次消散了,但是意念防護罩卻還有兩層,這個小傢伙似乎被光罩給撞得不輕,紫色的眼睛中閃著一些淚花,看向林皓雪的神情居然有著人性化的委屈與祈求之色。

這樣的神情,頓時讓林皓雪感覺到有點心軟了,但是,在下一刻,林皓雪就有些哭笑不得,在林皓雪心軟的瞬間,那個小傢伙忽然地面竄下去,似乎想要換個方位逃竄而出。

看著這個小傢伙似乎成功逃竄而出,但是,林皓雪卻絲毫不慌不忙地耐心地等著,不過在等待的過程中,她的雙目緩緩閉上,雙手也在細微地動作著,似乎在操控著什麼東西,片刻之後,那個小傢伙鬱卒地被林皓雪的意念之罩給緩緩拉了上來。

那個白色的紫眸小獸沮喪極了,看著林皓雪有些惱怒,有些不甘,但似乎更多的,卻是無可奈何。

「還跑不跑了?」看著垂頭喪氣的小傢伙,林皓雪笑嘻嘻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