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一百七十四章 聖帝學院招

第一百七十四章 聖帝學院招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帝都。

這是一個繁華到極致的城市,這也是一個紙醉金迷的城市,佔地面積極其廣闊,足有上百個泰興城那麼大,能夠生活在這裡的,本身就是身價非凡的一種外在表現。

寬闊的大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無一不是衣著考究,氣質非凡,彰顯著他們非同尋常的貴胄身份。一輛輛豪華的車馬川流不息,像艾先生天鷹一般的坐騎在這裡倒像是尋常之物,還有不少的貴婦懷中抱著模樣可愛的靈獸作為寵物,當然,這些作為寵物的靈獸都是性子比較溫和的,並沒有什麼攻擊力。

聖帝學院,在帝都的正西面。同玄者學院在泰興城的郊區不同,聖帝學院並不是在郊區,而是在帝都的城中,佔地面積也極大,佔據了整個帝都的八分之一。

與繁華浮躁的帝都相比,聖帝學院,它更顯沉穩古樸,屹立在這裡,如同一位睿智的長者,用看透一切的目光,俯瞰烏桓帝國的一切。

這一天,帝都的街道異常繁華,不管哪個地方,都有人陸陸續續向正西方走去。這些人大都是青年,有的駕車,有的乘坐騎,當然,更多的人是步行,但不論哪一種方式前往,這些青年男女臉上都帶著興奮與期待交織的複雜神情。

「聖帝學院的招生又開始了,」一些在帝都下層居住的長者,看一眼這來來往往匆匆忙忙的青年男女,就明白了當下的情景,「今年前往參加聖帝學院的招生的人還是那麼多啊!」

在一處普通的街道上,有五人緩步而行,這五個人一個是紫裙女子,一位是黃衫男子,一位是黑衣青年,一位是青衫青年,而最前面的,則是一位白衣少年。

這五個人,除了黃衫男子之外,其他的幾位都是相貌出眾,走在前面與那位白衣少年並肩而行紫裙女子,引得路人頻頻側目。與紫裙女子美艷妖嬈並肩而行,那位白衣少年毫顯得遜色,甚至還更勝一籌,那絕美的容顏就不用說了,更吸引人的是他身上那股說不出的氣質,孤冷,高潔,卻又帶著錚錚傲骨,令人不由地自慚形穢,不敢直視,更是可以讓那些美女們一大片一大片去撞牆吐血了。

這五人,不是別人,正是前來參加聖帝學院招生的林皓雪一行人。

「說好了啊,從現在起,我是薛浩,是一名普通修行少年,你們幾個可別給我拆穿了啊!」林皓雪一邊走著,一邊不忘回頭向其他幾人叮囑,這幾天的相處,幾人也熟悉了一些,加之都是來自泰興城,以往的恩怨到無形中給化解了,所以,林皓雪可以毫無顧忌地這樣說。

「放心吧,我們一定不會泄密的,我的薛公子!」身著紫裙的喬夢容嫵媚地一笑,微微上翹的眼角帶著一種別有的風情。

「當然,我也不會泄密!」喬夢容的話剛說完,季雄便很直爽地表態,他對林皓雪的印象很好,甚至有一種隱隱的崇拜,迫於面子,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但對於林皓雪的要求,他甚至比喬夢容還要熱心。

「哼,既然夢容都說了,我自然也不會泄密。」百里逸的臉色臭臭的,當初被和林皓雪一起的沈墨蓮給挑戰的極沒有面子,雖然現在熟悉了,但是要說沒有絲毫的芥蒂,也是不可能的。他在說這話的時候,還不忘看喬夢容一眼,那眼神就是在說,我是看你的面子才這樣的。

最後,就只剩下黑衣的沈昊沒有表態,林皓雪將目光轉向沈昊,想著要怎麼樣花費功夫說服他呢,但是,林皓雪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看到沈昊先是苦笑,而後搶先開口道:「既然這是你的意願,我自然也不會泄密,你就放心吧。」

對於沈昊這麼爽快,林皓雪略微有些意外,畢竟這個沈昊在她的手下吃了一個不小的虧。不過既然他答應了,林皓雪便也放心下來,依照沈昊的性格,必然會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所以,不需要有什麼擔心。

嗯,既然他們都答應了,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在對上何凌雲之前,她並不想過早暴露自己的身份,然而很快就回過頭的林皓雪,並沒有發現,沈昊那略微有些暗淡的眼神落在她的背影上,似乎有些出神。

五個人向前走著,並沒有注意到一輛華麗的馬車在他們身後的不遠處緩緩停了下來。

這輛馬車高大華貴,並不是一般的馬匹來拉的,而是魔獸森林中捕捉的高等級的魔獸——魔靈馬來拉車。魔靈馬身體要馬匹高大,通體幽黑,渾身似墨,四腿之下不是一般的馬蹄,反而像是尖利的虎爪,馬臉似獅,帶著一股凶厲之氣。這樣的魔靈馬,即便在魔獸森林中,也因為等級比較高,極為罕見,捕捉一匹都是極為不易,這能夠用四匹來拉車,這馬車的主人身份絕對不一般。

周圍有不少人看到這輛車停在這裡的時候,一個個都露出敬畏之色,態度異常恭敬地躬身。

那個馬車的帘子被掀起,一個帶著青色面具的男子露出半張面具,面具下那雙銳利的目光掃視了林皓雪一行人一眼,尤其在林皓雪的身上停了停,但是看了看林皓雪的周圍,片刻後,又有些失望地放下了帘子,聲音微微有些低沉,「走吧!」

「少爺,你要找的不就是他們嗎?」這時候,那個駕車的人低聲恭敬地說道,「我們花費了不少的功夫,好不容易才找到這裡。」

「我要找的是這群人沒錯,」青衣男子面具下的臉色別人看不清楚,聲音淡淡地中間似乎有帶著一些遺憾,一縷說不清楚的意味,「可惜,他不再他們中間。」